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37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37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不知何时起,电梯里只剩她一人。

手机屏幕发出的白光稍稍驱散了诡异的气氛,唐千鹤举着手机在电梯里走了一圈,终于确定:简妮真的不见了。

她顿时就有些发愁:小妮看起来呆呆的,其实反应能力很强,加上“控制金属重力”这种超便利的异能,她一个人也能应付大部分对手;麻烦的是既然自己和小妮分开了,宋二和北归那边大概也是一样的情况,宋二那可是真正的豌豆公主,没人护着肯定要吃苦头的。

电梯还在下降,不知什么时候才到头。唐千鹤看了眼手机屏幕右上角的饱满的电量标志,决定就这样一直亮着手机直到电梯停下。

这部“凯蒂”手机能联网(虽然现在几乎所有网站都瘫痪了)能拍照能打超级马里奥,但打电话发短信这种手机最基本的功能却通通欠奉。她随身带着它,也没指望能接到谁的电话,只是图个无聊的时候能刷刷小说……眼下这状况,小说是没心情看的,用来当手电筒照照光算了。

好不容易等到电梯停下,电梯门向两侧分开,唐千鹤舒口气,关了手机,谨慎地走了出去。

面前出现了三条路,路口前分别竖着三块路标,分别标着“天”“地”“人”。

这是选择题了,但特么的半点提示都没有啊,路口长得都一样,站在路口也闻不出甬道深处的气味有什么区别。

再回头去看身后的电梯——电梯已经升上去了,现在那里只有一个空荡荡的门栅。

唐千鹤耐心等了很久,但电梯始终没有降下来。

看来是不会再有人过来了。

视线重新回到岔路口上,唐千鹤盯着路标几秒,自言自语:“左边是“天”啊……”

叹口气,她往标着“地”的岔道走去。

选这条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她想起曾有人说过,人类在面对难以抉择的岔道口时,会倾向选择左边。如果布置基地的人够专业的话,他就应该在“天”这路设置大量机关……那么只要避开“天”,其他的路对她都一样。

“其实何必弄什么迷宫,简单粗暴一条路通到底不就好了,路上放满机关和怪兽,来的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认栽,多简单的事……”

只是习惯性的吐槽而已,结果声音在甬道里反复折射,飘回耳道的时候已经扭曲得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诡异森凉,活活营造出了鬼片bgm的效果。

……这隧道好魔性。

她索性也不抱怨了,埋头苦走,反正不管遇到几个岔口,通通选右。起初还想着“可能下一秒就会触发机关要注意”,后来索性就甩开胳膊闷头飞奔。

这迷宫也不知是用什么砖砌的,砖头里竟然亮着大大小小的光斑,看着像会发光的蜘蛛,叫人头皮发麻,但也托它们的福,至少能看清前路了。

这么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地一路狂奔,直到眼前霍地充满白光,刺得人眼睛生疼,她条件反射地闭上眼。

闪光弹?!——这是第一反应。

脚下来了个急刹车,全身戒备,然而预想中的袭击却迟迟不出现,她脑中又掠过一个想法:难道是走出来了?这里就是迷宫的出口?

睁开眼,视觉神经已经适应了光明,刚才还刺眼的黄光现在显得格外柔和,从洞外照进来,像一只手似的勾人向前,唐千鹤略一犹豫,举步向前。

黄光越来越明亮,她走出甬道,映入眼帘的景象让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书吧?

这体贴人意的护眼黄灯,这一叠一叠的杂志,一排一排的漫画,一柜一柜的小说……

天堂!这绝对是天堂!

“哇~终于来了一个。”

唐千鹤面上的狂喜滞了一下,望向声源,眼睛瞪大:“北归?”

确实是北归,他远远地坐在一张金属长桌上,膝盖上横放着一张键盘,见她看过来还笑眯眯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看起来人是挺精神的,不过他后面那个超大的屏幕是什么鬼?上面还密密麻麻地滚动着“0”和“1”……

“场景变了,看来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这地方真神奇。”

另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唐千鹤指尖一抖,回身望去——

悠悠地从书柜后踱出的黑发青年,上半身还掩藏在阴影里,下半身已沐浴在光中,卡其色休闲裤被橘黄灯光晕出一种醇厚的味道。

他就像是一个从故事中走出的人,一个原本不该存在于此世的传说。

再一次,唐千鹤感觉到了心脏的战栗。

……帅,太帅了!这两条长腿一身气质就够她玩半年!

唐千鹤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从阴影走到亮处,左手握着一本封面橘红的小说。

那本书映入眼帘的瞬间,唐千鹤飞散的思绪被强制性地拽了回来,神情骤变。

她的反应给了青年某种信息,他微微挑眉,举起那本书,在她面前晃了晃:“看过?”

……确实看过,应该是小学毕业那天吧,关系很好的女同学悄悄塞给她的“友情赠礼”,橘色基调的封面,上面用一本正经的字体写着“体育老师的私人辅导”,翻开第一页你会看到天真的小姑娘在放学后去了男教师的私人宿舍,然后以下省略一百二十页不能描写的内容……

这本称得上是她的性启蒙读物的羞羞小黄书……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手里?!

内心天崩地裂,她干巴巴地撒谎:“没看过……你看了?”

修生生露出个饶有兴致的笑容:“刚刚路过书柜的时候正好掉到我脚边,就捡起来翻了翻。”

“……哦。”您还翻了翻?!看得咋样有何感想?是不是对里面充满想象力的啪啪啪叹为观止自叹弗如?

唐千鹤已经不愿深思修生生对这本书的感想了,她只希望自己的表情够自然,没暴露她的尴尬。

妈蛋这种和男神同看一本小黄书的崩溃感……

没法愉快交流下去了!

艰难地保持着面瘫,她转身离开,一直走到坐在巨大电脑屏幕前的北归身前,耳朵的热度才退去了些,敲敲桌子。

“怎么回事?你怎么和他在一起?”她低声问。

北归睨她一眼:“终于想起我了?”

“……别闹,我在认真问你事。”唐千鹤感觉耳朵又热了些,但这次是被强行调侃羞的,“你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刚才我还在迷宫里,怎么突然就到了这个地方……”

心中一动,唐千鹤顿住了,然后脸色沉下去:“这些东西是幻觉?”

该不会连面前的人也是幻觉……

北归多聪明的人,立即就猜到她在怀疑什么,当即赏了她脑门一个暴栗,位置和力度都和之前那次完美重合,在少女捂额愤怒地望过来的时候,理直气壮地鄙视:“用脑子好好想一下,我是不是幻觉。”

……就是弄不清楚所以才怀疑啊!

唐千鹤忿忿地瞪着他。

修生生微带笑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里的东西都是根据我们心中的记忆投射出来的,虽然理论上生物体也可以被投射,但目前看来,它投射出的只是死物。”

投射记忆……这么说来似乎真是这样,虽然之前只是匆匆一瞥,但回想起来,那一排排书柜里放的都是她看过的书。

这么说来……修生生肯定也想到了,那本《体育老师的私人辅导》是根据她的记忆投射出来的。也就是说……

1、男神拿着一本小黄书问我有没有看过,我否认了,还问他有没有看过。

2、男神说他看过,态度特别自然。

3、我“哦”了一声走开,假装并不知道他看的是小黄书,内心赞美自己真是演技派,男神一定以为我真没看过那本小黄书!

4、其实男神一开始就知道我看过。——whatthe*?!

……

黑发少女突然沉默下来,北归奇怪地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莫西莫西?”

唐千鹤死气沉沉:“别烦,我现在只想静静……”

“静静有什么好想的,不如来想我啊,我比静静更帅气更能干更体贴更善·解·人·衣哟。”

唐千鹤拍开他的手,睨了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娃娃脸一眼,再飞快地看了一眼修生生——他手上已经没有书了,神情也再自然不过——那种温和的、用来卸去外人心防的微笑……

外人。

心里有个地方微微一疼,接着唐千鹤发现刚才还难以释怀的尴尬和纠结都已经消失了。

使人尴尬的只是尴尬本身,当令你尴尬的对象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你的尴尬就像个拙劣的笑话,连存在都显得自作多情。

她移开视线,像要证明她方才并没多么在意似的,刻意将表情压得无波无澜,问北归:“所以现在究竟怎么回事?这里真的就是迷宫尽头?”

……

二十分钟后,唐千鹤终于捋清了现在的状况:

约六小时前北归走出了迷宫,来到这个奇异的大厅,迎接他的是数不尽的电子游戏机、超大液晶显示屏电脑还有各式各样的机械配件,还没等他弄清楚眼前是否又是一场幻觉,修生生从大厅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两人视线相触,都是一愣,各自戒备地打量对方然后互相试探,终于在一番交流外,确定彼此都是“真实的存在”。

从修生生口中,北归得知了对方的际遇和他差不多——修生生走出迷宫后,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刻着楔形文字的泥石板随随便便地丢在檀木茶几上,地面上铺的不是瓷砖而是半米见方的青铜,铜砖表面篆刻着神秘繁复的图案。

用整块花梨木打造的多宝格足足摆了四十架,每一架上都满满当当搁着各种稀奇有趣的小物件,比如第三架多宝格的第二层就摆了一个圆柱形的玻璃瓶,疑似鸭嘴兽胚胎的东西悬浮其中。

多宝格群的尽头,足够一个普通人看上五十年的书籍画册没什么规律地堆叠在地上,古今中外全都有;天花板下悬吊着许多拇指大小的荧光灯,白光柔和地洒落下来,无数细小的日光灯恰好组成了人马座星云的图像……

北归很清楚修生生的兴趣爱好,一听就知道那些东西完全是按着修生生的口味供应的。他怀疑自己和修生生都陷进了幻境,但当他亲自走到修生生那边查看了情况,他觉得自己恐怕一开始就猜错了。

比起幻境,“某种能量让人脑内的记忆实体化成现实”这个推测,更能解释眼下的现象。

修生生对此持相同意见。

迷宫的出口还在,不过他们谁也不打算再回到迷宫里,于是两人就在这个奇诡的大厅里静观其变——等下一个人出现。

这一等就是五小时。

“我正觉得无聊呢,大厅忽然震动了一下,接着我看到右边突然出现了一大堆书柜,就猜到是你来了。”

北归做了发言总结,唐千鹤蹙着眉,好一会儿才说:“问题太多了我一个个来,首先是——你之前说你最初到这里的时候以为这里‘又’是个幻境?”

北归点头,唐千鹤表情更微妙了,一旁的修生生问:“怎么了?”

唐千鹤瞅了他一眼,心里掠过一个想法,略一迟疑,还是顺着直觉问了出来:“‘又’这个词的前提是之前遇到过相同的事,这么说北归你之前在迷宫里看到幻觉了?修生生也是?”

修生生和北归对视一眼,都有点诧异。

“你没遇到?”北归问。

唐千鹤摇头。

四周陷入沉默。

“那你在迷宫里看到了什么?”修生生问。

唐千鹤瞅了他一眼:“能有什么,就是迷宫啊,黑漆漆的,空气也很闷……啊,说起来用来建造迷宫的那些砖头很奇怪,会发绿光,不知道你们那边的是不是一样。”

北归面上的惊异愈发明显。

“你看到了那些绿光,却没看到幻境吗?”

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唐千鹤也惊讶了:“幻境和那些石头有关?”

“那是一种被称作‘艾伦巴尔’的石头,”出声解释的是修生生,“古巴比伦人用它来建造神殿和祭坛,他们认为这种石头能召唤神灵。上世纪有人检测了这些石头的物质构成,但没有发现任何特异之处,最后他们推测‘艾伦巴尔’在特定环境下能放出某种致幻物质,被蛊惑的古人因此错认为是神灵降世。”

“……这种幻觉会致命吗?”

“有可能。”

……所以,刚才她在迷宫里其实和死神擦身而过吗?

唐千鹤有点惊悚,转去看北归:“你在迷宫看到什么了?”

北归的扯了扯嘴角,笑意没达到眼底:“不是什么开心的事。”

他的神情罕见的难看,唐千鹤识趣地不再追问,转而看向修生生,但显然这位兄台也没有为她解惑的意思,于是她只好压下自己的好奇心,转而担忧其他人在迷宫中的情况。

“这些迷宫是联通的吗?”

“应该是。”北归懒懒道。

唐千鹤沉吟了一阵,说:“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万一他们一直陷在幻觉里出不来怎么办?要不我们一起去找吧?”

北归心情不太好,但语气倒是很好地保持了一贯的调侃:“不怕幻觉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这充满‘无知者无畏’的大胆发言,确实让我甘拜下风了。”

唐千鹤配合地扬了扬下巴:“给你追上我的机会,一起去发现新世界。——迷宫入口有好三个,你想从哪边走?我觉得我那边不错。”

“不,我就不去了。”

唐千鹤盯了北归很久,终于认识到他是认真的,顿感诧异:“真的不去?为什么?能从迷宫出来一次就能出来第二次,幻觉什么的你不是已经破解过了吗?”

“往你胳膊上砍一刀你也不会死,伤口也总会愈合,那我可以随便砍着你玩吗?”

“……”

北归摊摊手:“喏,这就是我不去的原因。”

唐千鹤默了一下,说:“是我考虑不周。”

她站起来,整理起衣角的褶皱,北归看着她,歪了歪头:“生气了?”

不生气是不可能的吧……但更多的是气自己。她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太想当然,也太忽略了别人的情绪。

这样不对。她明明知道,但还是犯错了。

自我反省是个好东西,能让人更看清自己,避免下次犯下同样的错误……虽然人类实在是一种很健忘的生物,很容易掉进同一个坑里。

北归还在等她的回答,她摇摇头:“没生气。”

“哇~真的生气了?”

唐千鹤有点烦,她都在反省了,他就不能安静点吗?

是啊她没经历过幻觉,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痛苦,冒失地请求他再入险境是她不对,被拒绝是理所当然的事,她已经觉得很尴尬,已经在后悔了好吗?就不能让她一个人消化情绪,非要提醒她犯了错吗?

拿起背包,她侧对着他,尽力让语气平静:“没那回事,我在想要怎么破解迷宫里的幻觉。”

北归就不说话了,唐千鹤知道他还在看她,但她现在确实不想看到他那张娃娃脸,不想看到那张脸上浮现无奈或是失望。

或许有点太依赖他了……依赖?

唐千鹤愣了愣,表情有点难看。

修生生就在此时恰到好处地出声:“你要进迷宫?”

唐千鹤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我和你一起去吧。”

唐千鹤又“嗯”了一声,然后蓦地反应过来:“嗯?!”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