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24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24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反应性低血糖症其实不难处理,让病人平躺,喂食一些含糖食物,比如方糖、含糖饮料、夹心饼干……十分钟左右低血糖症状就能显著缓解。

唐千鹤醒过来时还有点懵,陌生的天花板,遥远的说话声,渐渐清晰……

“……千鹤!你醒了!”

她眨了眨眼,望向声音的来源——

文蓁看着她,眼圈有点红。

嘴里甜津津的,可口可乐的味道,唐千鹤坐起来,看看四周。

回来了……

“感觉怎么样?头晕吗?”

她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文蓁是在担心自己,忙扬起笑容:“放心,已经完全好啦。——对了,是谁送我回来的?”

“北归。”文蓁不放心地握握她的手,“还有点凉,真的不要紧吗?再吃点东西吧?”

“……”接过友人递来的奥利奥,啃了两口,她不死心地追问:“真的是北归?你亲眼看到他送我回来的?”

“对啊。”

“……”

“千鹤?”

“没什么。”

我在想什么呢,唐千鹤自嘲地想,这个时间点修生生还在大厦天台上高高兴兴地看他的《世界不思议》吧,真以为他能感应到什么吗?

压下心里的失落,她从床榻下来,在文蓁担忧的目光里笑笑:“真的没事了,北归呢?我去谢谢他。”

“他好像睡了。一小时前他带你回来后就直接去了书房,一直没见他出来。”

唐千鹤找鞋的动作一顿,说:“……那等他醒了再说吧。我先去看看阿姨。”

文蓁的母亲仍在昏迷中,偶尔无意识地挣扎,被束缚的手脚被勒出红痕。比起唐千鹤离开前,现在她身上的浮肿更明显了,皮肤下透出不健康的灰青。

唐千鹤从瓷瓶里倒出少许药酒,看着酒液的色泽微微皱眉,可也没办法,时间紧迫,等不到药性充分溶解了。

她一面让文蓁去拿些擦身用的酒和湿毛巾来,一面将药酒喂给文蓁妈妈。文蓁很快回来了,唐千鹤教她护理的具体操作,又将药酒交给她,叮嘱她每过一小时就再喂一勺,然后打着呵欠正要去沙发里将就一晚,文蓁却低声喊住了她,让她去自己的卧室睡。

“哎?不用这么客气了啦,我睡沙发就挺好的。”文蓁有点女孩子的洁癖,就算是多年好友,睡了她的床铺她心里多少也有点不自在的。从前自己到她家都是睡客房,现在客房被占用了,那就睡沙发好了,反正沙发也挺大。

可文蓁这次异常坚持,唐千鹤推辞了两次没成功,心里有点明白过来:文蓁大概是在愧疚。自己是为了她的母亲出去的,结果身陷险境差点回不来。

想通这一点,唐千鹤就不再拒绝,心里却想着以后找个机会要打开文蓁的心结。

睡到半夜,耳朵里传来细微的啜泣,唐千鹤一惊,意识从黑甜乡中回笼,匆忙坐了起来,套上拖鞋就跑过去……

“怎么了?”

文蓁回过头来,满脸是泪:“浮肿越来越厉害了……怎么办啊。”

唐千鹤静了静,走过去俯身查看。

确实,浮肿加重了。掀开文妈妈的眼皮,发现眼睛已经微微泛黄,心里顿时一沉。

已经开始溶血了……

“药酒都有按时喂吗?”

“有的。”

唐千鹤看向墙上的时钟:时针指向三。三个小时里浮肿加重了这么多,甚至连红细胞都开始解离了……

文蓁还在眼巴巴望着她,可她得出的判断却是这么的,这么的……

“改成半个小时喂一次试试吧。”最终她只能这么说,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我和你一起守着。”

文蓁感激地看着她,唐千鹤不敢看她。

金属时针一分一秒地划过空气。半夜三点,原该是最寂静的时候,眼下却被各式各样的声音占据,是谁在砰砰砰地砸门,是谁在街道上尖叫,是谁在嚎哭……

窗户早就关死了,但声音不依不饶地透进来。

终于那些声音慢慢地低了,消失了……然而寂静并没有带给人平静,不如说,在这种情形下,寂静只能说明一点——这场惨烈的战役里,游荡者们已经占了上风。

文蓁坐在椅子里,垂着脑袋睡着了。唐千鹤心疼地看了她几眼,轻手轻脚地起身去了厨房。

天亮了。

透过玻璃向下看,能看到初代游荡者们挨挨挤挤地聚在建筑物阴影下,次代游荡者们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

别开头,唐千鹤端着牛奶燕麦去厅里看了看——文蓁还没醒。唐千鹤想了想,走到客房外,试着敲了敲门,听到“进来”,她推开门。

北归正窝在书房里那张小小的单人床里,噼里啪啦地敲着笔记本。

“早。”唐千鹤说,示意手中的早餐,“吃麦片吗?”

北归耸耸鼻子,面露嫌弃:“你加牛奶了?”

“牛奶燕麦嘛。”

“不要。”

唐千鹤无奈:“那你想吃什么?”

“蟹粉小笼包、烧腊拼盘、酸辣木耳,炖得恰到好处的红皮凤爪……”

“对不起我这里不是香港茶餐厅。”无情地嘲讽某人的妄想。

“那你会做什么?”

“炸酱面我做得不错。”

“行了就这个吧。”

“……”意外的好讲话呢。

……

二十分钟后,唐千鹤看着埋头苦吃的黄发少年,琢磨着是等他吃完再说还是现在就开口。救命之恩肯定要好好感谢一番,另外要旁敲侧击一下他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是不是已经发现蔓果的事了……

如果“蔓果”真的已经暴露了,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按照交易,他有权要求她说明蔓果的情报,当然她也可以坚持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而他大概又会露出那种逗猫似的神情然后挖坑给她跳……啧。

按照她的一贯想法,既然“机密”暴露了就该好战斗的准备,扯谎也好用其他手段也好,总之一定要挽回劣势,给自己争取最大利益。但她现在精神格外懈怠,一点也不想和人斗智斗勇。

他要占便宜就让他占吧,就当是感谢他救了自己的谢礼……而且以后大概要在一个队伍里朝夕相处,早点让他知道蔓果的重要性未尝不是件好事。

讲道理,黄毛小哥人长得不赖武力值又高,还懂计算机编程(在理科废眼里数学家和程序员并列宇宙第一厉害),可见大脑也相当好使,这么好的人才,当然要尽量拉拢进自己的队伍里嘛……

“你笑得好邪恶。”

少年不客气的吐槽让唐千鹤回神,打个哈哈糊弄过去,她殷勤地接过空空如也的面碗,还顺口问要不要添一碗。

“锅里还有?”

“……没了,你可以等十分钟我再煮一碗……”

北归“切”了一声,颇为鄙视她的缺乏诚意。

唐千鹤干笑两声,把碗筷搁到桌上,转身过来,深吸一口气,向他微笑:“那什么,昨天在巷子里……谢谢。”

他嗯了一声,意思是他听着。

“……”这种散漫的态度真是让人莫名火大呢……不过多亏他这样,她心里那份难言的尴尬倒是消减了不少,拉过椅子她坐到他对面:“和你商量个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如果没有什么着急做的事,要不你就跟我组队打丧尸呗?”

这个提议不是乱说的。三周目里,末日刚一开始北归就离开欧洲去了别的地方,但这一世直到现在他还稳稳当当坐在这里玩“英雄x盟”,足以说明她这个蝴蝶又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鼓动了旋风……可能就是在飞机上她和他说的那些情报,他面上不当回事,但其实还是听进去并转告给了家族,然后把麻烦事交给别人去操心,所以他才能这么悠哉吧。

关于北归的身世,她曾听酒井兰提过只言片语,只说是相当有权势的家族,但更多的酒井兰就不肯说了,讳莫如深的样子。

唐千鹤觉得北归十有八|九属于“在很厉害的家族里很厉害地打着酱油通称吃闲饭的”那一挂,不然在这种混乱的时候,肯定是要被召回本家的,哪能这么懒洋洋地窝在这里桌面打怪……

北归抬头瞥她一眼,又移回电脑屏幕上:“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唐千鹤摆正表情,诚恳道:“没有,就是觉得你身上充满了安全的气场……”

“你拍马屁的手法可以更低端一点。”

……被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就像刚才她嘲笑他想吃港式早点那样!

“无路赛(啰嗦)!你就说同不同意吧!”

“这是求组队的态度?好了我不同意。”

“……认真点啊!”

“认真的。”

“敢不敢看我的脸!”

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到少女身上,北归扬了扬眉,唐千鹤赶紧表态:“我是诚心诚意地希望你能留下来帮忙……昨天你也看到了,我一个人根本打不过那么多游荡者,文蓁她更不行……你也不想看到好不容易到手的‘女佣’(重读)就这么白白便宜了游荡者吧?”

北归拧起眉,若有所思。唐千鹤一看有戏,立刻抛出鱼饵:“怎么样?如果你同意的话未来一个月你想吃什么我全包了!——前提是家里有食材。”

“ok,正好未来三个月我很闲。”

“‘很闲’你还犹豫那么久?!”

“我只是在想,”北归慢吞吞地说,“同一个意思,‘女佣’听起来就让人完全生不起怜惜……”

“……阁下这是在变相抗议我擅自把色气满满的“女仆”改成充满泥土芬芳的“女佣”吗?”

“不,是对你伤害了一个宅男重要福利的无声谴责。”

“……”再一次认识了某人的小心眼,唐千鹤鼻子里哼一声,端起碗筷,刚打开门就听到厅里的异动,眼角一跳朝外冲去——

床上的女人已经醒过来了,她眼神混沌地盯着离她最近的文蓁,嘴里发出异类的“嗬嗬”声,被束缚住的身躯用力挣扎,绳子深陷在浮肿的肉中……

文蓁贴在墙角,浑身颤抖。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