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40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40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温泉被整个劈开了,这么大动静,简妮想不醒都难。

她一睁眼,就迎上了一副难解的画面:唐千鹤正挡在她身前,似乎在戒备什么;而那个冷冰冰的女孩子立在温泉边,俯视了她们一眼,提着大剑离开。

“她怎么了?”简妮问。

唐千鹤转过头来,对她勉强笑了一下:“好像我惹她生气了。不说了,起来吗?”

除了起来还能怎么办,温泉都乱糟糟的了。

两个女孩从温泉里起来穿衣服。简妮手短,这次穿的有是一条新式内衣,反手伸到背后,试了好几下也没扣上,便喊唐千鹤过来帮忙。唐千鹤走到她身后,一见这繁复的衣扣也是有点愣,低下头去研究,却听到简妮的声音:“糖糖,你很喜欢酒井兰吗?”

唐千鹤愣了愣,然后含糊道:“说不上喜欢什么的……反正不讨厌吧。”

简妮说:“我讨厌她。”

唐千鹤安慰她:“她就是脾气有点怪,没什么坏心眼的。你也别怕,你不惹她,她就不会对你怎样。”

简妮摇头:“我不是因为她刚才用剑指着我才讨厌她的。”

“嗯?那是为什么?”

简妮闷闷道:“因为她用剑指着你。”

唐千鹤呆了一下,忽然鼻子有点酸。

她……很喜欢酒井兰。不止是酒井兰,那一群凶兽,她都喜欢。

上一世她刚失去了文蓁和林木兰,最彷徨无助的时候,是修生生向她伸出了手。

【既然没什么可去的地方,就一起走吧。】

那天本杰明笑得莫名发蠢的脸,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楚,也记得当她拉开车门时,仇一客一脸不耐烦,却主动给她腾出了位置。

那个凄清湿冷的午后,有一群人接纳了她。他们是世人眼中的不良分子,但对她而言,他们是她最饥饿时出现的玻璃糖,那带着一丝人情味的不良,难以割舍。

怎么能不喜欢呢?像她儿时向往了无数次的英雄一样,他们将她从黑暗中带了出来。他们消灭丧尸的手法干净又利落,对心怀恶意的人毫不手软,没有多余的仁慈,残酷得理直气壮,贯彻以恶制恶的美学,在这个混乱血腥的末世里,这份铁血和冷酷反而显得格外可靠。

这样一群人,强大又无情,血腥又美丽,当他们向你释放善意,你真的能拒绝吗?

她跟着他们旅行了三个月,在丧尸群里,彼此都能将背后交付对方……虽然更多时候,她是被所有人鄙视着围在中间,但就是这样,她才更体会到所谓的“同伴”。

现在她依旧把他们当同伴,但他们已经不记得她了。

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错失了最初的契机,从此就是陌路。

身后那片狼藉的温泉,就是对她妄图打破界限的警告。

她的手微微颤抖,两手捏着胸衣的排扣,怎么也对不上。

简妮偏过头来,看着她说:“糖糖,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好不好?”

唐千鹤用力眨眼,将眼底的雾隐去,抓紧了胸衣的对扣,再一次努力……

这次,扣上了。

她松开手,低声说:“好。”

简妮心满意足:“本来我不介意再和他们相处一阵,虽然那个矮子总是用下流(第一次)的眼神看你,让我很不开心,但因为糖糖你看起来很喜欢他们的样子,所以我都忍了,但是现在……”

“……等下。”唐千鹤打断她,什么心酸都飞了,微微黑线,“你说的‘矮子’……是谁?”

“就那个头发遮住了眼睛的矮子……”

“‘仇一客’?”

“嗯。”简妮蹙着眉,“一开始他也用那个下流(第二次)的眼神看我,但后来就不看了,似乎是一心一意盯上了你……”

“先不说你怎么透过他那层厚刘海发现他在看我的……‘下流’这个词也太过分了吧,他其实就是……”唐千鹤卡壳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比较含蓄的说法,“他其实就是对小女孩比较感兴趣……”

“糖糖,一般这种行为就叫‘萝莉控’了。”简妮转过身来,认真教训她,“像我们这样的都是萝莉控的重点犯罪对象,如果不时刻保持警惕,总有一天要吃大亏的!现在还只是用下流(第三次)的视线注视你,以后就会把你抓到没人的小黑屋关起来,先【哔哔】再【哔哔】最后【哔哔哔】,尸体被肢解成一块一块的藏在冷冻柜里,等小北和我找到你的时候,我们只能一边哭着一边把你一块一块地从冷冻柜里拉出来……”

“啊啊别说了!”唐千鹤抱头,“你为什么要讲得这么详细!这样屏幕外的读者还怎么对他萌得起来!”

简妮歪了歪头,露出不解的表情,然后转身抓起蝴蝶袖上衣往头上套,边套边说:“总之你离那个矮子远一点。”

……连名字都不愿意叫直接叫人“矮子”,看来她还真是对仇一客意见很大……

唐千鹤抽了抽嘴角,也不好多说什么,穿好衣服,和短发萝莉一起往外走。

掀开门帘刚往外走了几步,就看到龙彩儿往这边走来。

她和龙彩儿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然后错开。

擦身而过。

唐千鹤继续向前,但情绪莫名地变糟了,有那么一瞬间,想丢下那些根本不知藏在哪里的物资,直接离开这个令人烦躁的地底,然后她听到了身后传来龙彩儿的惊叫,微微一愣,接着明白过来:龙彩儿看到那个宛如战后废墟的温泉了。

心情突然好了一点儿,唐千鹤对简妮说:“离开山谷后,我们去吃羊肉水饺吧?”

……

回到中央大厅的时候,唐千鹤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

修生生和本杰明正说着什么,仇一客抱胸站在一旁,酒井兰神情严肃,北归依旧坐在他的金属长桌上,看着修生生等人,似笑非笑。

看到酒井兰,唐千鹤点不自在,别开眼,走向北归,问:“怎么了?”

北归给她看自己的腕表,唐千鹤起初一头雾水,仔细瞧了一阵之后知道哪里不对了:“你的表坏了?——今天不可能是三十号。”

他们进入山谷前唐千鹤特意看了一眼时间:2021年4月27日上午9点27分。

就算他们在迷宫里耽搁了些时候,也没可能一下子跳到三十号……

北归看向她空荡荡手腕:“你的表呢?”

唐千鹤微怔,如实道:“被机器人打坏了。小妮有表,我去问问她。”

“不用去了,我估计都一样。”

唐千鹤顿住,想了想:“是不是这厅里有什么强磁的东西?磁力让钟表紊乱……”

北归摇头:“可能性不大。而且你看,”他拿起一瓶苏打水和一个敞口杯,开始往杯里倾倒液体……

瓶口确实是向着敞口杯,但苏打水……也确实没倒进去。

瓶中的苏打水在减少,玻璃杯却空荡荡的,唐千鹤突然感到左肩那里湿乎乎的……伸手一摸,手指濡湿,放到鼻下一嗅,几乎没什么味道。

抬头看天花板,那里并没有液体滴下来。她看向北归,他做了个把手指放进嘴里的动作。

唐千鹤照做了,尝了尝那滴液体的味道,然后……愣住了。

盯着手指,她吐出了自己都觉得荒谬的猜测:“这是你刚才倒的苏打水?”

北归摊摊手:“大概吧。”

这一刻,唐千鹤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对北归展示“时间回溯”时,他说:如果这是魔术,那真是相当巧妙的机关。

现在她有点想把这句话打个包送给北归。

“总之,”少年放下玻璃杯,脸上倒是没什么焦急的神色,反而有点兴趣盎然,“这个大厅里的空间和时间都错乱了,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个人倾向于在所有人进入这个大厅之后……错乱的原因不明目的不明。”

“……迷宫的入口呢?”

“已经查看过,全部消失了,厅里也没有其他出口。在你来之前酒井兰和大武都试过用武力突破,全失败了。”

“……”

“没有出口,也无法从内部破坏,基地的主人还真是出了一道好题呢。”北归轻笑。

他们被困在了这个诡异的“有求必应厅”里,但把他们困在这里,基地主人能得到什么?

唐千鹤想不出答案,见北归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不向打断他思路,正准备悄悄走开,对方却叫住了她,问她饿不饿。

答案是肯定的。唐千鹤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久前才吃了一大堆卤肉和高热量夹心饼干,这么快就又饿了。

得到答案的北归没发表什么意见,只让她问简妮借一下手表。

她略感奇怪:“你不是有表吗?”

“给你戴的。”北归说,“戴的时候留意下时间,戴好了别摘下来,晚些时候我有事和你说。”

虽然不明所以,但唐千鹤还是应下了,转身找到简妮借了手表,记下了“2021年4月22日11点20分”(简妮的表错乱的方式挺稀奇,时间是倒着走的)这个时间点,然后抱了一堆零食,边吃边朝印象中迷宫的入口处走去。

她打算自己先探查下四周的情况。

当零食全部吃完的时候,唐千鹤不得不承认,正如北归说得那样,基地主人真是出了道相当棘手的难题。

联通着外界的迷宫入口全都消失了。空间变得紊乱,向墙壁打上几拳,你会发现墙壁毫发无损,但再往前走几步,也许你就会在一个脸被打歪了的玩偶身上发现你的拳印。

对着镜子,你只能看到自己的后脑勺——更多时候你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身影,镜子里的景象该怎样还怎样,仿佛此刻站在它面前的只是一团空气。

连光都被扭曲了。

厅里有许多食物,短时间内维生不成问题,但他们不可能真的在这里一直待到食物吃完……

也许食物吃完了迷宫入口就会出现了?

“想也知道不可能有这种好事吧……”唐千鹤摇摇头,手下却不客气地抓了两包激辣仙贝和一袋卤牛肉(感谢吃货简妮,她踏进大厅的那一瞬间厅里立竿见影地具现化了几座食物小山),边拆包装袋边往中央大厅走。

所有人都到了,包括那个脸尖尖的单马尾。

唐千鹤走到宋必方身旁,后者一眼看到她鼓起来的腮帮子,嘴角抽了抽:“你还吃得下?”

咀嚼咀嚼。“没办法就是饿啊……”咀嚼咀嚼咀嚼,“大概是刚刚泡了温泉新陈代谢加快吧。”

“吃那么多小心变肉球。”

唐千鹤咽下卤牛肉,斜他一眼:“你管好小妮就行了。”

宋必方就哽住了,瞪她:“她胖不胖关我什么事!”

唐千鹤敷衍地嗯嗯两声,眼睛盯着龙彩儿,低声问:“怎么样?看出她是天人还是异能者了吗?”

变异人是以异能者和人类的血液为食的,虽然修生生说他的队伍里没有变异人,但考虑到两个队伍顶多算是临时盟友,很难说修生生会不会刻意隐藏关键信息,唐千鹤他们这里一水儿的异能者,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她当然要弄清楚龙彩儿究竟是敌是友。

宋必方同样压低了声音:“她身上的信息素一直死气沉沉的,我没法通过信息素判断,不过看她的行为方式和举动细节,是异能者的可能性在七成以上。”

过去半年,宋必方一直在研究变异人和异能者的行为模式以及他们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如果说这里有谁能通过观察就确定一个“人”究竟是人是兽,那么这个人只能是宋必方了。

“还有三成是什么?”她不放心地追问。

宋必方摸摸下巴:“只是一个推测……我觉得她不像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哈?”

“她身上有很多违和的地方,对机械的熟悉度远超过她这个年纪的女生能有的,甚至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该有的,但除去这点,一些小孩子都懂的常识她却像是从来没听过到一样。而且你注意到没有,她管中国叫‘华国’。”

唐千鹤脑洞顿开:“莫非是某个外国科研机构制造出来的实验人?”

宋必方白她一眼:“实验人哪有这么容易跑出来。”

“都世界末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啊。——那总之,你觉得她对我们没威胁是吧?”

宋必方沉默了一下,答非所问:“我想尽快离开这里。”

……虽然理由不一样,倒是和小妮的想法不谋而合了。

唐千鹤皱起眉,看了看那边正在商量对策的几个人。

似乎就在下一秒,修生生朝这边望了过来。气质温雅的青年对她微微一笑,对她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她还是走了过去。

凶兽们构成了一个圆。

修生生站在一副抽象派风格的黑白画前,往左是本杰明和大武,往右是酒井兰和似乎有些不耐烦的仇一客,至于北归,他虽然站在修生生的对面,但稍稍留心就可以看出他也是“圆”的一部分。

还真是充满同伴爱的画面……对了,原本他们就曾是一个队伍里的伙伴,这样聚在一起讨论的情况,当然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了吧。

要说立场微妙……倒是真有两个人比较尴尬。一个是隐隐被“圆”排斥的龙彩儿,另一个……当然就是她自己了。

说到底为啥把她叫过去啊,高智商会议什么的可不是千鹤小姐擅长的领域哟。

本杰明吹了声口哨,唐千鹤睨他一眼,站到北归旁边。

凶兽头头对他一帮小弟介绍:“唐千鹤,你们都见过的。”

唐千鹤瞟了仇一客一眼。

有些事,其实不用小妮说她也心中有数。

这一世相遇后,她时常能感觉到来自仇一客的注视,那种“被猛兽肆无忌惮地打量着”的感觉当然不会愉快到哪里去,尤其考虑她现在这个标准萝莉的外表,被某人热切关注的理由她简直想不出第二个……

一般人这时候都会选择避而远之吧,然而她偏偏就像个抖m一样,一面不爽他的视线,一面又暗搓搓地期待他快点过来s她,毕竟她上辈子已经习惯了和他相互拆台互喷毒液,现在突然变回见面连招呼都不打的路人模式……

这就比较伤感了。

回想起来,从他们相遇到现在,他们唯一的言语交流竟然是——

仇一客:“你几岁?”

唐千鹤:“十四岁。”

某人直接就掉头走了,突然地发问,任性地结束话题,一句解释都不带的……

唐千鹤:……=皿=死萝莉控。你有本事搭讪我,你有本事多说两句啊!

……

脑内回想结束,唐千鹤再睨了仇一客一眼,然后转回修生生身上,问:“什么事?”

修生生浅浅一笑,指了指她的手表:“那个,能给我看看吗?”

唐千鹤一愣,没问什么,爽快地摘下了手表,递出去之前顺带扫了眼表盘,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然后她就意识到事情不对了——

没有异常,就是真正的异常。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