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63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63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哟~当你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恭喜你中彩了。对,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传说中的晋|江名产——fangdaozhang!←v←

我是晋|江|文|学|网|站(昵称“jj网”)的作者诀明紫,这本《[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是我独家发表在jj网的vip作品,如果你在其他网站上看到这篇文,一概是未经本人允许、无视我个人意愿的侵|权|转|载。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到jj网订阅vip章节支持我,我在jj的作者专栏里也有一些全文免费的作品供君选择~在百度里输入“诀明紫的专栏”就能找到我的专栏了。

对支持正版的读者亲,我这里提供三种人机交流模式:软萌系,中二系,傲娇系,更多模式有待触发解锁,种类多多任君选择~

.

.

.

.

.

.

.

.

.

.

.

.

.

.

.

.

.

.

.

.

.

简妮走过来,头顶一根呆毛在晨风里萌哒哒地晃啊晃:“昨晚我看到他开车往嘉兴方向走了。”

“……他走了?”

“嗯。”

“你没问他去干什么?”

“没。”

“……”

他为什么自己先走了?一个人上路的话,遇到丧尸潮不是很危险吗?

唐千鹤想不通。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她扭头一看:简妮翻出了一袋康|师|傅,正撕开咸味包往里头倒调料,仿佛感应到她正在看她,小妮子抬眼望过来,不知从她脸上看出了什么,这个吃货居然把方便面递了出来:“吃吗?”

……那种“我真的很舍不得不过既然是亲爱的糖糖我愿意分你一半”的表情不要太明显啊!一包方便面而已至于吗?

唐千鹤相当无奈,但心头又有点暖暖的,笑着说:“我还不饿,你吃吧。”

简妮心满意足地收回了自制干脆面,小口小口地啃起来。

唐千鹤摇摇头,视线转回长长的水泥路,陷入沉思。

北归不会不告而别,那他现在是在嘉兴等着他们?可究竟为什么要自己先走……难道是嫌弃这几天伙食不好所以跑去觅食了?

因为精神欠佳,除了第一天给北归他们做了火锅,接下来几天她都窝在车厢里,三餐都是随便吃点方便食品就打发了,幸好北归也没说什么,她还暗自庆幸女仆这个职业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麻烦……

“该不会真是因为我这几天消极怠工,所以他自己跑去找吃的了吧……”她自言自语。

“大概不是。”简妮啃了一口自制干脆面,“从这里到嘉兴道路两旁有不少居民宅呢,他是去清理了吧。”

“清理……”唐千鹤一怔,不可思议地看过去:“他去清理丧尸?一个人?”

简妮点点头,又丢了一个炸弹:“这几天早上他都会比我们提前出发,不过你都起得比较晚所以没注意到。”

“……所以我才一个丧尸潮都遇不到吗?!”

简妮奇怪地看着她:“糖糖你不高兴?”

“高兴个屁!”唐千鹤一挥手,咬牙切齿,“按照约定,一个月内还不完晶核的话以后每超过一天就要加算利息的!他这么一招釜底抽薪断人后路……哼,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按时还上晶核了吗,太小看人我!”

简妮迷茫地看了她三秒,喃喃:“我觉得小北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我去追他!这里就麻烦你了。”唐千鹤边说边战意高炽地挽起袖子,简妮却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糖糖不是还受着【内伤】吗?”

“……啊?”刚刚是不是出现了个画风清奇的词?

“受了内伤应该好好休息的。狩猎丧尸这种事就交给糙汉子好了。”

“……谁告诉你我受了‘内伤’的?北归?”

“嗯。他说你最近萎靡不振都是因为吃坏了东西。”

“=口=吃坏东西的话一般只会拉肚子吧……”不过从某种方面来说还真像内伤,晶核补过头了……而且刚吃完又急着用异能,体内能量忽高忽低,走火入魔都不奇怪……说不定已经留下暗伤了,因为她后来再试了试,发现时间回溯还能在生物体上使用,但回溯时间从三天缩短到了半小时。

……不,也许半小时才是常态,那天只是她超常发挥。其实治疗文蓁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时间回溯只在一开始容易,之后就越来越艰涩,回溯的时间超过十小时后,每倒回一秒都要竭尽全力,仿佛双腿埋在流沙中难地前行。再到后来她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意识仿佛漂浮在黑洞里。

和死神拔河……

时间和空间,那是神的领域。当时她在做的,是把死神已经收紧的锁链一寸寸地抽回来。

如果当时躺在那里的人不是文蓁,她一定坚持不到最后,就会屈服于那种空茫的恐惧感了。

幸好最终人是救下来了。可惜时间回溯再也没有那么神勇无敌的时候,她使出吃奶的劲也只能回溯半小时……两百枚晶核啊,就换半小时!这个异能究竟是多难养?卡比兽吗?

再一次,唐千鹤感觉到了宇宙的恶意。

末日里不升级就要挨打,想升级就离不开晶核,背负着这样的异能,她都能想象未来自己凄惨的样子了,每天为了晶核东奔西跑忙忙碌碌……

“糖糖你怎么了?肚子痛吗?”

“不,我只是在思考我未来人生的方向……你觉得在末世里开家超市怎么样,会不会很受欢迎晶核滚滚来?”

简妮眼睛一亮:“超市会提供免费试吃吗?”

“……”好的我知道了此事再议。

……

嘉兴市西塘镇,华夏大地上数个幸存人类临时基地之一。

三周目的时候,唐千鹤也曾跟着修生生他们去过几个人类基地,但当时他们主要在赣粤一带晃荡,她倒是第一次到这种江南水乡,多少有些好奇。

进入基地的时候,因为他们车上一共有七个人,交了好大一笔“基地维持费”,进去后唐千鹤就委婉地和文蓁父女提处:帮人帮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让他们自己寻找人生吧。文爸爸有些犹豫,但文蓁却淡定地同意了。

终于不用和那些人挤一个车厢,唐千鹤松口气,停好货车之后,兴致勃勃地带着简妮和文蓁出去逛跳蚤市场。

每到一个基地,唐千鹤都不会放过那里的跳蚤市场,带上晶核(硬通货)和物资,在跳蚤市场红着眼买买买买买,然后带着一堆在今人眼里一文不值的破烂货回到队伍中……因为这事她还被仇一客嘲笑过好几次,每次她都默默记上一笔仇恨值,然后下次照逛不误。

一直指望着哪天从跳蚤市场里淘出个空间神器,最好是可以带硫磺温泉带度假小屋还附赠全自动化播种收割晾晒功能的那种……这种事她会拿去乱说?!

玉佩不能放过!水晶吊坠也必须拿下!纹路奇怪的戒指手链项链三件套?!全包了!

上辈子她在跳蚤市场里淘了不少东西,可惜神器不是你想要就能要,花出去的晶核全打了水漂……但坊间淘宝这种事就像打双色球,梦想是要有的,万一中了呢?

这么安慰着自己的唐千鹤,今日也依旧踏上了末世淘宝的败家路……

这个跳蚤市场并不大,大概是末日刚开始,许多人还抱着将来政府能“收复失地”的想法,宝贝都舍不得出手,唐千鹤逛了一阵子就兴趣缺缺了,正想打道回府,眼睛却突然瞟到一个东西——

看起来没什么价值的宽手镯,吸引她的是它的样式。她抓起来细细翻看:木质手镯上不知用什么工艺嵌入了毛茸茸的黑毛,天鹅绒般的手感,光泽度极佳,黑色之中碎星似的散布着一小块一小块的圆形白斑……

这镯子,让她想起上一世北归送给她的黑白斑波点帽。

她有点心动。现在晶核还没有成为硬通货,她今天带了一些吃食来打算以物换物。

出卖者是个有点憔悴的女人,栗发波浪卷,看起来末世前小日子也是过得不错的……

那些从魔蔓里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打乱了无数人的人生。

“这个怎么卖?”

女人抬起头来,看了看唐千鹤手里的镯子,再看看她手里的吃食,提出了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唐千鹤正要离开,却看到了那女人手上戴着的戒指,顿时视线定住了。

“怎么了?”文蓁问,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也看到了那枚戒指,“挺好看的,不过你不是不喜欢这种金闪闪的东西吗?”

是不喜欢啊,不过这个金戒指……让她想起了另一枚戒指——前世在欧洲被修生生当做“酒店住宿费”随手丢给她的那个戒指,和女人现在戴着的这个,很明显是一对。

上辈子她一直带着那个戒指,但重生之后她再也没遇见那群日天日地的凶暴分子了,当然也就没机会得到那枚曾经被她嫌弃得不行的金戒指。

现在想来,从她选择连夜赶回中国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道路就交错开了吧……

心里有点伤感,唐千鹤问了那个戒指的价钱,然后有点无语:难道是她脸上“想要好想要”的表情太显眼了所以卖家坐地起价?

简妮走了过来,她手上空空如也——本来分给她当“零花钱”的吃食全被她吃掉了,此刻略带好奇的看着她们,文蓁和她解释了下现在的情况,简妮想了想,附在唐千鹤耳边说:“现在人太多了,晚上我可以悄悄过来打晕她……”

唐千鹤和文蓁一起黑线,文蓁揉揉额头,对唐千鹤说:“很喜欢的话就买吧,我这里还带了些吃的。”

“算了,也不是特别喜欢……小妮,回去上思想政治课——我讲你听。”

简妮有点不乐意:“政治课我早就学过了,高考还考得不错呢。”

“……你还参加过高考?!……亲爱的你今年芳龄多少?”

“十八。”

……然而你从头到脚都写着“此乃萝莉”啊!这目测刚破一米五的身高,这吹弹可破的苹果小脸儿……

“这才是真正的‘娃娃脸’,比起你北归什么的弱爆了……”唐千鹤嘀咕,然后握住伪萝莉的肩膀,认真道:“总之你记住,虽然这是末日,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以后这种‘半夜暗搓搓下手’的想法都给我丢到太平洋知道不?”

简妮很正地点了点头:“知道了。”

……看起来不像“知道了”的样子啊。唐千鹤狐疑地看着她,不过这种事也只能慢慢来,有点无奈地换了话题:“这边已经逛完了,我们去看看北归来了没有吧。”

从跳蚤市场到基地门口需要走二十分钟,到了基地门口后,唐千鹤找了个阴凉处,三个女生坐下来边打扑克边留意门口的情况。

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颇多,然而两小时过去,也没看到那辆骚包的红色悍马。太阳升到了天空正中,文蓁建议几人先回去休息,于是几个女生站起来,唐千鹤问简妮:“你确定昨晚他是往嘉兴方向走了?”

简妮点点头。

那就奇怪了,按理说他应该比他们早到啊,路上耽搁了?……该不会是遇到大型丧尸潮……

唐千鹤有点站不住了:“我去看看有谁打算出去的,蹭个车……”

文蓁和她想的差不多,但她还多想了一点:“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再等等吧,说不定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唐千鹤皱着眉,盯着基地大门,犹豫不决。

“唐千鹤?”

她诧异地转身,发现一个陌生的眼镜小哥正望着自己。

“我是。您是?”

“我叫宋必方。”小哥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是这样,有个叫北归的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并转告你他回家了。”

他递出了被托付的事物——

那是北归从不离身的手机。

r.34

其实在唐千鹤看到修生生之前,北归已经注意到了山谷北边的异动。

他脑内飞快地分析:这方圆百里除了山就是树,除非修生生突发奇想领这一帮热血分子集体郊游,否则他的目的十有□□也是被唐千鹤称为“白洞”的基地了。

关于“白洞”的情报,唐千鹤自称是用“先知”的异能看见了,“窥见未来”什么的在他看来就是鬼扯,不过她既然敢这么说,说明她对“白洞”的机密性相当有把握。

但事实上修生生也知道了,不但知道,而且还和他们同时抵达了“白洞”。

他的情报源自哪里?

队伍里有两个人他不认识,金发男和锥脸女,他们是情报的来源吗?

两队人相距得并不远,既然自己能发现他们,那边不可能没注意到这里,那么现在最好的方案应该是,以不变应万变……

刚做了决定,就听到身旁的少女低呼一声,北归转头望去,看到唐千鹤盯着对面,脸色阴晴不定。

北归若有所思。

唐千鹤以前曾问过他能不能联系上修生生等人,当时他为难地表示自己也很久没见过他们了,她大约有些失望,之后也再没提过这件事。

末日里找一群连公民身份系统都没记录的人确实不容易。虽然发动一切力量的话也不是找不到,可他何必费那个事呢?

想不到在这里撞着了。

她那一声“修生生”也很好地吸引了那边的注意力。

“他过来了。”看着朝这边走来的一群人,北归挑起一个笑,望向唐千鹤,却见她微微蹙眉,仿佛有什么想不通的样子,他也收敛了笑容,问:“怎么了?”

“你认识那个梳单马尾的女孩吗?”

“那个锥子脸?不认识。”

“锥子脸”……好刻薄。唐千鹤瞟他一眼,但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

“那个女孩身上的信息素有点奇怪。”

开口的是宋必方,他的神情有些微妙。

宋必方的异能很难精确描述,勉强形容的话可以这么说:他能“看到”信息素。

按照现有的科学理论来看,已经属于分子水平的范畴的信息素人类根本无法以肉眼得见,但宋必方就是这样的能力——信息素在他眼里是真实可见的,不仅如此,他眼里的信息素……和显微镜下看到的还不太一样。

这种异能在研究信息素时很有用,之前唐千鹤曾将那只刺伤了文蓁的弹|簧|刀交给他,他就指出那把弹|簧|刀上面的信息素很不寻常,通常来说,信息素在进入人体后就与血液融为一体,在改变人类的同时也被人类改变,脱离了人体的信息素会变得非常脆弱,在冰冷的金属上很快就会解离,但那把刀上的信息素却始终保持着休眠的状态,等待下一次接触到活血……它就睁开眼,露出獠牙。

在宋必方看来,现在的地球到处都充满了信息素,土壤里,空气中,生物体表,这些信息素有大有小,大的和汤圆差不多,小的比指甲盖还小一点,有些长得圆头圆脑,有些尖嘴猴腮,性格也分成好几派……

丧尸身上的信息素是最凶暴的,它们不仅驻扎在丧尸的身体里,也潜藏在体表、毛发、指甲中,所以普通人被丧尸挠一爪的话,不破皮还有救,破皮就肯定被感染了。

异能者身上的信息素则稳定得多,这些圆乎乎的小东西不具有传染性,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就像被阉掉的雄鸡……战力还在但喔喔不起来了。相较而言,非战斗类异能者的信息素又比战斗类要更温和一些。

免疫者的信息素常年昏昏欲睡,只在遇到外来信息素的时候才会不情愿地聚起来抗击外寇。

变异人的信息素最奇怪,看外观很像丧尸身上的信息素,但他们从不出现在体表,似乎一心一意只穴居在变异人的身体里。所以,人类被变异人抓破皮的话并不会受到感染,但如果直接被天人咬一口……那就只能祈祷蔓果奏效了。

现在的情况是,宋必方对着那个脸尖尖的女孩子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她究竟属于哪一类。

如果是天人,她的体表应该一点信息素都没有,但她胸脯上确实躺着两只信息素呢。

说是异能者或免疫者吧,她身上也没有相对应的信息素。

如果说是尚未受到感染的普通人,那就更不可能了,从未受过感染的普通人体内没有信息素,但身上会自然地附着少量空气中的信息素,可她身上的信息素却是稳定地存在着的。

勉强归类的话,只能异能者那一块了……信息素的外表接近圆球,而且似乎没什么攻击性……倒不如说,他从没见过这么死气沉沉的信息素……

他一直盯着人家胸脯看,那女孩大概也感觉到了,转过脸来,衡量了一下他的视线焦点,唇角微弯,却在下一秒装出有点生气的样子,指责:“眼睛看哪里?”

宋必方一愣,接着深感憋屈,仿佛男医生给女病人割阑尾,刚看到肚皮就被对方劈面糊了一掌还骂流氓。

唐千鹤这些知道内情的人自然知道他看的是信息素,但看着一向傲娇的宋学霸一脸吞了苍蝇似的神情还不能辩解,心里都莫名地有点暗爽。

被误会是色狼总比暴露异能好,说到底宋学霸也只能背了这个锅,不过这个小插曲倒是意外地淡化了场内的紧张,剑拔弩张转为带点色气的暧昧气氛,男人们心照不宣的笑起来。

也有不受这种气息影响的,比如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修生生,环视了他们这边一圈,然后视线落到北归身上,脸上的微笑恰到好处:“不介绍下吗?”

唐千鹤微微一怔,然后心情有些微妙:在这个修生生眼里,她完全是个陌生人啊。

这一世他们的道路一开始就错开了。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