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51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51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末日第六年,虽然世界还笼罩在丧尸和魔蔓的阴影中,但新秩序也已经隐约成形。这一时期,变异人主要聚集在南美洲和澳大利亚;异能者这边,各种名目的异能者联盟在全球遍地开花,其中有三个异能者联盟最为公众所知:总部设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白银联盟,总部设于美国旧金山的渔人联盟,以及总部设在中国上海的苍龙联盟。

苍龙联盟在亚洲异能者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它第二分部就设在位于浙江省的青华基地。

唐千鹤他们是一年前搬到青华的,刚搬来的时候青华基地还只有两万人,现在已经是常住人口十万的大型基地了。大型基地的好处就是各种物资都十分齐全,基地内设有早市和晚市,基地内的群众可以在市场上以物换物或以晶核购物,当然这些交易都是要收“交易税”的,卖方和买方都需要纳税,收税比例虽然不高,但纳税的由头却五花八门,有时会匪夷所思地出现买两根葱竟然比买一斤土豆还贵的情况……

只有像唐千鹤在这样在本地住了很久的老油条,才会知道一些偏门的小黑市,在这种地方交易的话,就不用上税了(好孩子不要学)……

黑市里贩售的东西很多,当然也包括新鲜蔬果,唐千鹤看中了水灵灵的番茄,问池上:“你会用番茄做什么好吃的?”

池上却指着番茄旁边的青椒,对商贩说:“来一斤这个。”

商贩打量了他们一眼,麻利地包起了青椒。

唐千鹤:“……”付钱的是我好吗!

郁闷归郁闷,她还是买下了那堆一看就让人没食欲的青椒,心想八菜一汤,怎么也能有几个她爱吃的吧。

结果真没有她爱吃的!什么芹菜苦瓜胡萝卜,香菜莴苣鱼腥草……

这人是怎么做到精准地踩中她所有的食物雷点的?!

大约是她脸黑得太明显,短发青年停下步子,低下头看着她:“你太挑食了。”

要你管,挑食我也健健康康地长这么大了!

“你在我心里的好感度正以光速流失。”唐千鹤面无表情,“你挑,尽管挑,今晚我吃泡面就可以了。”

池上:“青椒不吃,胡萝卜不吃,味道重的蔬菜也不吃……你的口味很小孩子。”

唐千鹤嗤了一声:“我乐意。”

“小楼也讨厌吃这些。”池上若有所思,“我应该早点纠正他的习惯,不然将来他长成你这样任性的性格会很麻烦。”

“听起来这位叫“小楼”的妹子和我很有共同语言。”唐千鹤来了点兴趣,“她多大了?”

池上无表情地看她一眼,从身上摸出个钱夹,打开给她看——

“这是小楼?”唐千鹤惊讶地看着钱夹里的全家福,“好可爱的女孩子……嗯不过脸似乎有点圆过头了,站在同为女性的立场,我建议你回去还是要给她做点思想工作……”

“那是池下,我母亲搂着的那个才是小楼。”

唐千鹤一怔,视线落到相片的正中,一个衣着华丽的妇人半搂着一个孩子,那孩子大约五六岁,乌溜溜的大眼,黑色头发软软地垂在额头和两颊……

敲、敲可爱!

一瞬间唐千鹤觉得心都要化了,她其实不太喜欢小孩子,但这么漂亮的孩子实在是能勾起所有女人心中的母性,她忍不住用指尖戳了戳照片上的包子脸,然后兴致勃勃地问:“你叫池上,刚才那个池下是你妹妹,那小楼呢,你二妹?”

池上收起了钱夹,“我家三兄弟,小楼排第三。”

唐千鹤一愣,“三‘兄弟’……小楼是男孩?”

“嗯。”

“……池下也是男的?”

池上看她一眼,用沉默告诉她这个问题问得有多失水准。

唐千鹤讪讪,强行圆场:“你家基因太好了,个个都男生女相,相书上说这是大富大贵的象征,喏,我们国家的第一任主席你知道吧,他就是bbb……”

池上都懒得理她,挑好了一斤小番茄,吩咐:“付钱。”

唐千鹤赶紧掏出钱包。

……

菜齐了,接下来似乎就该打道回府,但唐千鹤想着宋二就要回来了,要是让他发现心爱的“帅气版小爱限量卫衣”被陌生人穿在了身上,肯定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为了避免家庭战争,她又带着池上去了另一个小黑市,在那里淘了两件地摊货(池上:……),这心满意足才往回走。

小黑市在西边,他们住的地方位于东面,路上要经过青华广场。远远的,唐千鹤就看到广场的公告栏上贴出了一张大红色的公示,她愣了愣。

公示分五级,紫红橙黄绿,她已经很久没看到红色的公示了。

有大事发生了。这么想着,她拎着菜篮走过去一看,才发现事情比她想象得还要严重。

“九宗罪”竟然对全世界的异能者宣战?他们是认真吗?!

“九宗罪”这三个字作为某个组织的名字出现时,几乎对所有异能者来说它都意味着“疯狂”、“棘手”和“敬而远之”。该组织的创立者是一群疑似中二晚期的加尼亚籍变异人,他们在北美洲上一个叫加尼亚的小国家上建立了根据地,确定组织名称为“九宗罪”,随后展开一系列活动,在不断吸收成员的过程中,实力也迅速增强。

“九宗罪”的成员手段血腥残忍,最初组建的组织的二十名变异人个个武力强大,为首的s级变异人克拉雷尤其厉害,在这些人的带领下,“九宗罪”一度将势力扩展到了墨西哥、古巴和委内瑞拉。

一年前,“九宗罪”里闹得最凶的几个变异人突然失去了踪迹,再后来,一个叫洛里斯的男人宣布他全面接管了“九宗罪”。起初当然有人不服,但洛里斯把前首领克拉雷的脑袋悬在王宫外之后,再没人敢有半分异议。

在那之后,“九宗罪”成员的行事风格更加诡秘,排除异己的手段也愈发暴烈残忍,但因为它们的势力主要集中在南美洲,南美洲本来就是变异人的聚集区,因此其他地区的异能者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全当狗咬狗。

对青华基地里的绝大部分异能者来说,关于“九宗罪”的一切都是遥远的大西洋——彼岸的事,不需要放在心上,但对唐千鹤来说,加尼亚和美国之间只隔着一个古巴,而北归这三年一直住在美国……那她就不得不对“九宗罪”上点心了。

北归曾在给她信中提起过,“九宗罪”的成员,级别最低也是d,不仅如此,“九宗罪”里的b级变异人至少在三百个以上。d级变异人的战力相当于十个四级丧尸的总和,而从b级到d级,可不是把十乘二再乘二那么简单……那是指数式的飞跃!

最棘手的还不在于那三百个b级变异人,而在于洛里斯的丧尸大军据说洛里斯手下有一个变异人,他的能力是驱使所有五级以下的丧尸。

现在的状况是:原本一直只在南美洲作威作福的“九宗罪”,现在不知是哪根筋搭不对了,竟然高调向全世界异能者宣战,声称九月一日这天他将率领的四千变异人和丧尸大军,先踏平美国和加拿大,然后进攻亚洲,让全世界都跪伏在变异人的脚下。

宣战是前天晚上发出的,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渔人联盟,今早向全世界的异能者请求支援。

这是世界级战争啊……用最高级的紫色警告都嫌低,应该在全基地大喇叭重复放送才对,外联部居然就这么随便发一张公告就打发了?

唐千鹤盯着那张红色公告,自言自语:“‘有意者可前往基地对外联络部进行报名,苍龙联盟不强制任何异能者参加这次战役’,这事不关己的暗示也太明显了……真觉得那些变异人打不过来?”

“你看起来似乎很苦恼啊。”有人在她身后轻声说。

明快的语气,但不知为何听起来就是令人莫名地不快,唐千鹤刚想回头看看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忽然感到身旁刮起了猛烈的风,她毫无防备的差点被吹了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瞪向暴风的始作俑者:“你搞什么!”

池上:“看到一只特别大的虫子,忍不住招呼了一下。”

“……”你是认真的还是在逗我?

池上像感受不到她的眼刀似的,木然地站在那里,唐千鹤拿他没辙,瞪他一眼,扭头重新望向左侧——那里,一个戴着爵士帽的男人正微笑着看着她。

没见过的面孔啊……外来异能者?是来基地观光还是打算定居?

保持着适当的友好,她开始与对方寒暄。几句交流之后,她明白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为什么这么差了:说话的语调过于高昂爽朗,夸张过头,反而令人心生反感。但同时她也不得不承认,无论遣词造句的方式还是社交规矩的分寸,他都把握得恰到好处……十足的像个君子。

对方如此彬彬有礼,唐千鹤却总觉得有点不舒服,那感觉难以形容……只能说,当她异能还很低微的时候,曾遇上几个高等级的变异人,那时对方给她的感觉大抵就是这样的……无法忽视的不适感,以及无法控制的寒毛倒竖。

她已经很久没这种体会了,这些年随着异能的增强,一方面她几乎没再遇到力量上能绝对碾压她的变异人,另一方面,那曾经被她视为洪水猛兽的“血液里带来的格外吸引变异人的香”也隐去了,只要不弄出伤口,她身上的味道闻起来甚至比普通异能者还差些。宋必方说这大约是生物的一种特殊进化,将自己弄得“我看起来就一副不好吃的样子”以躲避天敌,还嘲笑她这项进化真是超适合她……

正因为太久没经历,唐千鹤一时无法肯定自己的直觉是否出了差错。毕竟设立在基地门口和基地内各大路口的体温感应器可不是吃素的,要真有变异人混进基地,这时还不疯狂地响起来……

“罗先生这次来青华基地,准备待多久?”她问这位自称“罗司礼”的男人,得到对方“明天就走”的回答后,松了口气,脸上的笑也真诚了些,但口中还是惋惜:“青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您不再玩两天吗?”

“啊,都已经玩得差不多了。”罗司礼仰着唇角,“其实还有个期待的地方,但明天上午也就可以彻底终结了,毕竟我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在这里耽搁呢~”

……为什么脸上的笑容那么朗爽,但声音听起来就是这么的……让人不舒服呢。

僵硬地笑了笑,她说:“那就祝您回家的旅途一路顺利。”

不知不觉“您”都冒出来了……唐千鹤再次肯定,这男人身上确实存在着一种威压感。

脑中警铃大作,她镇定心神,朝他伸出手,仿佛要进行一个道别的握手礼。

末日后第六年,一个人是否带手套直接影响到大众对他身份的判断,因为变异人体温偏低,就算他们平时掩饰得再好,只要双方一握手真相就水落石出。虽然也有个别异能者或是出于个人习惯或是种种原因仍坚持带手套,但总体来说,绝大多数人还是不会特意给自己找麻烦的,手套什么的能不戴就不戴。

罗司礼笑意愈深,唐千鹤有些惊悚地看着他的嘴唇弯到了正常人根本无法达到的高度,然后下一瞬又正常了,还是那样彬彬有礼,他取下了爵士帽,露出一头金棕色的短发,接着摘下了手套,向她伸出手……

那抹金棕让唐千鹤愣住,猛地去看他的眼睛:之前竟然都没注意,那是一双深蓝色的瞳仁。

“千鹤!”

唐千鹤一怔,转头望去,发现喊她的是联络部的女部长,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满脸着急,拼命冲她挥手。

罗司礼已经把手收了回去,唐千鹤没办法,只好先和罗司礼道个歉,然后匆忙赶过去。

唐千鹤没注意到,始终站在她身旁的池上这一次没跟上她,而是留在了原地,黑得没有一丝光的大眼看着罗司礼。

在他对面,罗司礼的神情与方才完全不同。

只是眼角微妙地弯了一个弧度,整个人的气质骤然改变,就像……金棕色头发的恶魔解下了他的纯黑斗篷,走入月光下,尖牙微露。

“别这么看着我,我不会动那个小姑娘的。”男人深深地笑,转头,视线落在渐渐远去的黑发女孩身上,“她长得像我一位故人,所以才过来和她说了两句,可惜,长相得再相似,也只是徒有其形。”

他是在解释自己并无恶意。

池上摘下墨镜,睁着他大得吓人的黑眼睛:“她的死活和我没关系。我好奇的是你不在加尼亚等着看好戏,反而跑到这里凑热闹的理由。”

罗司礼转回头,对他展眉一笑,眉梢却渲染着恐怖的气息:“因为我好奇呀,是谁杀了我心爱的倩倩。”

“……”

“我手下那四千大军,有六分之一都是她的下仆,现在她死了,那群人闹起来,我可是头疼得很。”

池上保持沉默,假装什么都听不懂。

男人眸光流转:“本来打算一找到那个人就杀掉的,不过现在看来,我这一趟算是白来了。”他叹了口气,不知是遗憾还是欢喜,“比起倩倩,我还是更喜欢你啊,小池~”

“不要说得好像我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一样,我连你的手都没拉过。”池上不客气地拆穿他,“池家和‘’之间有重要交易,如果我死在你手里,交易就会作废,到时候你就真该头疼了。”

男人真正地笑了,他戴上爵士帽,手轻轻地搭着帽檐。

“有时我会怀疑你其实认识我很久了,不然怎么会这么了解我呢?等下一起用餐吗?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餐厅。”

“你这个男女通吃的死变态离我远点——就算这么说你也不会收敛的对吧。请我吃饭可以,先和池下联系,提前三日预约,出场一次按分钟计算,每分钟一枚高级晶核。”

“……高级晶核只有a级天人心脏里才有,小池这是要我向自己珍贵的大将下黑手吗?”

“不,只是在告诉你我拒绝你的决心。”

“晶核我会备好的,那么今天晚上可以先一起……”

“我拒绝。”

“真小气呢……”男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唇,眼底光芒闪动,“不过你竟然能杀了倩倩,真是让我意外……我记得她的能力应该恰好克你,你……提前做了什么准备工作?”

“……”

见他不答,男人耸耸肩,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闲闲道:“倩倩死前的诅咒是很恐怖的,你现在还硬得起来吗?”

池上动也不动,宛如一个真正的聋子那样。

男人狂笑起来,笑到最后,四周所有人都用关爱傻子的目光看着他,他才抱着肚子勉强停下来。

他走过去,像是打算拍拍池上的肩,却在半路迅速缩手躲过对方射过来的风刃,笑得又坏又诱惑:“你知道怎么找到我,我和我的大床随时等着你……”

突然他整个人向后掠出了数十米,几乎同时,他方才站立的地方爆开了无形的风暴,钢铁的公告栏砰地一声向外凹陷,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揍了一拳。

男人啧啧两声,冲池上挥了挥手,转身就要离开,却感到有一股精神波正试图进入他的大脑,他感受了一下这股精神波的力度和频率,扬了扬眉,将它放了进来。

池上无起伏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我知道你是那种见不得自己喜欢的东西出现在别人身上的人,不过她现在对我还有用,你别再来了。】

眼里掠过一丝寒光,他同样以精神力回应:【这可不行,你也说了,我可是很讨厌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出现在别人身上的……她必须死。】

【……她们两个长得真的很像?】

男人脸色渐渐阴沉。【五分而已,但是那双眉毛,简直一模一样。】

【行,我监督她把眉毛剃了,你走吧。】

男人难得地噎了一下,面上的阴沉散了,露出几分无语:【她身上到底有什么,你这么护着她?】

【想看看她能不能让我硬起来,这个理由可以吗?滚。】

【……居然爆粗口了,小池好过分qaq……】

池上利落地切断了精神联系,烦人的声音终于消失,世界清静了。

视野里,唐千鹤正一脸不解地走过来,一直走到他跟前,抱怨:“神经病,突然把我叫过去又说什么事都没有,白白耽误我……咦,罗司礼呢?”

“走了。”

唐千鹤有点纠结,很快又释然了:“走就走了吧,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天,你怎么把墨镜摘下来了?!快戴回去!”她压低了嗓音,“要是被追杀你的人发现怎么办!”

“……”

“不行说不定已经发现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分开走,我先走,你等下自己慢慢回来吧。”

“……”

她真的转身就要走,池上叫住了她。

“追杀我的人已经死了。”他说。

“……?”

“罗司礼帮我杀了他,所以我现在自由了。”

“……他为什么要帮你杀人?”

“因为他想讨好我。”

唐千鹤脸色变得有点微妙:“……他为什么要讨好你?”

谎话已经编得越来越顺口的池上:“因为他想追求我弟。”

“……”唐千鹤一愣,“他想追你哪个弟弟?”

某人习惯性地念出了自己最惦记的小弟的名字:“小楼。”

“岂有此理!”唐千鹤怒了,“那么小的孩子他也下得去手?!——你该不会已经被他收买了,打算买弟求荣吧?”

“我对他只是单纯的利用。”无情地甩出这句话,他不忘叮嘱,“但他刚才看到我和你在一起了,可能会转而从你这边入手,总之你以后看到他,离他远一点,尽量在他发现你之前离开。”

唐千鹤慎重地点点头,心情还是很沉重:“那么小的孩子,还不到六岁吧,现在的人渣真是越来越多……”

“小楼已经十二岁了。”

唐千鹤一愣,“他十二岁了?可是刚刚那张全家福……”

“那是五年前拍的。”池上再次掏出了钱夹,从那张全家福背后又拈出了一张大头贴,“这个才是现在小楼。”

唐千鹤盯了那张照片好一会儿,缓缓道:“……这是你弟?”

池上点头。

唐千鹤僵硬地抬头,望着他:“该不会你家还有个超级大的温泉池子,里面的水全是咸的,墙上还嵌着青铜羊头?”

池上沉默了一下,俯下|身,黑眼睛对上她,视线平齐——

“你怎么知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