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75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7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池小楼今天的预定行程中,原本并没有白藤医院半日游这一项。

当时是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四十,池小楼举着三个超大冰激凌从甜品店里出来,突然发现马路对面有个很眼熟的背影,再仔细一看:这不是他失联了大半年的大哥吗?

说“失联”其实也不太准确,家族中的任务,池上一直有接,不过他本人确实是很久没回乌明岛了。

池小楼和他哥感情不错——确切地说是和他哥的第二人格处得不错,因此他第一反应是过去打个招呼,然后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打打秋风,让爱神把他刚才看中但没钱买的甜品全包下来……但很快池小楼就发现了,熟食铺子下面立着的那个,不是“大姐”而是“大哥”来着。

这就很不妙了。

小少年僵着嘴角,正要开溜,对面的人已经发现了他,然后地狱黑门似的的大眼睛看过来,薄唇开启:“小楼。”

池小楼硬着头皮走过去,扯个笑:“大哥。”

青年的黑眼睛一扫他手里那几个巨无霸冰激凌,池小楼立即解释:“任务我都做完了!……这是给自己的奖励。”

紧张抗拒的气息止不住地从小小少年身上传来,这让池上有点无语:虽然他不赞成一口气吃那么多冷饮,不过他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责难他的。他又不是修女院的严厉女教师。

“冰激凌要滴下来了。”他好心提醒。

正在紧张的池小楼一怔,然后有点慌乱地把快滴到手指上的冰激凌舔掉,舔了一个还有一个,舔了一个还有一个,第三个刚舔完第一个又蓄势待发……

他们站在熟食店的门口,带着食物香的热浪一阵阵地从背后扑过来,普通冰激凌在这种温度下都会迅速融化,而池小楼手中这种口感上佳、几乎不使用添加剂的纯奶冰激凌,融化的速度是普通冰激凌的两倍。

池上看着手忙脚乱的幼弟,心里叹口气。

“找家冷饮店坐一会儿吧。”他说。

于是五分钟后,池小楼惊悚地发现他居然和大哥同坐在了一家冷饮店里,而且还是面对面男女约会那种坐法!

“还想吃什么?”池上看着甜品单,“草莓蛋糕?”

池小楼摇摇头,他现在暂时没胃口了,五分钟内解决掉三个巨无霸冰激凌确实有点挑战极限……

感觉今天的大哥心情似乎很不错,他壮起胆子问:“爱神在吗?我有点事想问她。”

池上将勾好的甜品单交给侍者,叮嘱了一句“外带,谢谢”,然后望向小楼:“她现在睡着。”

池小楼有点失望。如果他有猫耳朵,这会儿大概已经耷拉下来了。

池上单手托着腮,瞅着他。这孩子和爱神倒是相处得很好,但每次看到自己就像剑齿虎看到猛犸象……啧,我才是你哥好么。

“最近功课怎么样?”

小楼其实不太想聊这个,但他还是挑着几样说了。池上认真地听完,作出点评,然后两人相对无言,长长的寂静……气氛简直比相亲现场还尴尬。

小楼期期艾艾:“那,我就先走了。”

池上沉默。

池小楼不敢看他,正要跳下旋转椅,侍者把池上要的甜品外卖送来了,池上接过,然后望向池小楼:“我现在要去看望唐千鹤,你要不要一起?”

池小楼一愣,然后抬头望过来,睁大了眼:“是那个‘唐千鹤’吗?”

“嗯。”

“要去!~\(≧o≦)/~”

池上温和了眉眼,起身:“走吧。”

一高一矮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医院,两人边走边聊,池小楼明显放松了些,池上回到熟食店打包了两份外卖,然后带着池小楼往医院方向走去。

到了青柏森森的医院,池上很自然地就要往里走,池小楼却停下了,惊讶:“她在这里?”

池上向他投以个“有什么不对吗”的疑问眼神。

池小楼:“……她在医院工作?还是住院了?”

“住院。”看到弟弟有点悚然的样子,他难得主动解释了一句,“发烧而已,输完点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池小楼松了口气——替爱神松了口气——然后他有点埋怨池上:之前怎么不说清楚是要来医院,弄得他现在两手空空,就这样去探望未来大嫂也太失礼了。

“她住在几号房?”他问。

池上说了一个数字,池小楼记下了,请他先走,自己转身折返到了离医院最近的一个公园里,折下了几枝蝴蝶天竺葵(好孩子不要学),然后速度赶了回来,蹬蹬蹬地来到池上说的住院部,正要直取目的地,忽然瞟到一楼服务台那里有个护士正用绸带扎团花。他心念一转,脚下临时改了方向,朝护士走去,向对方讨了一截绸带,把蝴蝶天竺葵扎成一束,多出的绸带打成一个蝴蝶结。

彻底完工之后,池小楼对着花束上下看看,感觉自己相当心灵手巧,满意地握着它转身往上走,上了四楼向右转,忽然听到从前方飘来的一个女音——

“402,就是这里了。”

402,那也是唐千鹤所在的房间。

池小楼顿时多留意了说话的女人一眼,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和她一起的青年。

女的浑身破绽,估计是个普通异能者;男的给他的感觉有些不妙,可能是个资深武斗家……

仿佛察觉到了他的审视,男孩子转过头来,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池小楼顿时向后退了一步,捏紧了手里的花。

北归此时的心情不太美好。

他在留英医院门前等了很久,始终没等到唐千鹤,于是他瞬移到了帝国大厦,这才得知她今天请了病假。循着唐千鹤某个同事的指点,他找到了白藤医院,从服务台那里打听到了唐千鹤的病房——至此一切还算顺利,直到他一转身,遇上了聂晓晴。

聂晓晴今天是陪着义母过来定期体检的。白藤医院的心内科有位黄主任,杏林圣手,业内闻名,并且黄医生与聂晓晴的义母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因此每过一段时间,聂晓晴的义母就会过来这边黄主任复诊她的高血压,并作一系列普通大众们听都没听过的体检。

对聂晓晴来说,在白藤医院医院里遇上北归,这如同走在路上被人送花求爱的好事,不但令人心情愉悦,而且证明了她和北归确有缘分。

但对北归来说,他这几天最不想见到的人,非聂晓晴莫属,因为一看到她,他就会想起那个“暂放”在他家保险柜里的金属盒,然后理智和直觉又开始撕逼大战……没错,直到现在他还不能下决心,究竟要不要答应那个交易。简简单单一件事,考虑了两天都没得到结果,他怀疑自己的智商和决断力都下降了。

他在服务台询问关于唐千鹤的信息,被聂晓晴撞见了,她坚持要一起过来看看“北归的朋友”,北归也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于是带着她一起来了。

他心情不好,又被一个半大的男孩站在暗处审视,于是不快地用目光警告了回去,见对方向后退了一步,面露惊惧,这才移开视线。

402的房门是半开着的,聂晓晴将门推得更开了些,走了进去,北归跟上,然后聂晓晴停下了,他也是。

看着病房里的一幕,两个人都有点呆,但呆的具体原因还不太一样。

北归不知道也不关心聂晓晴怎么想,但他倒是清楚地感觉到了心里的无名火。

池小楼就在这时候,克服了心理恐惧,从外头走了进来,他看到北归和聂晓晴都杵在那儿,还觉得有点奇怪,远远地绕开他们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愣住了。

——大哥你在做什么?

呆了两秒,小少年的脑门上突然亮起了一个灯泡:大哥肯定不会做出这么糟糕的事,那么现在按着人家姑娘不放的,当然就是爱神了。

既然是爱神那就好说了。好久不见还怪想她的,不过他现在更好奇一直被爱神念念叨叨的女孩子长什么样。

于是他走过去,看清了女孩子的长相——

鹅蛋脸,下颔自然而然地收拢成小小的圆弧,眼睛很亮,黑眼珠里好像盛放着冬夜里的灯火。

和爱神说的不一样,她并不是那种绝顶漂亮的女孩子……但她有一张就让人望着觉得很舒服的面孔,而她看向他的时候,脸上那有点呆的表情,让他有些好笑,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他捡到的一只受伤麻雀,那个只有半个手掌大的小家伙,窝在他给它搭的纸盒子里,歪着脑袋看着他,小眼睛黑亮……

很神奇,人和人之间,有时候只要一个瞬间就够了,一个瞬间,池小楼就拍板认同了爱神的眼光。

所以他笑眯眯地对唐千鹤说:“大嫂你好,我是小楼。”

唐千鹤的智商持续掉线,直到小少年把那束带着湿气蝴蝶天竺葵塞到她手里,湿冷的触感将她的思维强制性地抽了回来,然后她看着池小楼,忍着想捏捏对方那张犹带婴儿肥的小脸的冲动,克制地微笑:“你好,我是唐千鹤……你叫我千鹤姐姐就可以了。”

有件事她从没对谁说过,上一世把她从孤岛上带出来的人,正是池小楼。那时他可远没有现在这样活泼可爱,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整个人散发着“大爷不爽生人勿近”的气场……虽然熟了之后他也不吝啬展露自己的笑容(和毒舌),但那种感觉不一样……未来的小楼是蒙雾的月亮,现在的小楼,更像是初夏的太阳。

在女孩子和小少年寒暄的时候,池上已经站了起来,他整理着袖口上的皱褶,感觉得到对面的北归一直在往他身上发射秘技·死亡的眼神光波。

真是难看呢,男人嫉妒的嘴脸。

池上气定神闲地想着。

那边,寒暄已经告一段落,唐千鹤转头,开始和北归解释她今天失约的原因,北归当然表示这种小事不必介意,身体第一,然后很殷勤地捧出了他的慰问礼:两盒新鲜草莓。

唐千鹤看到草莓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于是北归的心情终于也晴朗了些,让她稍等一下,自己用清水洗净了草莓,送到她面前,唐千鹤开开心心地尝了两个,酸酸甜甜,胃口大开,正要继续,池上清冷的声音传过来:“吃一点就可以了,这东西空腹食用刺激肠胃,你想因为胃疼在医院多住几天吗?”

女孩子探出去的手僵了一僵,默默缩了回来。池上走过来,把草莓推开,把卤肉饭放到她面前:“先吃这个。”

唐千鹤也清楚他是为自己好,所以冲他笑了笑,道了谢,然后对其他人说:“你们先吃,留几颗给我就好了。”

池小楼手里拈着一颗草莓,瞟了一眼北归,又瞟了瞟他大哥——就刚才那几分钟,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又认错了,站在这里的还是他那位超难相处的大哥来着。

不过大哥居然会做这么小孩子气的事……他推开那盒草莓之前特意用眼角瞥了那个娃娃脸一眼……那个是“我的女人我自会喂养苍蝇滚边去”的意思是吧?绝对是吧?

默默把草莓塞进嘴里,小楼觉得自己需要花点时间去消化这个事实:爱神说的居然是真的,大哥他喜欢唐千鹤……

怪不得爱神那么笃定她能嫁给唐千鹤,因为她早就明白了……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池小楼虽然惊悚,但吃起草莓来还是一口一个,毫不手软;可另外两个人就根本没胃口了。聂晓晴一看到那些被人认认真真洗干净,等待唐千鹤检阅的草莓就气不打一处来;而北归,这个被人当面甩耳光还没立场拍回去的倒霉蛋,心中的憋屈和恼怒已经不能用量词来衡量了,往他胸上轻轻一拍,大概就会有一条壮观的火龙从他嘴里冲出来,张牙舞爪杀向某人……

唐千鹤吃着分量依旧十足的卤肉饭,热米饭散发芳香,卤肉熬煮得入味,她吃得开心,完全没发室内冰火相撞的气氛,还顺口向大家安利了一下这家店:上池便当,全国连锁,质优价廉,值得拥有。

四周诡异的安静。

池小楼忍不住看了池上一眼:你没告诉他,这是我们家的店子吗?

池上安稳如山八风不动:告诉她做什么,万一以后她打着我的招牌吃饭不付钱怎么办。

池小楼:……

可以,这很大哥。

聂晓晴忽然说:“这个草莓的颜色好漂亮,你在哪里买的?”

北归看着唐千鹤幸福地含着卤肉的样子,随口说:“区中心。”

“白藤区这边我不太熟呢……下次可以陪我一起买吗?”

北归微怔,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去看聂晓晴。

聂晓晴正抿着唇笑,眼神如水:“除了草莓,我还想看看其他的水果……”

池小楼咽下一颗草莓,有点好奇地问:“你们两个在交往?”

北归还来不及反驳,聂晓晴就对池小楼微笑:“前天我和他告白了,他没拒绝我。”

这说的是事实。因此北归慢了一拍,没第一时间反驳,然后他发现唐千鹤正盯着他,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

于是他福至心灵,不再反驳,等着唐千鹤的疑问,而他确实等到了,但她问的不是他——

“聂小姐,是什么时候认识北归的?”

聂晓晴眼底淬着毒,笑容温柔:“我们认识很久了,北归还救过我爸爸的命呢。我和他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唐千鹤点点头,露出一个……不太好形容的笑容,转向北归:“如果将来吵架了,记得多备几份求和礼。”

这话没头没脑,似乎还有点缺乏礼数,但她说这话时的态度实在太自然了,反而显得她心地坦荡,并非在刻意诅咒小情侣。

池小楼:“为什么这么说?”

唐千鹤悠悠地说:“有人和我说过,两个人吵架,女孩子如果立刻就接受了对方的道歉,会显得不够矜贵。不过那时候我已经收下了那个人送过来的求和礼,所以没机会知道接连不断收到礼物是什么感觉……”见所有人都看着她,她不说了,摊了摊手,“只是突然想起这件事,所以拿出来说一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涵义。你们接着吃,别管我。”

猜到她说的是谁,聂晓晴勉强保持着脸上的笑容:“北归人很好,我们不会闹别扭的。”

北归不吭声,眼神有点恍惚。

池上把蝴蝶天竺葵□□瓶里,凝视娇艳的花朵。

……

太阳彻底地没入地平线,医院里亮起了白炽灯。

402房里只剩下两个人。

唐千鹤对着窗台,伸了伸懒腰。池上在她身后问:“林木兰和简妮你都已经找到了,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她放松了手臂,双手垂在两侧,回过身来,面庞在夜色中显得若有所思:“我觉得那个聂晓晴哪里怪怪的……你和我说说她吧。”

“那种费脑子的事,等你明天出院了再说。”

唐千鹤撇撇嘴:“是你问我要做什么的……那先不管她,总之我先把北归的心脏和晶毒治好了,不然我一直有阴影。”

她现在其实最想去留英医院看望木兰,不过池上在这里,一定不肯放她走。眼珠转了转,她刚找到一个支开他的理由,却听他问:“你是不是希望北归‘想’起另一个世界里发生的事?”

唐千鹤一愣,反问:“你怎么知道北归可能‘想’起来?”

池上不慌不忙:“因为我听说过类似的例子。”

她惊讶了:“还有谁是这样的?”

“上个世界里,你不认识的。好了转回正题。”

唐千鹤皱眉:“现在的问题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来……也不知道导致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也许和你接触久了,自然而然就想起来了。”

唐千鹤不满:“这算什么答案,也太不负责了。”

“世上哪有那么多完全符合逻辑的事。”池上不以为然,“重点是你怎么想,希望他‘想’起来吗?”

唐千鹤犹豫了一下,说:“如果他能‘想’起来,当然很好……”她顿住了,面上的迟疑越来越明显,“但是,他自己不一定愿意想起来……他说过,每个世界的他是不一样的。”

夜风拂动她身后的窗帘,唐千鹤抬起眼,问池上:“如果你突然多出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会感到困扰吧?”

如果真是“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那当然会。

池上站在她的对面,声音无波无澜:“他是那种永远看着前方,不会回顾过去的人。”

这是在变相地赞同她的观点,并且多给出了一个提示:就算北归想起来,他也未必会把“多出的记忆”当回事。

唐千鹤沉默不语。

她对北归的态度一直是很积极的,毕竟两个人认识了这么多年,同欢笑,共患难,情分摆在那里,就算那天在晚会上她没遇到北归,等她正式安定下来了,肯定也要找机会创造一个“偶遇”,让北归重新认识她,让这份友情继续下去。

不是没考虑过北归会像修生生一样,想起另一个世界的事,但今天之前,她觉得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好比明天如果简妮告诉她想起她想起了所有的事……她会高兴得发疯。

但北归和简妮不一样。她之前一直忽略了一点,北归对她的感情,和简妮对她的感情并不一样。北归曾向她告白过……如果他“恢复”了记忆,然后另一个世界里的感情也跟着回来了怎么办?会混乱吗?会纠结吗?他现在还接受了聂晓晴的感情,到时候他会为难吗?

池上说北归就算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事,也未必会把那些记忆当回事,但唐千鹤很难这么想。因为她是当事人,所以她能体会到北归当时坚决的心情,直到现在,想起教堂里他对她充满感情的注视,她的心底仍会升起柔软。

不是对自己过度自信,而是以己推人,若她那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露出那种温暖又坚定的表情……就算隔了一个世界,只要她想起这个人,只要她记起了那种感觉……她就不可能对那个人无动于衷。

如果还有什么东西能冲淡这份感情……只能寄望于时间了,世间最强大的时间。他们认识了六年,但这个世界的北归拥有十九年的记忆,用十九年对抗六年,应该是有天然的优势……

唐千鹤越想越纠结,她现在是一点都不希望北归想起来了,可是按照池上的说法,北归记忆的触发点就是她自己,那难道她以后就别和北归说话了?见了面也别打招呼……不,最好别等走到跟前,远远望见了扭头就走,这样?

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啊……就因为一段还不一定想得起来的记忆,她就得放弃一个认识了六年的朋友?

结果,直到第二天出院,唐千鹤也没下定决心,不过她决定暂时还是别见北归了,至少在她弄清在她心里究竟什么最重要之前,别见面了。

她还是会去留英医院看望林木兰,但每次她都小心地避开了北归;在帝国大厦工作的时候也是,只要北归出现在大厦门口,她就赖在办公室里不走,万一他还找上来了……这时候就显示出主场的重要性了,得到教皇先生授意的天人们,是不会给某人提供便利的。北归又多试了几次,结果这份“不作为”直接就升级到了“积极阻拦”,不论他怎么威逼利诱,总之天人们是不会让外来的魔王找到城堡里的公主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唐千鹤白天上班,夜里就出去用丧尸练手。她始终没忘记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灾难,而她更清楚,如果她不拼死努力,悲剧就会重演。晶核灾难是所有人的危机,虽然以她现在能力,基本能做到把身边的人的晶毒全消除,但只要其他人还在用那种方式进阶,晶毒之患就永远不会消除……如果全世界的异能者和天人最终只剩下了她和她的朋友们,这个星球也已经完了,到最后,没人能独善其身。

她心里隐约有个想法,但要想实现这个想法,需要具备的条件太多,第一条就是她必须具备s级以上的异能,偏偏她在时空乱流中失去了大量异能,凭她现在的等级,甚至连“调频”都做不到,更别说其他了。

还要更努力一些……

时间就在唐千鹤的焦急中流逝。

大约是看出了她的不对劲,五月二十日这天,简妮特意到帝国大厦来,约她第二天出去喝茶逛街,放松心情。

挚友盛情相邀,唐千鹤只好推掉了“周六·丧尸特训计划”,换上简妮带给她的蓝裙子,奔赴白藤广场。

广场上人来人往。

唐千鹤点了一杯草莓牛奶,坐在遮阳伞下,单手托腮,等着一枚可爱萝莉走过来,给她一声充满个人特色的“糖糖”,然后她们一起度过一个充满百合爱的下午。

仔细想想,这样也挺不错,劳逸结合,今天彻底放松,明天再以百分之两百的精神投入训练……嗯,甚好。

有人拉开了她旁边的藤椅,唐千鹤愉快地转过头去,招呼:“你来啦……?!”

北归面无表情地在藤椅里落座,用气场吓退了一个正想过来招呼客人的r。

唐千鹤思绪凌乱,脑袋里滚过诸如“卧槽怎么在这里撞到他了”“白藤区是天人的地盘啊他一个异能者没事在这里晃什么”“天呢噜该不会是小妮这家伙出卖我”之类的尖叫……

“不用猜了,是我让简妮约你出来的。”他板着脸,“好了,现在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躲着我?”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