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98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98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时空穿梭机1.0版被判定为失败品。这个结果当然无法令人满意,但勉强还在北归的接受范围内。“时空穿梭机”不是简简单单就能造出来的发明,这点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耐着性子,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他先后研发了四个版本的时空穿梭机,但很遗憾,没有一个能真正派上用场。

时间走到2024年8月,藏匿于利贝诺人工岛上的“圆舞号”宇宙飞船主体工程已经接近竣工,但时空穿梭机的设计图还在一次次地推倒重来。

七个月零十二天,实验记录上,数千个“失败”,似一张张嘲讽的脸。

旁人看不出来北归在想什么,但他自己很清楚,胸口的空洞越来越深了。

“寒露”这天,风轻云淡,北归独自前往机械开发室,推开金属门,发现修生生正站在即将组装完成的6.0版时空穿梭机前。

最初提议建造时空穿梭机的是修生生,可工程正式开始之后,他却很少过问机器的事。用简妮的话说,术业有专攻,像修生生这种文科生,就算天天泡在机房也起不了什么积极作用——修生生本人大约没听过这句吐槽,但他确实极少来机械开发室,因此北归陡然见到他,还愣了一下,才不露声色地走过去。

黑发青年一手握着一枚造型奇特的怀表,另一只手落在机器的刻度仪上,神情若有所思,听到脚步声,偏过头看了北归一眼,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说:“这一版的外形,和阿提肯说的那个,很接近了。”

“光‘形似’没用,重点是‘内核’。”

北归的声音里没什么情绪。这些日子他成天和冷冰冰的金属零件打交道,金属的阴冷似乎也渗进了身体里。他走到修生生身旁,皱着眉看向机器:“如果阿提肯能更有用点,我或许已经成功了。”

信息匮乏让他走了很多弯路,能在短短七个月里做到这个程度,说实话他也很佩服自己……但这不算什么。他要的不是自我满足,而是那个切实的结果……成功地制造出时空穿梭机,然后带回唐千鹤,除此之外全是废话。

“有时‘形式’也是‘实质’的一部分啊。”修生生反过来安慰他,语气轻松得很,“说不定这一版就是最终版了。”

北归瞥了他一眼。“……但愿吧。”

有时他很难理解这个人的态度。从两人决定开发时空穿梭机到现在,修生生太冷静了,冷静得仿佛他只是在单纯地进行一项科研投资,无论结果好坏,都不会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可北归忘不了,就在去年八月,他亲眼见到修生生因为败血症而休克,而败血症的起因是他喝了太多死血……那些血全是从唐千鹤的身体里流出来的。

谁会想到修生生那样的人,会为了印证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将自己的性命悬于钢刀上。如果他真的死在败血症手里,那他就是有史以来死法最窝囊的ss级天人,绝对会被写进天人帝国编年史里,让后人指指点点,笑掉大牙。

不过也多亏了他只失控了那一次,此后一直很冷静,所以才有了“制造时间穿梭机”这个策划案,并且在往后的岁月里,不论其他人如何动摇和质疑,他的态度始终如一,顶住所有压力,坚持将策划案进行到底。

说实话,连北归自己都不敢笃定时空穿梭机能研发成功,他们能从时间的长河里捞出那个女孩……但这种时候,他当然选择和修生生统一战线。

——说起来,如果真的成功了,有什么地方是他能带着唐千鹤过二人世界,而修生生绝对无法找到的呢?

这么想着的北归,隐晦地瞟了修生生一眼,随即调转眸子,将一个零件安到了机器的左翼,上下打量两眼:这么看来,这玩意就和阿提肯描述的“时空穿梭机”更像了。

那一秒,北归完全没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刺眼白芒从机器内部向外爆开,他先是一愣,接着下意识地想用瞬移脱离,却发现异能不起作用。

“什……”

睁大了眼,北归看到那白芒以时空机器为圆心,急剧扩大,吞噬了自己和修生生。

一瞬的死寂,又冷又静,似深冬的山谷,下一秒,北归觉得自己被抛进了本世纪最恐怖的海啸里,天旋地转。

他咬紧了牙,大脑震颤,不仅因为空间在剧烈变动,也因为他想到了某个可能性,精神被愉悦浸泡着,于是身体上的痛苦似乎也不算什么了。

想穿越时间的洪流,总得付出些代价。

“时间的洪流”,这一刻北归觉得这个比喻简直绝妙,他确实感觉自己在洪流里旋转扭曲,有几次他感觉自己的脚背已经碰到了自己的鼻尖,他似乎还看到了自己的后脑勺……

北归不知道自己此时看起来像什么,但从光浪中的另一个人的神色来看,自己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疼痛持续加剧,感官开始混乱,内脏全搅在了一起,十二指肠瑟瑟发抖地抱成一团,和灼痛的肺一起发出尖叫。

这种仿佛被巨人掐住身体的痛苦不知持续了多久,蓦地所有压力都消失了,氧气重新涌进肺里。

北归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边喘边咳,汗水滴在地上,洇成几个小灰点,眼角余光里,他看到修生生和他几乎是完全相同的状况。

有脚步声自远而近,向着这边过来。北归心里一凛,手下用力一撑站了起来,抬眼望去,顿时愣了。

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停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笑得意味深长:“我还以为是谁呢……”

……

这里是2030年,即末日后第十一年。

北归他们制造时空穿梭机是为了回到2020年,将那时的唐千鹤拐带到2024年,没想到机器出了故障,反而将他们带到了2030年。

2030年是什么样子呢?

首先,此时离地球末日只剩两年,所以两艘宇宙飞船都已全面竣工,随时可以启程飞向外太空;其次,地球上的丧尸已经全灭,它们的晶核成了宇宙飞船最佳能源;最后……唐千鹤活得好好的,没病没灾,精神抖擞,快活似神仙……不过她本人必然是不肯同意这种说法的,否则她也不会在过去数年间策划了大大小小数次死遁……

“前科累累。”2030年版的池小楼撇嘴,“最近一次把所有人都骗过了,大家都以为她死在那场空难里。”

八月的风从窗外吹进来,带来缕缕热度,2030年版的北归靠在窗边,摊摊手:“我们那时也想着建造‘时空机’,而且我们做得比你们还好,我们真的在2020年开了个时空洞。”

他话语中的“你们”,指的当然是现在坐在客厅里的两位远方来客。

来自过去的修生生和北归捧着热茶,双双沉默。收到的信息量太大,他们都要整理一下思绪。

池小楼嘲笑2030年版的北归:“但你们只会开洞,不懂怎么把自己传过去,所以还是他们比较厉害。”

2030年版的北归立刻反驳:“他们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我们那时候是真正造出时光机了哦?载人旅行也是早晚的事。而且后来千鹤不是真的‘穿’过来了吗。”

“对,‘穿’到我家温泉里,吓了我一跳。”池小楼至今仍记得当时自己受到了多大惊吓,更别说后来他因为“延误军机”(其实就是没有第一时间把唐千鹤的消息告诉池上,还让她再度失踪了),被池上狠狠修理了一顿,简直噩梦。

“……那么,”北归摩挲着杯壁,望向这个世界的自己,“最后你们从过去带回了唐千鹤吗?”

“嗯?没有啊。”2030版的北归回应得理所当然,“因为没有必要嘛。她又没有真死。”

池小楼在一旁补充:“她是‘死遁’啦‘死遁’。遁了半年,上个月终于舍得回来了……算她还有点良知。”

少年嘀咕着,探手从瓷盘里拈了几枚甜果,丢进嘴里,边嚼边说:“其实我觉得你们也被她骗了,祸害遗千年,她没这么容易狗带的,你们回去多检查几遍尸体吧,肯定是假货。”

攥紧了茶杯,北归露出一丝苦笑:“可惜,这个是真货。”

池小楼声音含糊不清:“她很厉害的,弄个高度相似的尸体不是难事,当初我们就是这么被骗过去的。”

北归的笑容愈发苦涩,看向修生生。修生生搁下了茶杯,嗓音淡淡:“我亲手检验的,确实是本人。”

池小楼又拈了两枚甜果,随口问:“你怎么检验的?”

“我喝了她的血。”

“哦,这样啊……嗯?!”正要往嘴里丢甜果的动作定住,池小楼惊奇地看着他:“你喝了她的血?”喝了死人的血?

明白他话里的隐意,修生生点了点头。

池小楼暗暗抽了口气,迟疑地看向2030年版的北归,后者也是一脸惊愕,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先告诉你我这边发生的事吧。”

——在这个世界里,唐千鹤伪造了一场空难,又在空难现场摆了一块面目全非的“残骸”。她真是下了血本,“残骸”周围的血全是她亲手从自己胳膊里抽出来的;至于“残骸”本身,则是唐千鹤从某个异能者那里弄到的、与她本人的生物特征百分百一致的“仿真人偶”,折断了头颅,浇上汽油烧得焦糊糊……这一番足以乱真的工作做下来,结果就是几乎所有人都被她骗了过去……

只是“几乎”,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清楚真相,这个人就是仿真人偶的制造者——池下。此人苦逼地被唐千鹤抓住了把柄,要挟他对那块“残骸”装聋作哑。后来一切水落石出,他被愤怒的池上发配到了埃塞俄比亚挖金矿……不过今天是池家女主人的生日,所以他被特批回乌明岛为母亲庆生。

恰巧,北归和修生生这次时间穿越的降落地就在乌明岛附近,于是一小时后,在池小楼的带领下,两人见到了正全神贯注打游戏的池下。

窝在绵软软的沙发里,池下握着蓝色掌机,耳机隔绝了外界一切声音,眼睛眯成一条线直勾勾盯着游戏屏幕,从他嘴里不时吐出的不和谐单词来看,大约正在打一个超出他能力范围的战斗类game。

池小楼走过来,撸掉了他的耳机,立刻得到一个怒气值满点的瞪视,他不以为意,朝对方身后努努嘴,意思是“有人找你”。池下冷着脸转头望去,然后险些摔了掌机——池上对自家亲兄弟还是留了几分情面的,挖金矿什么的虽然日子苦了点,挖着挖着也就习惯了……真正把池下整得欲哭无泪的,是修生生和北归,其中北归的报复尤其可怕……超可怕!!

恐怖的记忆瞬间就浮出脑海,并不知道眼前的两人来自过去,还以为他们又过来找自己麻烦,池下一边哆嗦着心脏,一边怨愤地瞪向幼弟:为什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这两尊瘟神带过来了?!

专业卖兄长十六年的池小楼耸耸肩:“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他走得干脆利落,池下痛恨地看着那道悠哉悠哉的背影,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转回头,木着脸,等那两人先开尊口。

“别紧张。”北归笑得跟真的一样,“只是有点事想问你……哦对了,在那之前,能让我看看你的异能吗?”

……

这趟时光之旅,最后以北归和修生生两人顺利回到2024年而告终。

落地之后,北归立刻赶往地下密室,打开金属棺,寒气扑面而来,他用力挥手,驱散那些白雾,然后看到了雾气后的女孩。

还是那样素白的脸,纤细的眉,整个人如同一张寥寥几笔的白描,黯淡又可怜。额头的弹孔触目惊心。

他摸了摸她的脸,冷意从掌心传进身体里,森寒透骨;他又握起她的手……

这只手,冰冷僵硬,死气沉沉。

这具身体,毫无疑问已经死了。

唐千鹤曾告诉他,她的身体无法自动修复物理伤害,他始终记得这一点,所以当年他一看到她额头的枪伤,绝望顿时如洪水涌来。她失去呼吸,浑身冰冷,他将她放入金属棺木,为她合上棺盖……他告诉自己他一定会让她活过来,可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低语,让他别妄想了,这世上根本没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秘方。

他一直在与那个声音对抗,直到今天……他知道,他必须做出决断了。

抿着唇,北归放下了那只冰凉的手,接着探向唐千鹤的左胸,略一犹豫,还是刺了下去。

干涸的身体流不出血液,却有一抹晶莹在心脏的位置闪烁,北归僵了几秒,然后垂着眼,指端用力,将那东西取了出来。

——一粒晶莹剔透的晶核,红枣大小,内部似乎流动着幽光。

和池下说的一样。

异能者们不会凝结晶核,他们的能量存在于血液里,但唐千鹤却是一个例外,她的能量太纯粹了,以至当她升到s级之后,能量便凝出了实体。

那么,这个果然是唐千鹤本人了。身体可以仿制,这枚独一无二的晶核却不造不得假……

是本人呢……并非李代桃僵,而是真正的,真正的唐千鹤……

北归恍惚了一阵,回过神,咬咬牙,他伸出右手抓住了棺材的边缘,手指蓄满了力,却又顿住,低着头,最后望了棺中的女孩一眼。

“……一定会找到你。”

轻不可闻的喃喃落在空气中,北归闭上眼,用力合上棺盖,旋身往外走,快步走出密室,感应门在他身后合上,自动落了锁。

他一直走一直走,来到了太阳底下,慢慢顿住步子,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

指尖还残留着金属棺的冰冷。掌心里,那枚晶核卖力地展示着自己,存在感满满。

“——就是这个?”

修生生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北归合拢手指,将晶核纳入掌心,抬眼看他。

没有介意他“藏”起晶核的小动作,修生生只是平静地告诉他:“文蓁在欧洲赶不回来,我让简妮在机场等我们。走吧。”

“……你都准备好了?”北归问。

修生生反问:“你觉得我需要准备什么?”

“……”

日光之下,黑发青年的瞳仁平稳深邃,显出一种沉静的黑。

沉静,是因为心中早已有了决断,无论此行结果如何,都能从容接受。如愿以偿,当然值得欣喜,倘若希望落空……亦不会因此气馁。

北归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是啊,有什么可准备的?如果她人在那里,那他就将她带回来;如果她不在那里,那他就回到过去,将她从时间的长河里捞出来……有了这枚从她身体里取出来的特殊晶核,今后研究时空机的时候,一定会事半功倍吧。

啊啊,竟然会觉得胆怯……他这半年还真是过得挺凄惨的,胆子都缩回去了。

那么,去吧。

去乌明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