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莫倾江山 > 第一百八十六章去往冷宫
听书 - 莫倾江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去往冷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莫倾江山最新章节!

怀了龙脉的莫知遥自然被获准可以自由走动,除了一直随侍在身侧的侍者侍女们,自然还会有些武艺高强的内宫高手在暗中保护着,至于这是保护还是监视那就见仁见智了。

棠倪燕与严继究的关系除了凌霁等人是没有人知道的,就算派了些密卫监看着,却又不能做的太明显,特别是不能让外人看到或知道,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被百姓知道连一国之母皇后娘娘也是犯了欺君之罪的,或者说连一国之母都与谋反之人有关联,都不能让人放心信任的话,那真的就是要天下大乱了。

所以,虽然有密卫监看着,但也只是在暗处,她基本的行为生活是不会列在规范内的,像是偶尔去安乐殿关切询问太上皇的病情,或是听说莫知遥有孕后,前去关怀慰问之类的,凌霁都给予了她极大的自由。

出乎大多人意料之外的,莫知遥每日是会四处晃晃,只是最常去的竟是棠倪燕的宫里,不懂内情的人就说她懂为人处世之道,或者说她还顾念旧情,以现在皇后的处境,一般人是不敢随意接近的。

毕竟棠倪燕是正宫,而且是一国之母,册封的时间也比莫知遥来的久,可她那么久以来不曾传出有孕过,不管一个皇后爱不爱皇帝,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怀上龙脉,并诞育龙嗣都是最基本的,也是必须的。

要是按照常理,以棠倪燕这样的身份处境,是最不愿见莫知遥的,可她们俩却恰恰与所有人想的相反,不仅常见面,而且看样子感情还颇好。

从她们俩人如此多的接触来看,引起的微词虽多,却没有人声张或是碎语,也就内宫里服侍两人的知道,外面却没有传出去,想来是被人压下去了,至于是谁压下去的,这样的小事又有谁会去在意呢。

一个昭仪娘娘怀上龙脉,一个皇后不仅不恼怒,而且还甚是关心,并且这个皇后还是被监看起来的,这样的事,若是放在以前,又怎么会是小事呢,只是如今情势复杂,与当下的大事一对比,这件事确实成了小事。

莫知遥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可以说莫家出了这样的事,莫知言便很清楚,接下去轮到的便要是自己了。

严继究看莫知遥这一计不成,便会想到她这里,他知道莫知遥这样的事是对付不了凌霁的,只有她,才会影响到凌霁。

果然,不出五日,也就是在年节的前两天,民间便开始有谣言开始疯传,自然,这次的谣言不仅惊天,也更加说的有板有眼,可信度更是极高。

莫知言自然早就有数,这次的事定是要说到她身上来了,果然,这流言说的确实是莫知言。

谣言说当朝贵妃娘娘并不是南诏公主,有熟悉南诏或是曾经在南诏经商过的人出来说,南诏并没有她这么一位丰姓公主,早前的南诏王的姐妹都早已是已婚妇人,而且年纪也颇大,最小的怕是都要比当今皇上大上一轮,而当今南诏王除了之前短命做过一段时间南诏王的长兄之外,也并没有同胞姐妹。

而如今顶着南诏公主身份进宫,坐上贵妃之位的这位假南诏公主便是莫啸堂的大女儿,那个无故失踪没有进宫入选,还要当今昭仪娘娘为其顶替入宫的莫知言。

而这莫知言也是因为之前没有入宫,而去往江湖一段时日,结识认了南诏王丰佑,并结拜为兄,才给了她这南诏公主之名,至于她为何之前不入宫,而之后还要顶着南诏公主的名头入宫选妃,这里面的谣言那就难听的不能入耳了。

这样大的流言若是真的,造成的后果无人可以想象,更何况是如今凌霁这般岌岌可危的江山,百姓们从得知这个事情开始便可以骚动,这么离谱的流言,所有人自然都希望是假的,只是传的如此有鼻子有眼,可信度又颇高,还有从南诏经商回来的人作证,要说这事是假的又很难让人信服。

而且更糟糕的是朝廷中的重臣们也已经议论纷纷,他们更担心的是这样的事不是说影响凌霁这个皇帝,而是这事影响的会是玄成与南诏之间的关系。

若是这事是假的,那只要揪出造谣者,予以重罚便可,但这要是事实,那么不仅是莫知言或是莫啸堂骗了凌霁,骗了太上皇,而是丰佑,是南诏,骗了凌霁,骗了玄成!

这不仅是抄家的大罪,而是祸害两国邦交的大罪!

任谁都担不起。

这些流言莫知言料的到是严继究传出去的,也知道他迟早会用这样的事来对付自己,太上皇只提醒过严继究谋反的事是他安排的,其他就没有再说什么,若是谋反这些莫知言早就有了准备。

只是,这次的事情不一样,若是太上皇还清醒着,她或许还能想到对策来对付,只是如今太上皇昏迷不醒,严继究做的这些事是否还是原来他授意的那样,已经不得而知了,若是太上皇授意的事情,原本最多是对付自己,而若不是太上皇授意的,只怕伤害到的就会是凌霁。

要是这样那就不知道事情走向会是如何,事情便成了无法预知性,造成的后果也不能想象,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事情出了就不能不处理,只是这一下,凌霁总不能再出个莫知言也怀孕这一招了,用过的办法想来是不能再用。

莫啸堂自然还在被召回帝都的途中,莫知言禁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这事若是要审问清楚,那么势必还要请南诏王前来帝都一趟。

只是若是请南诏王来玄成帝都作客那还好说出口,若是要他来帝都接受审问,那又如何能说出口,不管南诏与玄成是否是邦交好友,就是隶属玄成的一个藩王,也不可能说让他来就让他来,何况还可能被治罪。

毕竟现在是各地谋反之时,总不能请人在这个时候来帝都谈风花雪月吧,再说明摆着是请人来对质的,也不可能用骗的方法将人请来先,然后定罪吧,怎么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南诏,何况如今玄成与草原又在战时,少一个敌人总比多一人敌人要好。

于是能不能让南诏王自己来玄成认罪,成了一个大问题。

莫知言知道,有些事该她承担了,有些事也该轮到她来出面解决。冷宫,她必须去,南诏,或者说丰佑,也该由她来出面调解。

但是从古没有任何一任妃子是自己要求去往冷宫的,这必须是皇命下来,她才有理由去,不然,怕是又会引起一阵轩然。

凌霁在议政殿里见了她,屏退了四下所有人,只留下两人单独自在的谈话,莫知言摘下所有装饰和锦衣,妆容淡雅,衣装质朴,完全是一副将要去往冷宫的模样,她一进来便对着凌霁行了跪拜礼,凌霁自然以最快的速度步出扶起了她。

莫知言一笑,从容淡定,不是在征求凌霁的意见,而是已经决定好了般的通知他一声“我去冷宫待几日。”

她从来都是自己决定,从来不与人商量,不听别人的意见,这样的人坚毅,却武断,也不有趣,但会让人心疼。

凌霁的手紧了紧,握上莫知言的手腕,碰触到了她的手指,寒日里,她穿的不少,可他碰到的地方,都是……冷的。

他的眼神里似是有什么要说,却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一句算是安慰又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话“委屈你了。”

莫知言嘴角一抹轻浅弧度,那弧度里是抱歉的意味“如今这样的形势我很明白,去冷宫待着,其实是将事情都甩给了你,你才是最累的,我反倒落了清闲。”

凌霁握起她的手呵着暖气,寒日里,这般的温柔才暖心“你去冷宫,没人再将你的事拿来威胁我,我其实也是省心。”

莫知言抬眼看他,用着月光般柔和浅淡的清澈眼神“丰佑那里,我会给他写封信。”

其他事情她帮不上忙,但丰佑那里她或许还能说的上话,再说这么做也是为了丰佑好,让两方在陷入僵局之前将事情解决掉。

这么说着的她很平静,也是必定的口吻,连莫知言自己也滞了下,原来这么多事情之后两人在这样的危机时刻,竟还能用这么冷静的商量语气说话,真是难得啊。

提到丰佑时,凌霁突地笑容一窒,开口“你最好提醒他稍安勿躁。”

“什么意思?”

凌霁低声说,那声音里有清冽的冷“你知道他脾气爆,你这入冷宫的事传到他耳里,不是说来不来帝都,怕是在边境就会给我弄出些麻烦。”

凌霁想的也很有道理,丰佑会乖乖在南诏待着,主要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凌霁对莫知言尚可,但他如今离的帝都远,而莫知言身份的事已被戳穿,这样的流言自然会传到他耳中,若是这次莫知言被打进冷宫的事被有心人利用,添油加醋的传到丰佑那里,确实没有人敢保证丰佑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这些莫知言也想到了,也知道信里会怎么同他说“我明白。”

凌霁温暖一笑,换了话题“叫上静忠去冷宫护着你。”

莫知言仰头,对着凌霁微微笑着,那笑里是安心的意思“还是我自己去吧,多了人照顾,别人会说闲话。”

“有个人帮衬着,我也放心些。”凌霁拉着她的手,紧紧的,没有松开“真有事时,他也能护你周全。”

凌霁决定的,她再不应就太过分了“好。”

“放心,也就一段时日,很快我就去接你。”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