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95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95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池上刚走到机械维修室的门口,就听到唐千鹤在里面说:“胳膊好小,只有我的指头粗。用力捏的话它会哭吗……呃,真的哭了。”

脚步顿了顿,他听到他的二弟有些无语的声音:“笨,松手。”

室内安静了一阵,然后唐千鹤的声音再次响起,口气如释重负:“不哭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会流泪的人偶,感觉好奇怪……”

“找遍全世界你也只能在我这里见到。”池下的声音充满骄傲。

唐千鹤沉默了几秒,说:“怎么说呢,虽然第一眼看很新奇,但看久了,反而有种微妙的惊悚感……”她的嗓音里含了一丝古怪,“给你,快‘分解’了吧。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切,说要看的也是你。”池下语含鄙视,“胆小鬼。”

池上听得一头雾水,推开半掩的门,踏进机械维修室,看向室内——

唐千鹤抱着一个半米高的人偶,池下正朝人偶伸出手,似乎想把人偶接过来。

听到动静,他们一起朝门口望来,然后池上脸色变了变,仿佛有些心虚。

“大哥。”他站了起来,有意无意地挡住了唐千鹤手里的人偶。

池上已经有些明白了,他走上前,拨开二弟,视线投向唐千鹤手里的人偶,果然发现人偶和唐千鹤长着一样的脸。

“……”他将目光投向池下,池下忙摇手,“是她说要看我的异能,我才……展示了一下……”

池上的脸上没有表情。

他这个二弟在机械工程上的天赋非常出众,但同时,他也是家族中最懒的,杀手业绩常年垫底,年终总结会上,经常被族长恨铁不成钢地指着鼻子,训成一条狗。

魔蔓现世之后他就觉醒了异能,这个异能十分鸡肋,既不能伤人,也不能自愈,具体描述起来大约是:他能光靠想象,凭空创造出一个仿真人偶。

据池下后来坦白,那段时间他所有的手办都被父亲烧了,心中怨恨却又无可奈何,甚至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满,只能在夜深无人的时候,暗暗哀念他逝去的小伙伴。结果似乎是因为执念太深,导致觉醒的异能,都和“手办”相关……

上一次池上看到他施展异能是在两年前,那时池下还只能造出一个内里空空的人偶。两年后,他这个鸡肋的异能倒是有了出人意料的长进……

池上将人偶从唐千鹤的手里拿了过来。

人偶的皮肤虽然冰凉,但十分柔软。肌肤白里透红,脸颊上的微血管,胳膊上的细小汗毛,全都清晰可见。仿真到这个程度,仿佛下一秒它就会开始呼吸,然后睁开眼睛……

简直像是唐千鹤的迷你克|隆人。

池上心里一动,伸手在人偶的手背上划了一下,看到猩红的液体从人偶内部流了出来。

在唐千鹤和池下不解的目光中,池上探出指尖,沾了一点血,放下鼻端嗅了嗅,心里问爱神:【怎么样?】

爱神撇撇嘴:【比本人差远了。】

【比起‘血的终焉’呢?】

【差不多。】

咚。这个人偶没有被培养的价值。

池上立刻失去了兴趣,正准备把人偶丢回去,爱神却阻止了他,要他把人偶带回去。

池上沉默了,以心音问:【你要做什么?】

爱神罕见地迟疑了一下:【我觉得……它可能有用。】

【……是‘预感’?】

对方默认。

于是池上便不再反对了。爱神具有“预知”的异能,虽然这个异能有时会出现很扯的预感,虽然这个异能十次里也不一定能应验一次……但那一次,往往足以扭转乾坤。

或许这个人偶里藏着什么其他玄机……

这么想着,池上表示自己准备有偿征用迷你唐千鹤,让池下开个价。

池下惊呆了。

那个掉进钱眼里的大哥,居然会舍得花钱买真人手办……

他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确认自己身在现实之后,立刻充满了“能从大哥手里赚到银子”的喜悦,正要狮子大张口,却突然想起了一件麻烦事。

和池小楼一样,池下也清楚自家大哥身体里有另一个人格,而且这个人格还特别迷恋唐千鹤。因此他推断,第二人格应该是想把这个迷你版唐千鹤带回去,摆在床头,日夜观赏……

本来男人拥有几个手办是寻常事,问题在于,他制造的这些真人手办……和人类的相性不太好。

“大哥,这种仿真人偶会吸收四周的能量。”池下委婉地提醒,“所以最好不要把它放在身边。”

池上和唐千鹤都是一怔。唐千鹤随即想到自己之前一直抱着这个人偶,一张脸顿时拉得老长:“你怎么不早说……”

“有我在旁边就没关系。”池下说着,瞄了一眼大哥,“但是如果我不在,最好把它关进铅盒,只有那个能隔绝它的吸力。”

唐千鹤的脸黑了,正想劝池上丢掉那个诡异的人偶,池上却问:“一直让它吸收能量的话,最后会怎么样?”

池下目光闪烁:“……会长大。”

长大……是指变成和真人一样大?该不会最后还会睁开眼睛?会开始说话?会变成另一个“唐千鹤”?

心尖泛起一股微妙的排拒感,唐千鹤看向池上,却发现他正望着不远处的“晶毒搜索仪”。

他问:“机器修好了?”

按照预定的计划,半小时前就该修好了。

池下暗呼糟糕,硬着头皮说:“还差一点。”

池上没说话,但气场的温度明显下降……

千鹤有点心虚,还有点尴尬。她被池上请过来监督池下,结果她不但和池下一起玩起了人偶,还被池上抓了个正着……

机械修理室里鸦雀无声。

池上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现在去修理吧。”

池下松了口气,低眉顺眼地跑到机器旁,抄起螺丝刀。

唐千鹤自觉立场尴尬,悄悄转身,刚迈出一步,就听到池上说:“回来,和我一起等。”

“……”

好吧,占理的人是老大。

她走了回来,在距离他三米远的地方坐下,然后悄悄地觑了他一眼,发现他正低头看着那个人偶,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人偶窝在他怀里,闭着眼,面色如生……

唐千鹤现在很后悔自己因为好奇,让池下造出了这么个玩意。她还贡献了自己的血呢,因为池下说只有得到“本人”的nda信息,他才能造出和“本人”高度一致的“仿真人偶”。

现在它确实和她长得一模一样,可她看着它,只觉得心里没来由地不舒服。

“我接到一笔大单子。”池上突然说。

唐千鹤定定神,回应:“哦,什么单子?”

“有人准备买下整个凤竹市的命。”

“……”她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一句很血腥的话?

池上也发现自己的话有歧义,于是补充解释:“凤竹市有二十万人口,天人和异能者占十分之一。有人愿意出一大笔晶核,请你去凤竹市,进行一次全市‘清扫’。”

这次唐千鹤听懂了,然后她眨了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之前一直没机会说……其实我现在还做不到一次性消灭全市的晶毒。”

“……”

“因为之前你们都说没必要,所以我也没特意试,昨天机器坏了,我闲着没事,研究了一下自己的异能,才发现如果要将把“回溯”的范围扩展到全市,我至少得升到s级才行呢……”

“……”

“单子你还没接吧?”

“接了。”

“……”她轻轻抽口气,弱弱地说,“现在推掉?”

“违约金你赔?”

“……”她完全能想象那是一笔怎样的天文数字……天人帝国恐怕将会前所未有地财政赤字……

黑云浓浓地笼罩在青年的脸上,唐千鹤使劲把自己缩进衣领里……

过了会儿,她鼓起勇气提议:“要不让凤竹市的人分批过来,我一批批帮他们消除?”

“没用的,一样违约。”

“为什么啊?”

因为提出这个交易的人在乎的并不是凤竹市那些人的命,他只是想借助这件事,提升自己的名望。所以合同一开始就写死了,必须在凤竹市,一次性,清除所有的晶毒。

池上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坑。合同都已经签了,万事俱备,唯独没料到,炸弹就藏在自己的后院里……

意识海里,爱神正热情提议:【把你的高级晶核全给小千鹤,她就能升到s级了嘛。】

……不要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其实只想帮唐千鹤升到s级而已。

第二人格一如既往地胳膊肘往外拐,池上已经不想说什么了。而且他郁闷地发现,爱神的馊点子,似乎正是解决困境的唯一办法。

……

“……所以你就同意了?吃了他给的高级晶核?”北归的语气有点酸,“你也不怕吃人嘴短。”

唐千鹤白了他一眼:“又不是白吃的,记账的好么,我吃了多少,回头都得一粒一粒还给他的。”

这句话让北归的心情好了一点,正要说话,就听唐千鹤说:“不过这次池上挺奇怪的,他居然说这些晶核可以不用还,算作我的员工培训费。”

那么多的高级晶核,如果真的用来充当员工培训费,估计能培养出好几个新东方。唐千鹤当然不能沾这种便宜,所以她虽然很心动,还是拒绝了。

北归对她的高尚节操表示肯定,然后问她需不需他提供场外支援,高级晶核他也颇有一些,她可以拿去,先还给池上。

唐千鹤摇头:“他没催我还,慢慢来吧。”握了握拳头,“凤竹市那一场我能赚不少,之后再努力点……两三个月就能还清了。”

她拒绝了。

北归颇遗憾。他都已经想好了如果唐千鹤的债主变成他,他会让她做什么有趣的事……比如女仆play……

脑海中突然噼啪一声,亮起一小段影像:电梯门打开,他走出去,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酒店的走廊里,靠着墙壁,垂着头,像是在等谁。

北归浑身一僵。唐千鹤立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奇怪地望着他:“北归?”

画面消失了。

北归回神,看向唐千鹤,勉强笑道:“……没什么。”

最近半个月,他经常遇到这种事。脑子里噼啪一响,闪现出一幅莫名其妙的画面。那些画面毫无逻辑,人物也总是模糊不清,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起初他怀疑自己遭到了仇家的暗算,被某种诡异的异能攻击了大脑,于是他调动了不少资源去调查,却一无所获。

后来,他发现那些画面之间,似乎具些共性。

每个画面里,都会出现同一个人——虽然看不清面孔,但通过身形轮廓能判断,那是一个女孩子。

北归开动了一下脑洞,觉得敌人大概是想往他脑袋里植入一段暗示,而这个女孩子显然就是暗示里的关键人物。

于是他决定把那个女孩子描摹下来,希望能从她身上获得破案的线索。

那些画面总是一闪而过,而且分外模糊,所以他努力了许多次,才勉强抓住了女孩子的五官轮廓,他在白纸上将她描绘出来,然后对着画像,越看越觉得……

这不是唐千鹤吗?

北归无语地将画纸揉成一团。他一定是最近他常常想着她的事,所以才看谁都像是唐千鹤,画出来的也是唐千鹤。

他发誓下次画面再出现的时候,他要不带任何个人偏好地去观察“画中人”的外貌。

很快画面又来了,这次是在他打游戏的时候,脑子突然噼啪一声,跳出一帧静物画:他在开车,副驾驶上坐着那个女孩子,她正用枪对付外面的丧尸。

这可不太妙,看不到正脸啊。

他正这么想着,画面突然动了。

静图变成了动图,而且前所未有的清晰,他看到那个女孩转过脸来……

“……”他惊愕地看着那张面孔,忘了言语。

画面消失了。他还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握着游戏柄。

——这是北归脑中开始出现奇妙画面的第七天,他觉得自己好像领会了什么。

一些玄妙的事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但他还不能确定它是好是坏。

第十二天,他看到自己坐在直升机里,直升机缓缓升起。他透过玻璃窗向下看,看到了机场上死兽般的各种车辆,还有带着黑白波点帽的唐千鹤,她的四周站着几个人,全是熟面孔。

第十三天,第十四天,没有新的画面出现。

第十五天,北归试着把那几百幅画面,按照它们出现的时间顺序串联起来,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很糟糕的故事。

这故事太膈应人了,他决定立刻把它从脑子里剜掉,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第十六天,依旧没有新画面,北归松了口气,给自己换了一身帅气的外出服,去找唐千鹤。

女孩子的美丽笑脸,有助于改善男人们不美丽的心情。

和唐千鹤聊天的时候,北归觉得这几天的阴郁正在一点点退去,退到了远方。他几乎快忘了那个结局坑爹的故事,可突然脑子里噼啪一声,新画面又来了。

北归当时就像一脚踩进金坷垃里,心情复杂得难以言喻。

新画面出现,说明故事的结局并不是“机场离别”,这一点很好;可他又隐隐有种预感,真正的结局,估计不会比“机场离别”好到哪里去,说不定还要更糟。

原本他打算邀请唐千鹤共进晚餐,场地都定好了,橘红烛光,气球鲜花,还有餐后的美味草莓布丁……没错一切都是照着情侣餐的标准打造的,因为他准备在今晚告白。万万没想到邀请还未出口,就遭到了这么一个伏击,心情低落还在其次,重点是那个画面消失之后,不知为何,困意一阵阵地涌上来。

他试图振作精神,但连唐千鹤都看出他神情恍惚,劝他回去休息。

于是他只能无奈地将烛光晚餐和告白一起延后,回到家里,连衣服都来不及换,迷迷糊糊地往床上一倒,沉沉睡去。

这一觉,北归足足睡了两天。

醒来的时候,外头正淅淅沥沥下着雨,他躺在床上,脑袋枕着胳膊,睁眼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许久,他才懒洋洋地起身,刮胡,洗漱,打开衣柜和鞋柜,仔细挑选。

今天绝对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天,他这么想着,然后听到电话铃声响起。

他走到客厅,接起电话。——此时他并不知道,在他从奇异的梦里醒来之前,电话铃声已经反复响起了许多次。

电话那头是简妮,她问他在哪里,他据实以答。

“你一直在家里?”简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他“嗯”了一声,问她有什么事。

简妮沉默了一下,说:“糖糖死了。”

北归一下子竟然没听懂,握着话筒,下意识地追问:“你说什么?”

“我们在凤竹医院,你想过来就过来吧。”

简妮挂了电话。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