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21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2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人的运气就像波浪线,有高也有低。

对唐千鹤来说,从说服北归开始,她跌到底的运气曲线开始反弹,接着登上直升机,历经八小时回到中国,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步行街上正被游荡者攻击的文蓁一家,这一刻运气曲线达到最高峰,然后……开始直线下滑,证据就是当她带着文蓁他们赶到林木兰家的时候,只找到了一封林木兰留下来的信,大意是感谢唐千鹤提供的“内部信息”,他们家没有人在这次“事故”中出现伤亡。另外,虽然她很想等到唐千鹤过来,但他们家军区的大伯下午赶到了他们家,态度强硬地把弟媳和侄女全接走了……

看完整封信,唐千鹤深深叹口气。

前世她打算找到林木兰和文蓁后就带着她们和她们的家人去云南的“白洞基地”,但现在她知道会这么想的自己太天真了,带着老弱妇孺直接去基地躲到末世结束,听起来很美好,可中间的变数太多了,在真正见识过末世之后,她没自信她们能顺利在基地里窝到世界建立新秩序。

如果她们自己不强大起来,就算手中有资源也只会被人夺走。

照唐千鹤现在的想法,末世生存手册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是:和文蓁他们组成小队出去狩猎→提高自己,如果遇到合适的队员就一起组队打怪,同时寻找空间类法器或空间异能者→等时机成熟,去基地把物资都收起来→利用这些物质建立她们自己的小型基地→等末世新秩序建立。ps,如果中间方便的话……就去找一下修生生他们。

坏蛋们的身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唐千鹤发现连大武的大嗓门都变得有点让人想念。

不过说起来……她们这个末日小队的起点还真是低啊。

队员一:唐千鹤,心理年龄二十二岁身体年龄十三岁的伪萝莉一名。体能:普通萝莉水准;异能:可以忽略不计。

队员二:文蓁,二十二岁,体能:八百米长跑万年不及格;异能:无。

队员三:文蓁父亲,老实巴交的货车司机一名。

队员四:文蓁母亲,勤劳朴素的清洁工一名。

唐千鹤头疼地扶了扶额,也许木兰跟着她大伯走才是对她最好的……

文蓁走过来,问信里怎么说,唐千鹤照实说了,文蓁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声说:“千鹤,其实我刚才也想和你说,我爸妈说他们想回家……”

唐千鹤点点头:“嗯,回去收拾点东西也好,毕竟接下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不是。”文蓁露出为难的神色,“他们的意思是,留在家里等这次事件结束……”

唐千鹤一怔,接着又急又气:“这样不行!刚才不是说了吗?情况只会愈演愈烈,等在家里最后只会……”她说不下去了,只能再一次拜托这个从初中开始就认识的好友,“和我走吧,你也看到了吧,我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还不能相信我说的话吗?”

救下文蓁和她的家人之后,唐千鹤悄悄把文蓁拉到一边,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进行了一些艺术加工后告诉了她(在梦里和一个怪人做了交易获得未来的情报,但身体年龄也因此缩水),当时她已经说服了文蓁和她一起走,没想到短短二十分钟而已,事情居然变成这样。

脸上还残留着惊吓后的惨白,文蓁的声音也充满了迷茫:“我相信你的……可是他们不信啊。”

电视里正在播放紧急新闻,画面充斥着雪花,女主播的声音有些失真,但仍能听得清楚:“……被命名为hk7狂犬病。有关部门正在调查该病的病原体,请市民们不要慌张,近期尽量待在家中……”

是啊,一般人遇到这种事的话,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比较严重的传染病,宁愿在家里等待政-府所谓的“调查”,也不愿意出去面对未知的恐惧吧。

在他们眼里,她这样急急忙忙就要弃家出逃的,才是“异常”。

可她说的都是真的啊,为什么不相信她呢?

固执的人……好碍事。

“文蓁……”如果你信我,就跟我走吧?别管他们了跟我走吧!

……说不出来。她是对亲情完全失望的人,不懂父母子女之间的感情有多深,但她有常识,要是她现在说出让文蓁丢下父母自己逃走这种话……

也许,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叔叔阿姨对我突然‘变小’不好奇吗?”她想再努力一次,“我改变主意了,告诉他们也没关系,告诉他们我用我身体的年龄做交换,看到了未来……”

她没再说下去,文蓁的神情已经说明一切了,“大人们”是不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的。

“我爸没注意到你的变化,我妈虽然注意到了,但她以为你以前穿的都是高跟鞋……说真的,只看脸的话,你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差别……”

……万年娃娃脸怪我咯?

文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头看了窝在沙发里玩手机的真正·娃娃脸一眼,小声问唐千鹤:“那个是你在外国认识的朋友?外国人?”

唐千鹤还在生闷气,没精打采:“不,虽然看起来一头黄毛但确实是我华夏同胞……应该是同胞。”普通话讲得那么好怎么看也不像是外国人。

“超帅啊……”文蓁小声感叹,“怎么认识的?”

“嗯?嗯……”

她自己撞上去搭讪的,卖情报又卖身啊……说起来,他竟然和她一起来中国,这点完全没料到……难道是怕她跑了不履行约定?嗯说实话她确实有这个想法……

“总之就是认识了,我欠他一些东西,他等着收债来着,不用管他,我们先来说说以后的事。”

所以说现在怎么办?文蓁不肯走,要是留她自己在这里,将来会怎样可就难说了。

再劝劝她吧……

“文蓁。”

“……嗯,你说。”

唐千鹤张了张嘴,却没出声——面前的文蓁紧张地抿着唇,视线盯着地板。

唉……

还能怎么办,只能自己辛苦点了呗。

唐千鹤叹口气,说:“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接下来一段时间我想借住在你家。”

文蓁一怔,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唐千鹤就扬起了笑脸,双手合十:“口粮我自己都有带,大蓁子你赏我张草席和薄毯就可以了撒,拜托拜托~”

文蓁抽抽嘴角:“你什么时候来我家我让你睡过草席了?”

她笑起来,如释重负,显然很高兴她们终于在对未来的选择上达成一致:“你来,我让我妈给你做粉蒸肉。”

唐千鹤也努力地仰着唇角,心里却满满的都是惆怅,转身走向北归,敲了敲他坐着的沙发。

娃娃脸少年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开,落在她脸上。

“你赢了。”她不甘心地承认,带着少许沮丧。

在飞机上北归问她回国后的打算,在听说了她的计划后,他就断言她带不走文蓁和林木兰,她当时还不服气地和他打赌,现在她输了,按照赌约,她得请他吃饭。

“我想先送文蓁他们回家。”唐千鹤和他商量。

北归伸个懒腰,从沙发上站起来:“我无所谓,只要有烧鹅吃就行。”

广州的烧鹅是不错,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小贩敢出来摆摊。

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三点,折算起来欧洲那边差不多是上午七点,世界末日刚开始,被游荡者们咬伤的人还只是“单纯的”高烧昏迷。唐千鹤登上各大论坛看了看,大家都在讨论这种新型的“狂犬病”,其中也不乏有人提到“生化危机”、“丧尸”,但全被无情嘲笑了。

将文蓁他们送回家,唐千鹤带着北归去市场转了一圈。市场冷清了些,但卖烧鹅的胖阿姨还在。唐千鹤称了半只烧鹅,走之前忍不住劝她快去屯点大米面粉,对方先是一脸懵逼,随后笑起来,反过来劝她不要相信谣言,然后又忙着招呼下一个客人了。

唐千鹤看了几秒钟,静静地转身,北归走在她身边,左手拎着她买的凉拌菜,嘴里啃着她买的烧鹅腿,往她耳朵里飞风凉话:“所以我早跟你说了,她不会信的。”

“她不信是她的事,说不说是我的事。”

“求个心安吗?这种软弱的地方倒是很像个小姑娘呢。”北归把凉拌菜挂到手腕上,摸出手机,“哎,之前你在飞机上说的a型感染、b型感染还有丧尸的等级分类,再说一遍。”

唐千鹤瞟他一眼:“你不是不信吗?”

“见了你那位朋友之后,我觉得我应该稍微重视一下你的‘预言’。”他盯着手机,脚下仿佛长了眼睛似的精准地避过一坨狗屎,“如果一个人能突然从二十二岁变成十三岁,那么她突然能看见未来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简单来说就是文蓁给我提供了人证是吧。”

“宾果。”他转过脸来,手机抵在下颔上,满面春风,“本来只是想赚个女仆而已,没想到额外捡了个情报机真是太棒了~”

“……”唐千鹤冷酷地看着他,“我可以把情报带进棺材里。”

“别这么冷漠嘛,喏这个鹅腿分你。”

“那是我买的。”用我买的东西贿赂我?

他摇摇手指,笑眯眯:“是我的赌约战利品。”

唐千鹤憋着一口气,抢过鹅腿,像咬某人的肉般狠狠啃一口。

北归一脸宽容:“吃吧吃吧,这样多好,在吃吃喝喝中加深感情。”

“所以我们是酒肉朋友?”

“乱讲,明明是女仆和狗修金萨玛。”

……反正你就是死抓这点不放了是吧。冷漠脸.jpg

突然她瞟到粮油店的墙边有一株魔蔓,心里一跳又惊又喜,正想过去看看有没有结出蔓果,却又僵住了:北归还在旁边。

要暴露蔓果的事吗?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