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19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1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死寂在空气里缓慢爬行。

两片隐性眼睛被丢到地上,手机屏幕里放映着一张稍显稚气的面庞。

唐千鹤看着这张新鲜出炉的自拍照,不得不面对现实:她不仅回到了复活点,而且她的身体年龄再次缩小了,具体来说,这次复活后她的身体返回到了十三岁的状态,证据就是她额角上这还未结痂的伤口……

没人会记得自己身上每道伤疤的来历,但对她来说,额角的疤是她人生的转折点,正是从它出现在她额头上那一天起,她终于明白所谓的“家”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位置。

怎么可能忘得了。

现在,这条被唐千燕弄出的疤反而成了最好的标识,让她终于知道重生和身体年龄缩水之间的关系——一路走来她总共死过三次,身体年龄从二十二岁返回到十三岁,这样说来,每次复生的代价是身体里三年的时间……

“这样多‘返老还童’几次就会变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子,等到身体的时间不足以支付代价的时候……”

答案很明显了,甚至想得糟一点,这个异能其实是递增地收取代价,第一次收取一年时间,第二次三年,第三次五年,第五次直接十年……也不是不可能的。

撕开一张纸,试着对它发动异能,不出所料,使物体时间倒流的异能几乎完全消失了。很好,这下又要从新手村开始练级……

“……好讨厌。”

消失的不仅仅是辛苦提升的异能,还有过去两个月所有的……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答应他……”

好讨厌!为什么又回到这里?末世开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喂,怎么着也该换个存盘点了吧?!

说到底前一世里她究竟怎么死的?如果说是被丧尸攻击继而遭到感染导致死亡,那死之前应该有剧烈的疼痛和窒息感,为什么这次没有?简直像是在睡梦中突然遭受了致命一击……可昨天是大武守夜,谁能避开五感堪比野兽的大武直接杀进大本营?

想不通……唯一确定的是她又死了,不知道仇一客他们发现她死了时是什么反应?修生生呢?

……那个人的话,搞不好只是一脸可惜地说“免费血袋没了”,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越觉得有可能就越生气,唐千鹤呼地站起来,狠狠磨着牙:“要是他真敢这么说的话……”

对碰了一下双拳,大有要想象中那个拔*无情的修生生死得很难看的意思,然后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快速收拾起随身物件,却在看到背包上的挂件时愣了愣。

——这个挂件还是上个月她和林木兰、文蓁一起逛街时买的,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但造型很别致,最底下还坠着个紫色小金属盒,里面放着她们三人合照的大头贴。

“……”

差点忘了这件事!现在才末日第一天,也就是说——文蓁和木兰!这个时间点她们还活着!

喜悦和兴奋压过了愤怒,手下动作更快了,收拾完随身物件后又从大巴里翻出紧急锤和黄酒,蹲下来重新系了一下鞋带,然后像一只野猫那样,无声无息地跳下大巴。

其实她有点不习惯现在的身体,上辈子在末日里辛苦锻炼的肌肉全没了,而且她现在身高大概刚过一米五,双脚套在过大的鞋子里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视野也变狭窄了。

幸好经验值都还在,谨慎再谨慎地前行,总算没有正面遇上游荡者。

经过那辆红色法拉利的时候,她犹豫了几秒,到底还是没过去。她模糊地有种预感,如果现在过去,大约她又能穿到未来。

可她去未来做什么?她要做的事只有留在现在才能做到,为了一丝好奇心跑去未来,到时就真的只有“死”回来了。

不再看那辆法拉利,唐千鹤利落地穿过一辆辆大巴和轿车,径直跑到隧道边缘,然后找到了记忆中的那辆小货车,打开车门坐进去,轻车熟路地启动发动机……

小货车欢快地奔出了隧道。

隔着车窗,唐千鹤能看到两旁黯淡的路灯,在路灯之上是大片大片深黑的苍穹,下弦月静静垂挂在东方。

不是满月。心里掠过一抹遗憾,随即她明白了,自己想看到的不是满月,而是满月之下的那个人。

摇摇头,将不合时宜的伤感丢到一边,唐千鹤告诉自己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这次一定要赶上……无论文蓁还是木兰,都要给她好好的!

2020年7月24日,末日第一夜,现在是晚上九点二十分,返程飞机十二点才起飞,以她现在的驾驶速度应该能赶上飞机,可她无法确定机上有没有感染者,这种大型民航机一旦乱起来根本不是她一个人能应付的。

这么想来,果然还是要绑架两个直升机驾驶员才行……不,两个不一定够,考虑到a型慢性感染的可能,最好多绑两个备用……那就四个,嗯数字定了,接下来具体操作办法……

“……”唐千鹤突然注意到,会这么考虑问题的自己,脑回路已经和她曾经唾弃得不行的劫匪们一个花式了。

“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她郁闷地嘀咕,随即更憋屈地发现,虽然在道德这一项上她已经踩破下限了,但她的武力却没有跟着反方向递增,也就是说……

她自己根本没法完成绑架。

认真说起来,当初修生生也不是绑架飞行员,而是以错误的情报诱惑飞行员带他们去中国的。但在游荡者危机还没爆发的现在,这个方法她复制不了。

威逼不行,也想不出能利诱到飞行员的办法……

……天啊我好废!qaq

憋闷地猛踩油门,路灯向后退去的速度骤然变快。

冷月,荒草,凄灯,灰白的夜雾,柏油路仿佛没有尽头。

这条绕城公路很长,长得人控制不住心底思绪疯长。

她其实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夜雾里能忽然走出几个高低不同的身影,最好是三男一女,女的冷若冰霜,男人们有的把金发理成了板寸,有的长刘海盖住了半张脸,有的……帅得让人合不拢腿。

黑夜里,她几次把浮动的雾气错认成了人影。

然而,直到前方出现影影绰绰的灯火,夜雾彻底散去,她也没等到他们。

脑海中的人影散去了,唐千鹤将那缕失落压在心底,努力静下心来。

本来也没怎么指望他们,只是突然变回一个人,有点不习惯而已……说到底人还是要靠自己……

但摆在眼前的现实是她没有独自回国的力量,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冷静!

一定有什么是她能做到的……死了三次,总该有什么情报是对现在有帮助的,仔细想想……

唐千鹤突然注意到了小货车后视镜上垂下的十字架,银色十字架像一道闪电,在她混沌的大脑里劈开一道光。

【北归】

——那个右耳上戴着银色十字架的娃娃脸少年,上一世她在“l遇到他,那么现在他很可能就在那家酒店里。

上一世最后他是坐着直升机离开的,酒井兰也说过他家里很有些权势。如果能说动他派人带她去中国……

难,很难,他们素昧平生,就算他有能力,凭什么帮她?

难道光靠一张嘴说服他日行一善?“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现在我准备送你一桩功德就是不知你意下如何”……呸太扯了吧!

一瞬间唐千鹤有点退却了,辩论是她最不愿意做的几件事之一,她信奉的是“求同存异”,讲直白点就是“我俩观点不同那我不说服你你特么也别来哔哔我”,可现在如果她想抓住北归这最后一根稻草,她就必须打动他!

但她不擅长耍嘴皮,就算她肯硬着头皮上,北归看起来也不像是能被人三两下说动的食草型啊……

“晓之以情”不行……那就“动之以理”吧!对自己有好处的事大家都不会拒绝嘛。

“……有了。”

有一样东西,是她独有的。

那么交易的筹码有了,接下来是制定计划——

……

……

住过酒店的人都知道,每位客人的信息在酒店这里都是保密的。唐千鹤没有能证明自己认识北归的证据,光靠一张嘴说服前台小姐交出客人房号这种事,需要相当高的颜值和智商,恰好她两项都不太够……

所以,她只能悻悻地要了一间普通标间(幸好虽然身高缩水了可是长相变化不大所以倒是没被揪着盘问),随手收起房牌,坐电梯上五楼,看着一眼看不到头的长长走廊,深深叹气,走到第一间房间前,小声给自己打气:“泰戈尔说过,‘旅人要叩遍每个陌生人的门,才找到自己的家’……上吧唐千鹤!”

心理建设完毕,她抬手敲门——

……

如果把现在看做四周目,前一世看做三周目,那么在三周目的2020年7月25日,唐千鹤在这家名为“l”的酒店四楼的安全梯里遇到了娃娃脸少年北归,所以四周目里她优先选择四楼作为切入点,一间一间地敲门……

要知道现在可是晚上十点,正是适合进行某项不可描写的运动的时刻,于是半个小时下来,唐千鹤已经记不清自己被人指着鼻子用各国语言骂了多少次,还有三次被人以为是某种深夜的特殊服务者,差点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又过了二十分钟,即使事先做足了心理准备,唐千鹤也觉得相当疲惫了,敲门的手指节开始红肿什么的都不算大事,主要是精神力受到了反复叠加的冲击……

气馁地蹲在走廊里,她摸出手机——在来酒店之前她已经买了新的电话卡放进去,第一时间拨打了文蓁还有木兰的手机,两个妹子显然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但都向她保证天一亮就去屯粮屯水,并且做好各种防备措施……

“真的会照做吧,可别把我的当耳边风啊……不行,还是再打电话强调一下。”

碎碎念着,唐千鹤按下拨号快捷键,电话还未接通,电梯先“叮”的一声打开了,她等了许久的人从电梯里走出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