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78(重要修改)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78(重要修改)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唐千鹤一度以为,自己是做了一个池上来向她辞行的梦,但两天后,她终于确定,她这位神出鬼没的教皇上司确实“失踪”了。

考虑到池上之前也曾有过连续好几天不见人影的情况,唐千鹤没有细想他去了哪里,而是按照他临行前的叮嘱,前往留英医院寻找一个叫“聂青青”的人。

医院不是宾馆,只要你说出病人的名字并表明自己是探病的家属,应当很容易就得到服务台的指引,然而当唐千鹤要求探视聂青青时,得到的却是对方带着戒心的注视,以及一句“对不起,如果您要探视这位病人,您需要提交证明您是这位聂小姐亲友的材料。”

这就很让人惊奇了。唐千鹤有点愣,正要再说什么,一个清亮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她和我是一起的。”

唐千鹤惊讶地回头望去,看到了北归,他冲她眨了眨眼。

服务台的工作人员愣了愣,随即扬起歉意的笑,解释了几句,然后取出一张门卡交给北归,并周到地将他们引到了电梯门。

唐千鹤全程没出声,默默沾着北归的光。直到两人进了电梯,工作人员的脸被电梯门隔绝,她才问:“聂青青是什么大人物?”

北归转头看她,口吻有些玩味:“你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就过来‘看望’她?”

唐千鹤也觉得自己似乎被池上坑了一把,“聂青青”是谁她不认识,也根本没料到对方来头这么大,看方才工作人员那眼神,如果北归没及时出现,搞不好自己就要被请到某个小屋子里喝茶,几个刑讯官用强光灯照着她,问她对聂青青究竟是何居心。

她撇撇嘴,说:“有人告诉我她是个植物人,让我过来替她回溯一下时间。”

北归微怔,神情染上了一丝严肃:“谁告诉你的?”

“池上。”

电梯中陷入安静,然后男孩子的声音在电梯中沉静地响起——

“聂青青是聂冲的独生女,半年前出了意外,之后一直住在这里。”看她一脸迷茫,他补充了一句,“聂冲是苍盟的几个创始人之一,也是苍盟现在最有话语权的人。”

唐千鹤了然。聂青青有个好爹,就是命薄了点。“你认识聂青青?”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对他太好说话了,肯定有猫腻啊。

北归轻描淡写:“聂青青出事之后,是我把她送到医院的。”

叮。

电梯门打开。

两人并肩走出电梯,唐千鹤边走边问:“你今天来医院有事情?”

“你周末不都在这个点来看林木兰吗?我想着来这里大概可以找到你。”

唐千鹤一想,还真是这样,怪不得他出现得那么及时。

北归走到一个病房前,刷开门禁,推开门,唐千鹤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一个你所能想象的,设备最齐全的病房,宽敞明亮,高端大气。

躺在病床上的女病人瘦得恐怖,比起骷髅架子,大约就是多了层皮而已。她的右侧头颅凹陷了一小块,像是被钝器击打过。

唐千鹤看了北归一眼,北归说:“凶手已经被聂冲杀了。绑匪似乎是想绑架她向聂冲要求赎金,后来中间出了些变故,他决定撕票。”

也就是说,聂青青这位权二代是遭了无妄之灾。唐千鹤有点同情她,走了过去,握住她细竹竿似的手腕,发动了时间回溯。

北归站在她身旁,若有所思。

他对池上这个人半点好感都没有,但这些年他们多少也曾有过一些社交场合上的接触,印象里,那不是个会做无用功的人。

当年聂青青被害,所有人都说她是遭到了绑匪撕票,北归当时并不在“撕票”现场,但性命垂危的聂青青是他亲手送到医院的,事后回想他也发现了不少疑点,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最终他没有深究下去。

唐千鹤的回溯很顺利,三分钟后,病床上少了一具人皮骷髅,多了一个气色还算不错的小美人。

唐千鹤拍拍手,满意道:“搞定。”

之前两人一起去城外打丧尸,北归曾亲眼见到唐千鹤用异能将一个四级丧尸回溯成了三级,但将这个异能用在人类身上,他却是第一次见到(替他消晶毒那次不算,他完全没实感),多少有稀奇。

他走过去,捏了捏聂青青的脸颊。

真是不可思议,连消失的肌肉都“长”回来了。

北归:“要是我砍掉她一只手,你还能回溯回来吗?”

唐千鹤:“如果手就在身体旁边,可以,但要是手已经被丧尸吞掉了这种……基本就不行了。”她想了想,“但是如果只砍掉一只手指头这种,倒是可以无中生有地‘回溯’回来……对于这个异能能做到什么程度,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北归有点无语:“那是你的异能,好歹上点心啊。”

唐千鹤也很无奈:“时间回溯这种异能本来就充满bug,我虽然是它的主人,但很多时候我觉得我都是被动触发……比如我这个异能还可以自动分解外来毒素,但是物理伤害就完全不行了,无法自愈。各种限制特别多。”

“限制多”这一点北归也感觉到了,他现在有好些疑问需要聂青青解答,但被唐千鹤回溯了较长时间的人,精神想要与身体同步还得花费一些时间,表现在外面就是生命无碍,但大脑沉睡,就像林木兰那样。

北归:“她大概还会睡多久?”

唐千鹤想了想,给了个乐观的数字:“两天。”

……行了,他们还是别守在这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两人离开病房,北归留了个心眼,让人盯着留英医院,如果聂青青醒了,第一时间通知他;如果聂晓晴前来留英医院,同上。

半年前聂青青成了植物人,三个月后,聂冲夫妇宣布收龙彩儿为义女,姓氏改为“聂”,同时换了个据说利于本人也利于父母的名字,“晓晴”。

至此,龙彩儿变成了聂晓晴,正式踏入苍盟的核心圈子。

刑侦案件中,有一个常识叫做:谁从犯罪中获取最大利益,谁就最有犯罪动机。

两天后,聂青青果然醒了。北归并没有通知唐千鹤这件事,而是独自一人前往留英医院,见到了刚刚苏醒,头脑还有些混沌,但已经能用简单的字词与人交流的聂青青。

一小时后,留英医院少了一个叫聂青青的病人,多了一个聂青青的替身——聂母和聂晓晴,会每个月来看一次聂青青,而北归还不想这么快让她们知道,聂青青已经醒过来了。

就在北归琢磨好棋要落在哪一格上的时候,美洲又爆出了丧尸王出世的消息。

自从末日开始,地球上陆续出现过三个丧尸王,最近的那一个在欧洲,今年五月降世,血腥残忍,能驱使丧尸,引得无数异能者乃至天人前去和他过招,直到现在还没彻底分出胜负。但这些都还算是丧尸王的正常标配,至少比起六月诞生的这个,五月丧尸王真称得上是温和可爱了。

六月诞生的这名丧尸王,它自身的战斗力无人知晓,只知道它能使海里的生物丧尸化。鱼类发生了变异,长出了类陆行生物的四足,和丧尸螃蟹和丧尸海蛇一起爬上陆地,攻击人类。它们的毒性强得惊人,等级低的异能者对上它们,只要擦破了一道口子,就逃不了被丧尸化的命运。

据传丧尸王首先出现的地方是蜂鱼岛,蜂鱼岛就在加拿大的边上,因此丧尸王危机爆发后,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加拿大。

这些消息,都是池小楼告诉唐千鹤的。而他之所以能从家里小山高的功课里解脱出来,也是因为池上临时交给他三个任务。

第一,将改造后的机器瓢虫交给唐千鹤。

第二,如果唐千鹤要去蜂鱼岛,跟着她。

第三,嗯这个不太好进描述,总之他见机行事。

池小楼觉得他这趟任务的难度应该不高,难度低报酬高,尤其这报酬竟然是从大哥手里赚到的,这本身就足够他暗爽很久了。

至于唐千鹤,她在看到池小楼一瞬间,才恍然想起来,池上已经“失踪”十二天了。

天人帝国依然在有序不紊地运行,似乎少了一个教皇对他们并没什么大影响。

因为唐千鹤是异能者,所以虽然她挂着“教皇先生御用助理”的名头,但许多事天人们是不会和她说的。比如爱神能当上天人帝国的教皇,三成要归功于她在帝国刚起步的时候,用池家的财力给帝国注入了大量的资金,给帝国作出了卓越贡献,另外七成则要归功于爱神自带的金手指——爱神的精神波能影响其他天人,天人们在面对爱神的时候,会本能地感到敬畏。虽然当他们升到了s级,这种本能对本人的影响就能忽略不计,但在2023年,能达到s级的天人屈指可数。

夸张点来说,爱神就相当于天人们的精神领袖,她通常不做事,也做不了什么事,她只要负责时不时出来露个脸,表明一下“你们的旗帜还在哟”,这就足够了。帝国的运行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瞎指挥的……反而要糟。

爱神是个挂着名儿的教皇,政治阴谋军事一窍不通,能当上教皇基本靠她的金手指;池上比她强一点,至少他把上池便当连锁店开遍了全世界……可说实话,池上是个商业天才,一个顶尖杀手,但让他领导整个帝国,这就像让理科天才去考北大文学系,努努力未必考不上,但考上了日后也难有什么大作为。

所以帝国的领导者,从来不是爱神或池上。天人帝国真正的领导者,他正在飞往加拿大的路上。

作为一个集团真正的掌权者,修生生所知道的事要比池上多,而且某些时候,他比池上更积极些,比如池上早就知道隔壁的苍盟在干坏事,那么大的一个人体实验基地,但他放任不管,他觉得费事,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修生生也清楚这种丑闻不足以动摇苍盟根基,但他很闲啊,有得是时间,帝国现在步入正轨,一切都井井有条,不需要他天天盯着,既然这样他就亲自出手,端了对方的实验室,顺便将那些实验数据收归己用。

人体试验这种事,大家其实都在悄悄干,但你被抓到了,那就认栽。

苍龙联盟和天人帝国面和心不合。你脸上抹了灰,自然就反衬得我们高大上些。爆料什么的,对帝国有利无害么。

事实上,在丑闻曝光之后,苍龙联盟确实开始走下坡路了。如果不是之前欧洲出了五月丧尸王,转移了修生生的注意力,他原本是打算和苍盟愉快地玩耍一阵的。

他飞往欧洲,见识到了五月丧尸王,也有了击败对方的策略,却不得不突然撤走,因为利贝诺遭到了袭击。

从加拿大的纽芬兰岛往北纬六十度的方向飞,跨越一个时区之后就能看到利贝诺。毒鱼们速度惊人,修生生收到消息的时候,它们已经攻占了利贝诺的四个区。似乎利贝诺群岛上有什么丧尸王喜欢的东西,原本只在蜂鱼岛活动的丧尸王,将自己的新巢定居到了利贝诺群岛,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派出无数虾兵蟹将,将死亡病毒不断向四周扩散。

利贝诺群岛不仅是修生生等人的故乡,还藏着一样对所有天人而言都极为重要的事物,绝不能出任何差错。修生生只希望利贝诺那群“精英分子”能真正发挥点作用,至少撑到他们赶过去。

到了加拿大之后,修生生和他的小伙伴们发现情况比他想象的似乎还要严峻些。沿海机场已经完全沦陷了,从加拿大转乘飞艇去利贝诺的设想落空。

利贝诺附近流动着奇妙的气流,像飞机这种高速运动的物体,一旦靠近利贝诺就会卷入气流,跌进海中粉身碎骨。只有飞艇才能来往于利贝诺与大陆之间。

直升机中,修生生立于钢化玻璃窗旁,俯视下方一片混乱的景象,正在沉思,却发现一架飞艇从九点钟冉冉升起。

“队长。”酒井兰盯着那辆飞艇。

修生生明白她是在询问他的意思,下令:“跟过去。”

酒井兰将直升机开了过去,本杰明和修生生站在机舱门前,注视着越来越近的飞艇。

忽然对面的飞艇里一个人影晃了一晃,接着飞艇的门被拉开,一个鹅蛋脸的女孩子站在门后,望着他们。

修生生恍了恍神,似乎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滴雨的青檐下,她的面容模糊不清,而自己正对她伸出手……

“你们也要去利贝诺吗?”飞艇门后的女孩子问。

幻像消散了,视线重新聚焦,修生生对她微笑:“方便让我们搭个顺风车吗?”

又见面了,唐千鹤。

上次相遇的地点有些奇怪,分别的方式也太匆忙,之后他虽然有派人调查她,却受到了意料之外的阻碍。

池上,或者说是爱神,正在保护这个女孩。她的相关资料就像她的人身安全一样,都在他的监管之下。

虽然后来自己还是通过一点特别的手段,得到了她首次出现在留英区的时间和地点……但更多的,却无论如何也挖掘不到了。

仿佛她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一样。当然,也可能是池上的情报保密工作做得比他想象得更到位……

进入飞艇之后,飞艇内的乘客构成,让修生生小小地感叹了一下。

宋必方,简妮,北归,池小楼,再加上把他们迎入客舱的唐千鹤,一共五人。

如果单从族群来分类,现在舱里的人员可以分为两派,天人派这边是他自己,酒井兰,宋必方和本杰明,异能者派是北归、唐千鹤和简妮,池小楼属性不明,留待观察。这么算来,天人派和异能者派的人数是四比三。

但要是从立场来看,池小楼显然是北归那边的人(误),而且既然简妮也出现了,宋必方其实已经算是叛出帝*了,三比五。

对于自己手下这位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才,修生生还是有所关注的,自然也听说过宋某人那荡气回肠的追妻史……

修生生的视线落到了北归身上,在他想来,这艘突然出现在加拿大并将前往利贝诺的飞艇,毫无疑问是北归的手笔,但他不太能理解北归这么做的含义……利贝诺现在是毒鱼的重灾区,照北归的性格,他不会喜欢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对战时仗着数量一拥而的对手。

想要丧尸王的晶核?他姑且这么猜测。

北归基本能想象修生生是怎么看待他的,而且他还知道修生生猜测的方向一定偏了。

自己虽然对丧尸王的晶核感兴趣,但真正想要丧尸王那枚晶核的,是唐千鹤。她说她想升到s级,而他手中并没有超高级晶核能助她一臂之力……所以他就陪着她过来了。

不怪修生生重点歪了,就连他自己,如果一个月之前有人对他说,他未来会为了一个女人深入险境,他一定也会狠狠嘲笑那个人。

在北归和修生生对视的时候,唐千鹤也在琢磨:之前听说凶兽小队之前全员去了欧洲,现在修生生带着酒井兰和本杰明出现在加拿大,其他人呢?是另有任务,还是遭遇不测?文蓁怎么样了?

机舱里的人各怀心思,一时都没出声。

宋必方轻咳一声,打破僵局:“修先生,好久不见……在欧洲和丧尸王的对战顺利吗?”

修生生在天人帝国里位高权重,角色相当于现代国家中的“总统”或“首相”,宋必方和他之间是上下级关系,路上见到了彼此都会点头,然后宋必方主动让路那种……除此之外就没太多交情了。宋必方其实不想多事,可这时除了他似乎也没其他人能充当润滑剂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修生生很能体谅他立场尴尬,温和地和告诉他,自己因为有事所以提前离开,但欧洲那边有仇一客几人在主持大局,应当无碍。

唐千鹤在“留守名单”中听到了文蓁的名字,放下心来,但和凶兽们共事了好几年的宋必方就有点悚然:“主持大局”这四个字放在仇一客他们身上,就像让狂化战士领兵作战一样荒诞离奇,充满危机……是被仇一客领导的那些人充满危机。

不论如何,气氛总算是缓和了些。从加拿大到利贝诺至少还有七小时的路程,众人在飞艇里各自打发时间……但室内能做的娱乐活动统共就那么多,而且一个人坐在窗边玩手指,肯定比不上大家一起找乐子,于是不知是谁第一个提议的,最后所有人都聚在了餐厅里,开始玩天黑请闭眼。

天黑请闭眼,又名杀人游戏。角色阵营分为三派,杀手,平民与法官。玩家每人抽一张牌,根据牌面来决定自己的角色。抽到法官的要亮出自己的牌,其余玩家则需对自己的角色保持沉默。每轮游戏开始后,法官宣布“天黑请闭眼”,这时抽到杀手的玩家睁眼,用眼神和手势告诉法官他们要杀的对象。杀手闭眼,法官提示所有人睁眼,接着宣布昨天死亡的人,“死者”留下遗言,并指认一位嫌犯——然后进入游戏的关键部分,“生者”按座位顺序顺时针开始发表意见,指认嫌犯。

最后,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被最多人指认为“嫌犯”的那个人,将被“处决”,被处决者亮牌。

“当杀手或平民全部死亡,游戏结束。”宋必方宣布完规则,本杰明第一个发表意见:“光这样太没意思了,应该加一点奖惩机制。”

你想要什么奖惩机制……宋必方心里吐槽,视线却掠到了简妮,脑子里叮的一声,顿时有了新思路:“那就这样,被杀掉的人和被处决的‘嫌犯’都有一次复活的机会,她可以选择回答法官一个问题,或者做一件法官要求的事,完成之后就可以回到游戏。”

这是强行把真心话大冒险嫁接到杀人游戏里啊……如果真让这种人当法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宋二收到了好几枚鄙视的白眼,但大家也觉得这样玩比较嗨,于是这个不伦不类的桌游就这么开始了。

卡牌发到所有人手中,宋必方失望地发现自己不是法官。

池小楼亮出牌面,笑眯眯:“法官是我。”

宋必方:……臭小子运气真好。

第一轮闭眼睁眼之后,池法官宣布,被杀的唐千鹤。

唐千鹤:“……”怎么第一个就是我?!

池法官开始温馨提示:“要选择‘复活’吗?注意如果选择了复活就不能弃权,一定要回答问题或完成一件事哦。”

简妮:“糖糖快复活,我还想和你继续玩呢。”

北归也觉得池小楼应该比较安全,赞成唐千鹤复活。修生生但笑不语。

唐千鹤总觉得池小楼眼里有点不怀好意,但她实在不甘心一开局就out了,于是咬咬牙:“我选择复活。”

池小楼笑容扩大,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说:“第一次性幻想的对象是谁?不能回答‘没有’哦。”

唐千鹤:“……”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小楼!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