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7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脑中一片空白,唐千鹤举起匕首就朝那张正朝自己逼近的脸刺去!生死关头她的手又快又准,匕首刺穿眼球与脑髓,从游荡者的后脑“哧”的一声穿出来……

唐千鹤猛抽回刀,对方无声倒下。

太容易了……唐千鹤想,就像切一块软骨那么容易,她刚感到阻碍,刀尖就洞穿了头骨。

力气变大了?

恐怕不是……她望向匕首。

那刀刃,亮得像一道闪电。

肩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跑!”

撞人者——她看中的预备队员黄毛君丢下这么一句,头也不回地往前奔,唐千鹤忙跟上,边跑边用国语问:“你知道机场怎么走吗?”

那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瞥过来:“什么?”

“机场怎么走?”

“这时候你以为飞机还会飞?!”

“……我可以试试说服驾驶员。”

“哈……”黄毛白她一眼,“那你不如来说服我,我专业航空飞行。”

唐千鹤睁大了眼:“真的?!”

“骗你是京巴。”

唐千鹤眼里的光比探照灯还亮:“同学你……”

“不过我去了两个月就翘课出来玩儿了。”黄毛皱起脸,“早知道上课的时候就少睡点……”

唐千鹤一口气哽在胸口,眼泪都差点下来。

恰好路过一排垃圾桶,唐千鹤还沉浸在打击中,冷不防黄毛用力一扯,把两个人都藏在垃圾桶后。

游荡者们呼啸而过。

“……那给你架飞机,多久能上手?”唐千鹤蹲在垃圾箱后,几乎不抱希望地问。

“小型直升机的话,立刻就能开啊。”黄毛吹吹自己的额发,脸颊陷出两个小酒窝。

唐千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天天睡觉也能考满分的学神?”

对方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没那么夸张,我就是经常在家玩‘直升机争霸生死时速2’……”

唐千鹤立刻变死鱼眼:“游戏……呵呵……”

“喂别小看人啊,那个可是全真模拟的。”黄毛兴奋地比了几个手势,“高空鹰式俯冲,90度旋风转弯,光弹导弹追风弹!biubiubiu……”

“……挺好。”唐千鹤只能这么说,然后强势扭转话题:“我要回中国,你来吗?”

“哦,好啊。”

咦?

太爽快了吧!

唐千鹤:“……你有办法回去?”

“没啊。”

“那你答应得这么快?”

“不是你提出来的吗,你心里没主意?”

“……总觉得你这人,相当不靠谱呢……”唐千鹤嘀咕着,“我要回刚才的大厦,你来不来?”

黄毛终于有些诧异:“回去干嘛?你东西忘带了?”

唐千鹤摇头,又点头:“算是吧,我有辆车在大厦里。”她眼里闪着隐秘的光,“我们开车去机场。”

在黄毛“车的话到处都有啊”的抱怨声中,唐千鹤带着他回到大厦的地下车库。

挡风玻璃还是碎的,唐千鹤轻易地就找到了钥匙。

三把钥匙,一把是车钥匙,一把用途不明,最后一把嘛……

一脸愉快地,唐千鹤打开驾驶座后的货仓。

没错,她早上就查看过了,这货车的后舱里全是吃的,各种饮料和饼干……饼干……干……啊咧?

唐千鹤傻傻地望着货仓。

“哇,怪不得你一定要回来。”黄毛清亮的嗓音里饱含惊叹,“这么多枪……哦,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是军火贩子的。那这些枪我可以拿吗?”

唐千鹤猛地转身,脸色像见了鬼:“……这些东西不是我的。”

黄毛一脸“我都懂”的点点头:“你只是一介搬运工。”

“不,你没懂!这些……”东西是那伙强盗的!唐千鹤心里这么喊,却突然卡住了。

枪在末世初期,是普通人最好的武器。

她包里也有一把枪,是一个叫本的强盗送的。她还差点被一个孩子杀掉,但那个孩子后来却赠她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

——【真奇怪,你究竟是胆大还是胆小呢?】

那么,你又究竟是怎么看我的呢?劫匪先生?

唐千鹤按着太阳穴:“算了。我们……再找辆车。”

再找辆车并不难,难的是怎么把眼巴巴盯着货车的黄毛拖走。

唐千鹤没多犹豫,一挥手:“快,给它搬一半!”

黄毛两眼“叮”地就亮了!

平静的地下停车场,和外面就像两个世界。

墙壁的灯稳定地发着光。

五分钟后,两人坐在一辆黑色porsche里,后备箱中塞满各色枪支,后座+1,脚下+2。

黄毛开车,唐千鹤坐副驾驶,耳中听着黄毛颇有纸上谈兵嫌疑的“军火知识”,手里不停地摆弄着一把hko3……折腾半天,到底也没弄懂怎么装子弹的。

“真的不知道疼啊。”又一次撞飞一个游荡者,男孩子的脸上却看不到什么阴影,眼睛一瞥后视镜里正爬起来的游荡者,还有后面越来越多的异类,车开得稳稳当当,“这情景让我想起小时候看的一部外国电影。”

“我大概猜到你说的是哪部。”唐千鹤皱着脸,不抱什么希望地问,“会装子弹吗?”

“会啊。”

“咦?真的?哦,军训时学的吧,你们学校还挺舍得,名校吧。”

他单手开车,另一只手探过来拿走她的枪和弹夹。

“哎你小心点别乱来,小心走火……喂你干什么?!”

他把那hko3丢回箱子里,转而塞给她一把银色小手|枪,““那把枪后坐力太强,用这把吧,保险栓会拉吗?”

“没吃过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电视上都有演的好吗?”她气呼呼地说,接着顿住,打量起他的脸,有些狐疑,“我刚刚发现你看起来好小……你多大了?”

黄毛似乎有些不高兴:“比你大。”

他应该是刻意压低了嗓音,但是那种清亮的少年音色根本骗不了人,更别说他那张带酒窝的娃娃脸,还没完全长开的小肩膀儿,之前唐千鹤还没注意,现在一端详简直要捂额:这孩子绝对不到十六岁!

不靠谱啊不靠谱!

“我肯定比你大,具体大多少就不告诉你了免得你有压力。”唐千鹤深感自己责任重大,“总之,等下到了机场,游荡者你能对付就对付,不能的话不要勉强,躲在大人身后也不算丢脸……”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那孩子正直勾勾盯着她。

那张娃娃脸不笑的时候,说真的,让人有些发凉……

他一言不发,却比出言反驳更令人忐忑不安。

开车的人是老大,她投降:“行我不说了,看前面。”

那双眼睛波澜不兴:“说你错了。”

唐千鹤,有点憋屈:“……我错了。”忽略了小孩子都讨厌别人说他小的心理,戳到反骨了,这声错她认。

“原谅你了。”

他倒也见好就收,赏她一个笑脸,扭回头看前方。

唐千鹤也扭头,郁闷地望向窗外,却被对方映在玻璃中的倒影吸引了眼光。

平心而论,这男孩的侧脸委实出色,鼻梁俊俏地挺起,麦黄色发丝垂坠,半掩住他耳垂上的银色十字架耳钉。

他身上叮叮当当的小玩意实在不少,但这枚耳钉不知怎么的,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眼。

纯银色泽,不到一厘米的十字架上雕满细密的花纹,像是交缠的藤蔓,又像只是抽象图案的聚合体,十字架中部的图案极其特别,与别处都不同,唐千鹤多看了几眼,突然意识到那应该是一种文字……

唐千鹤下意识向着玻璃凑得更近了些,想要看清那些文字,眼前却冷不丁冒出一张水肿变形的脸!

“砰!”*挤压玻璃,车窗安然无恙,唐千鹤却心脏差点停跳,一声尖叫将出未出,身体嗖地往后缩。

车身猛地一个侧摆,将那游荡者撞开。

“没事吧?”身旁传来疑似带着笑意的少年音。

唐千鹤若无其事地坐直:“……专心开车。”

嘤嘤好丢脸!

黄毛:“我一直很专心哟~哎,我看到高速路牌了!”

唐千鹤忽然想到什么,拉开手|枪的保险锁,望望四周,“别开太快,50迈就好。”

她边说边摇下车窗,探头出窗。

“50迈?这可是ra!费迪南德(注)会哭的!”

扳机扣动——

“砰!”

后面的游荡者一只没少,唐千鹤皱眉,又开了一枪,撇嘴。

“太快了,40迈。”

“那个,我诚心建议你先练习定点打靶……”

“……30迈!”

某人恼羞成怒了。驾驶员识相地闭嘴,只是眼角始终弯着。

银色的ra以40迈的时速沿高速路爬行……

砰!

砰!

砰!

砰砰砰砰砰砰!

“……”

终于,唐千鹤也发现自己的行为基本等同浪费弹药。手腕痛得发抖,她索性收了枪,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忙音。她已经习惯了,哆嗦着把手机放回背包。

嘶……手真疼。

瞟见包里的药酒,唐千鹤眼中掠过一丝忧虑。

越野车没开多久,前方出现一个加油站。唐千鹤想进去收集物资,黄毛附议,一拍即合的两人当即停车。

四下荒无人烟,唐千鹤却留了个心眼,对临时队员说:“你留在这里吧,万一有人把车开走就麻烦了。”

对方却不以为然:“你一个人进去,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他倒没提游荡者……所以,在他看来游荡者比“坏人”安全?

唐千鹤一琢磨,莫名地就笑出来,倒忍不住多看了这少年几眼。

“那我们一块儿过去,但你到门口就停下来,你的首要任务是看好我们的车,如果我这边有情况再支援我。”

少年笑眯眯,唐千鹤也扬起唇角,转身朝加油站走去。

等她跨进加油站商店的玻璃门,紧张地视察四周,才骤然发现——

“你怎么跟进来了!”她低喊,“快去看车!”

“我耳朵灵着呢,有人来我会知道的,放心放心。”少年擦着她的肩走向货物架,“看看都有什么~”

唐千鹤瞪他,一直瞪。

黄毛头也不回,哼着歌儿走得更远了……

挫败,郁闷,无奈,破罐子破摔……唐千鹤一咬牙,扭身朝相反方向走。

到底还是放心不下那辆载满枪支弹药的保时捷,唐千鹤特意选择靠近玻璃的货架,一边把各种东西从货架上扫下来装兜里,一边不时瞄瞄玻璃落地窗外的爱车是否安好……

直到她被黑洞洞的枪口指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