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 Chapter .99
听书 - 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Chapter .9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末日一定是我死掉的姿势不对!最新章节!

八月,乌明岛,碧海蓝天。

海浪涌上沙滩,激起雪白的浪花。浪潮退去之后,沙滩上多出了繁星般的贝壳,异彩纷呈,形状各异。

女孩子光脚走在沙滩上,左腕挂着一个塑料小桶,小指勾着一双沙滩鞋。她低着头,走走停停,不时蹲下来,捡起某个半掩在砂砾里的贝壳,端详一阵,露出满意或不满意的神色,然后将战利品放进塑料小桶里……或是直接抛回海中。

池上找过来的时候,那个小桶的底部才刚刚装满,女孩子正准备往更远处探索,忽然感觉到一道视线,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前的俊秀青年。她笑起来,指了指小桶,意思是问他要不要一起。

海风吹起她的齐肩短发,又涌向池上,他能从咸腥的海风里分辨出那一丝属于她本人的气味,是藕花的香,如六月煦暖的日光,掠过他鼻端。

他走过来,将她有些凌乱的发拂到耳后,然后告诉她,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差不多该回屋休息。

她显然有些遗憾,不过还是乖巧地依从了他的话,将双手伸进海浪里涮干净,接着是沾了砂砾的双脚……接着出了点小麻烦,每当她将一只脚冲刷干净,正准备清理另一只,海浪就会很及时地涌过来,把她刚洗好的脚丫再次弄得一团糟。

这么反复几次,她站在原地,拎着沙滩鞋,面露难色。

其实她不是第一次因为这种事为难了。池上在心里略略算了算,大概有……二十多次?自从她被允许独自前往海滩,每回他来这里找她,她都会为同一件事发愁。起初他告诉她不用在意这种细节,简单洗洗,穿上沙滩鞋回去就可以了,后来他找到了更好的办法——

他抱起她,在她有些惊异的时候,捉过她的两只脚,在海浪里随意冲了冲,然后抱着她往海滩的反方向走。

女孩子的诧异只在一瞬,随即朝他笑了一笑,瞳仁里仿佛蕴了海水的光泽,看起来楚楚可怜。柔顺地扬起手,环住他的脖颈,她将侧脸贴上他的胸膛。

理论上来说,这应该是个非常温情的反应,但池上却感到了一缕怅然。

一年前,唐千鹤从这个身体里醒来,眼睛由初睁时的失神变为茫然的清明,转头看了他一眼,喃喃了一声“池上”,便又陷入昏睡。那时他震惊于“人偶”竟然真的变成了“活人”,思绪混乱,也没多想,抱着她悄悄离开了白藤区,连夜赶回乌明岛,一番人仰马翻的体检之后,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似乎是因为感应到了“本体”濒临死亡,唐千鹤的意识自动逃进了附近最接近本体的容器——也就是唐千鹤的人偶中,人偶护住了她即将溃散的意识,但更多的便无能为力了。

那时唐千鹤一天要睡二十个小时,在清醒的间隙中也不理人,除了最开始她说了一句“池上”,那之后她对对于任何人的任何问话,都没有半点反应,目光落在虚空里,表情空白。她谁都不认得,也不在意了。

睁开眼就发呆,时间到了倒头就睡,这种令人担忧又无奈的情形一直持续到今年四月,池上结束了一项颇为棘手的任务,回到乌明岛,先照例到双亲面前露了个脸,然后去了她的房间。

推开门,他看到她坐在暮春的日光里,双手握着一个相框,听到声响,她偏过头来,眼睛黑白分明,视线落在他身上,凝视了几秒,又低头看了看相框,再抬起头,歪着脑袋看他,说了第一句话——

“‘臭大哥’……?”

“……”

后来池上才知道,在他外出的时候,池小楼经常跑到屋里找唐千鹤玩,有时塞给她小点心,有时给她念童话,更多的时候,池小楼把她当理发师的树洞,各种吐槽……结果,在池上不知道的时候,这个懵懵懂懂的唐千鹤就这样接受了相当不妙的启蒙……

从人偶身体里醒来的唐千鹤好骗得很,你说什么她都信,因为她把什么都忘了,连地球是圆的这种常识都忘得一干二净。幸好某些身体里的本能还在,还不至于需要别人手把手教她吃饭穿衣。

从她说出第一句话开始,她的睡眠时间开始缩短,心智也在飞快增长。当她一天只需要睡十个小时的时候,她已经能心算出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也能独自煎出一个火候正好的荷包蛋了……总的来说,人偶正在成长为一个人类少女的样子,身量也从最初的不足八十厘米,长到了一米六二……虽然比起“本体”还矮了四厘米,但这个高度已经算是可喜可贺了。

四月到七月,四个月间,池上推掉了所有的任务,陪在她身旁,替她打点一切,守着她,看着她,看她越来越像记忆中的那个女孩,性子却比她娇柔得多,眉目温婉,轻声细语……于是突然有一天,他意识到有些地方出了差错。

这具躯壳里装着的意识,确实是“唐千鹤”没错……但她的性格却被重塑了,亦可以说,“唐千鹤”这个人格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并不讨厌现在的她,只是,有时会觉得……

缺了些什么。

爱神一面嘲讽池上得陇望蜀,好不容易独占了唐千鹤,居然还敢嫌东嫌西;一面又不得不承认,第一人格说得有道理。

这个小白花似的唐千鹤,绝对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那个。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红杏出墙。】爱神和他抱怨,【明明是同一个人,怎么差那么多?】

话虽如此,爱神对唐千鹤还是非常好,好到唐千鹤两天看不到爱神,就忍不住问池上爱神什么时候才出来。

就像现在,她窝在池上的怀里,一边揽着他的脖颈,一边问他:“小爱还没醒吗?”

“嗯。”大约还要睡上十天半个月。

她得到答案,扁了扁嘴,不再出声。但池上知道,过几天她肯定还要问的。同样的问题,她已经问了三遍……她真是非常喜欢爱神。

池上没有告诉她,在另一个世界里,爱神直到2025年10月,才开始进入间歇式的睡眠,这个世界却早早就开始了……因为她的相当一部分能量,都用来供养“人偶”了。

说到底,仿真人偶这种异物,不靠人的精气供养,就无法存活下去吧……

唐千鹤现在使用的身体,制造者是池下,他对唐千鹤的情况也颇感兴趣,仿着她的例子进行了数十次实验,却再没出现人偶“苏醒”的情况。

事情发展到现在,连池下也不知道未来究竟会如何,这一刻唐千鹤能走会跳,与常人无异,但也许下一秒她就会突然倒在地上,失去呼吸。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池上说自己想娶她,也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

想到自己稍微和母亲透露了点想法,就惹来一阵歇斯底里的反对,池上觉得头更疼了。而且他怀疑母亲正在考虑怎么不着痕迹地除掉唐千鹤……那个人真的做得出来。

池上低头望了怀里的小白花一眼,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离开了乌明岛,光靠池小楼,根本没法从老妖怪手里护住她。

看来有必要先带她出去躲一阵……也许等生米煮成熟饭再回来比较好?或者干脆等有了孩子再回来……

他将她抱得更紧了些,低声唤她的名,她温柔回应。

“你想去外面看看吗?”

她微微睁大了眼,踌躇了一会儿,摇头:“不想。”

“……为什么?”他以为她应当很想出去,每次他和她讲起外面的世界,她的眼睛都特别亮。

“小楼说,岛外很危险。”她一字不差地照搬了池小楼给她的科普,“‘外面有会吃人的丧尸’。”

比起“恐惧”,女孩子的声音里其实更多的是“好奇”。对于这个只有四个月的记忆new·唐千鹤,“会吃人”这种干巴巴的形容无法造成实质的恐惧。所以只要池上再问一遍“你想去外面看看吗”,她就会欢欣鼓舞地点头。

但池上却没再出声,因为他正在认真思忖唐千鹤的顾虑。

确实,如今外界的情况越来越恶劣了。由于惧怕弗兰病,异能者们不敢再食用晶核,异能等级止步不前;另一方面,没有类似顾虑的丧尸却在肆意捕杀人类,食用血肉,不断进化。异能者和丧尸的力量对比正在悄然改变。

为异能者和免疫者们建造的宇宙飞船“白风号”,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成,但继续这样下去,只怕等不到“白风号”全面竣工的那一天,人类就死绝了。

想起这些糟心事,池上也没了和妹纸你侬我侬的心情,将唐千鹤送回房间里,吻了吻她的额头,嘱咐她好好休息,便转身离开了。

唐千鹤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站起来,抓起塑料小桶,走到盥洗室,将泥沙冲刷干净,然后捧着贝壳走到阳台,把贝壳一一摊放在象牙色瓷砖上晾晒。

做完这一切,她忽然注意旁边的瓷砖上多出了几点亮灿灿的光斑——仿佛阳光透过水晶摆件,在地砖上折射出了七彩的光,那般绚烂耀眼。

她微微一怔,转过身,循着光芒的反方向望去——

身着米色上衣的男孩子,面向着她坐在栏杆上,晃着双脚。他的拇指与食指间夹着一颗晶莹璀璨的珠子,方才她看到的彩光,正是日光透过这枚珠子投下的。

他冲她招招手:“哟~”

她无措地站在那里,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一个陌生人坐在她的阳台栏杆上,她似乎应该大声呵斥他,或者呼喊救援,但不知为什么,她有种直觉,虽然对方现在挂着笑容,但只要她敢喊,他就会立刻做出让她哭都来不及的事。

浑身僵硬,她像被孤狼盯住的家兔,一动不敢动。日光似乎变成了某种森凉的动物,在皮肤上缓缓滑动。

时间变得无比漫长。许久许久,男孩子唇边的笑意终于带了些真诚。他跳下栏杆,朝她走来,绕着她转了一圈,然后摸摸下巴:“好像矮了点……”

他朝她伸出手,她慌张地往后退,和他拉开距离,磕磕巴巴:“你、你怎么进来的……”

“嗯?就这么进来的啊。”他话语刚落,整个人突兀地来到她面前——就像他们之间那两米的距离根本不存在那样——他们相距咫尺,然后他弯下腰,在她唇角响亮地亲了一口。

她吓得猛地推开他,连连后退,退得太猛了结果没稳住,直接跌坐到了地上,他立刻不给面子地笑起来。

地砖冰凉,她打了个哆嗦,缩手缩脚地跳起来,泪巴巴的,不敢破口大骂,只敢用眼神控诉他,结果对方立刻露出仿佛吞了苍蝇似的表情。

“……好吧,我现在有点相信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男孩子说着意味不明的话,走过来,捉住她的手,无视了她微弱的挣扎,将那个透明的椭圆珠子放在她手心,“握着这个呢,有感觉吗?”

“……”她盯着手里水晶雕件似的玩意,迷惑不解。

对方面露诧异:“没有感应吗……和池下说的不一样嘛……不过他也是猜测,猜错也是有可能的。”说到最后已经变成了自言自语。

唐千鹤竖起了耳朵。“池下”?他认识“池下”?

她稍微壮起了胆子:“你是池下的朋友?……你,你叫什么名字?”

“……”

他的沉默让她悬起了心,正想弱弱地说“要是不方便的话,不说也可以的”,他却突然俯身过来,又往她唇上啄了一口,惊得她差点又要摔到地上,白着脸看他,却见他似乎心情好了许多,笑眯眯的:“北归。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那个笑容简直像是从黑泥里透出来似的……小动物果断摇头:“不问,我不问了。……还有这个,还给你。”

大灰狼没接她递过来的晶核,歪着头看着她:“不问了?别啊,我还想着你每问一个问题,我就亲你一口,结果你这么精明……我很失望呢。”

“……”事实上,她也正觉得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光看他的脸,就能猜到他肯定是在想什么掉节操的事……为什么呢←_←

北归“啧啧”两声,半真半假地说:“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我姑且还是问一句,该不会你是故意的吧?是的话坦白从宽哦。”

她更迷惑了:“……故意什么?”

他眼神幽深,仗着身高俯视她,却不说话,唐千鹤只觉得有一股寒意从他身上散播开来,无形地逼向她。

他在试探……这个想法刚从她脑中滑过,房门突然被踢开了,池小楼跑了进来,行色匆匆,接着他看到了室内的不速之客,大吃一惊,脚下急刹车——

“小楼!——”→这是一脸“来得正好快救宝宝脱离魔爪”的唐千鹤。

“哦,来得挺快。”→这是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北归。

“……”→这是本来跑过来想给池上通风报信,结果发现敌人已经深入后方,于是一脸懵逼的池小楼。

屋里陷入诡异的静默,唐千鹤拼命给池小楼打眼色,小少年紧紧抿唇,如临大敌地盯着北归。

这时走廊里传来复数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终于抵达门外,接着陆续有人走进来,第一个是池上的母亲,至于第二个和第三个,如果唐千鹤还有过往的记忆,她就会认出那是修生生和简妮。

“千鹤,过来。”池家的女主人说。

唐千鹤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局促地站到她面前。

最近一直对她态度微妙的池家女主人,这次神情亲切地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推到那一男一女面前,说:“这是你过去的朋友们。他们找了很久才找到你,你不想和他们说点什么吗?”

唐千鹤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听说过自己因为出了意外,从昏睡中醒来后就忘记了许多事;她也想过或许自己在这世上还有其他亲朋好友,但因为池上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她的想法,所以她也没再多想……

一直以为自己和世界的联系就只有“乌明岛”而已,现在却突然被告知自己原来还有其他朋友……女孩子多少有些激动和好奇。

她端详起这一男一女,足足打量了半分钟,然后尴尬地发现,自己对他们毫无印象……如果非要说有什么观感,那只能说,她的第一印象告诉她,左边那个短发女孩似乎比较好相处,至于右边那个俊逸的黑发青年……虽然他在笑着,可她不知怎么的,总觉得那个笑容里藏着獠牙似的……

她有点慌,下意识地寻找起能够令她安心的那个人,然后才想起池上不在这里。

在原地僵了几秒,她飞快地瞅了他们一眼,又低下头,嗫嚅着说:“那个,你们好,我是唐千鹤……谢谢你们来看我。”

这句客气味十足的寒暄引发了长久的死寂。唐千鹤觉得四周的温度正在急剧下降,空气里全是冰渣。

忽然,短头发的娇小女孩向她走了过来,唐千鹤心慌意乱,正想后退,右手却被对方握住了。

温热柔软的触感让她愣了愣,往后缩的动作也不自觉地顿住了。

“真的什么都忘了吗?”短发女孩说,声音带着浓重的悲伤。←没错,这位就是在故意夸张,要知道对付心软的人,哀兵政策确实挺好用的。

真·小白花无措地看着短发女孩,迟疑了一阵,低声安慰她:“说不定……还会想起来的。”

她一面说,一面止不住地背后发麻,因为感到两道视线一直盯着她,一道来自北归,另一道……来自那个黑发青年。

那种令人心惊胆战的目光……他们真的是她的朋友吗?该不会是仇人吧……

她的左手还握着北归之前硬塞给她的水晶雕件,方才池小楼出现得太凑巧了,她还没来得及将这个还给北归。想到这里,她连忙转头看向北归,朝他摊开左掌:“这个……你拿回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