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不死狂帝 > 第一章 血脉被废
听书 - 不死狂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血脉被废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不死狂帝最新章节!

北冥大陆,大陆之子试炼场。

这里汇聚了整个北冥大陆十五岁以下的天才少年,这些天才少年并不是由各地推荐而来,而是由号称北冥大陆第一大宗天机宗的镇宗之宝天机镜选出来的。

没有人知道天机镜是从何而来,只知道自天机宗建宗开始天机镜就已经存在;也没人知道天机镜是如何判断少年的天赋,但无数年来凡是被天机镜选出来的少年,只要没有中途陨落,均成为响当当的人物。

此刻,大陆之子试炼场中,一群少年正在追赶一个身穿黑衣的少女。少女满头齐腰的黑发有些散乱,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其身上的衣服好些地方已经破损,显然这般追逐并不是刚刚开始。

“前面是悬刃崖,我看你往哪里跑?”

一声讥笑从少女身后传来,随着话音落下,少女停下脚步,正如话音所说少女的脚下就是大陆之子试炼场最为出名的悬刃崖。

悬刃崖,据说是一位大能一刀劈成的,深不见底,整个崖面寸草不生,光滑如镜!

低头看了看悬崖下方,少女的俏眉下意识的皱了皱,悬刃崖深不见底,如果跳下去,以她现在的实力除了粉身碎骨没有第二个可能。

“哈哈,没处跑了吧?”

又一道讥笑声传来,少女那因为急速奔跑而通红的小脸上闪现过一丝厌恶,继而转过身来,美丽的大眼睛极度冰冷的看向前方不远处那为首的少年。

少女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精致的脸颊看起来像个洋娃娃,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粉红的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美人胚子,长大后肯定是那种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

“雪蝶,赶紧把两朵洗髓绮梦花交出来,并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和他们说说饶过你。”为首的少年笑眯眯的说道。

雪蝶,就是黑衣少女的名字。洗髓绮梦花顾名思义有伐骨洗髓之功效,服用此花,可直接越过后天之境达到先天之境,而且会进入一个演化元力的梦境。

元徒就是后天之境,主修炼身。元徒之上是元者,元者是先天之境,只有达到元者级别,才可以修炼出元力,真正踏入修炼者的行列!而且洗髓绮梦花只有大陆之子试炼场才有,外面一花难求。

闻言,雪蝶并未答话,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周,似乎是要把眼前的这些人记在心里,继而小手轻轻一握,一把火红色的长剑凭空出现,剑尖前指,其意不言而喻。

“你……”

为首少年眼眸中浮现出一丝狰狞,但很快就消失不见,“雪蝶,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你还是这样,难道除了那个人外,就没有人能让你开口说话吗?我对你的心难道你不了解吗?那个小杂种已经死了!”

“骆天剑,你设计我和龙小凡?”

雪蝶愣了一下,俏脸瞬间变得冷若冰霜,她本就聪明伶俐,一瞬间就想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龙小凡就是骆天剑口中的那个人,本来两人在一起修炼,却意外遭遇到一头二阶魔兽,二阶魔兽对于他们这一群人来说就是不可招惹的存在,为了引开这头魔兽,龙小凡以身犯险独自一人离开。

而她在追赶时却又非常巧合的在不远处看到两朵洗髓绮梦花,她本以为是好运来临,但在她摘下洗髓绮梦花时,眼前这些人又很及时的出现,这根本就是有预谋的。

“他死了,你就为他陪葬!”

火红色的宝剑上暴涨三尺剑芒,毫不犹豫的朝骆天剑斩去,那凌厉的剑芒泛着冷光,似乎代表着雪蝶此刻的心情。

“好!很好!”

见状,骆天剑眼眸中的狰狞再度浮现,有些竭嘶底里的吼道:“既然这样,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一柄银白色的长刀凭闪现而出,在火红色光芒即将斩中的那一刻横在身前。

呲呲呲……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宝剑和长刀碰撞在一起,火花四溅!

噔噔噔……

巨大的碰撞力致使仓促应战的骆天剑朝后急速退去。

一击得势,雪蝶得势不饶人,小脚朝地上一点,身影暴射而出,火红色的光芒紧追而上,朝骆天剑狠狠刺去。

“真以为我不舍得伤你?划花你的脸,废了你的修为,看还有谁要你!”

青紫的脸颊上狠厉之色更浓,骆天剑那银白色的长刀倒插入地,止住倒退的步伐,继而一个旋转,长刀劈向剑尖。

轰!

巨大的反震力让两人同时朝后退去,这一次碰撞,雪蝶退了四步,而骆天剑只退三步,由此可见,骆天剑的实力要比雪蝶强那么一点点。

“你们还等什么?看热闹啊!我的洗髓绮梦花是那么好拿的?”骆天剑朝愣在一边的众人大吼道。

“果然如此!”

雪蝶俏脸上的冰冷之色更浓,望着那清醒后围上来的众人,依然不惧,迈步迎了上去,火红色的宝剑划过地面,“滋滋”作响,犹似一首招魂的乐章。

似乎被雪蝶的气势吓到,围上来的众人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见状,骆天剑那铁青的脸颊更胜三分,大吼道:“怕什么?她元徒巅峰,我也是元徒巅峰,我们这么多人,怕个毛啊!给我废了她,否则把拿我的洗髓绮梦花吐出来!”

骆天剑那丝毫不客气的话语让众人有些羞恼,但洗髓绮梦花实在太过重要,没人舍得放弃!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不上也得上!更何况正如骆天剑所说,他们这么多人,即使境界上不如雪蝶,也没必要害怕什么!

望着那再度围上来的众人,雪蝶缓缓抬起右手,火红色的宝剑横在胸前,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此刻,一道充满不屑的声音突兀响起。

“这么多人围殴一个女孩子,还要脸不要脸了?”伴随着声音落下,一道身影从远处急速赶来。

“小凡?”

熟悉的声音让雪蝶愣了一下,猛然间抬起头望向远方,那略显青涩、让人又爱又恨的脸颊越来越清晰,是他,他还活着。

“蝶儿没事吧?”

穿过众人,龙小凡仔细打量了雪蝶一会,轻声问道。

雪蝶摇了摇头,大大的眼睛同样紧紧的盯着龙小凡,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悄悄走进了她的心扉,就好像生根发芽了一样,赶也赶不走。

“你运气真好,竟然没死!不过废了你也一样!”

雪蝶目光中的惊喜再一次刺激了不远处的骆天剑,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刻,雪蝶和龙小凡已经千疮百孔!

“聒噪!”

龙小凡冷哼一声,转过身来,脸颊上的担忧瞬间褪尽,变得极度冰冷:“我说万兽森林外围怎么会出现二阶魔兽,原来是你搞得鬼!”

“是又怎么样?你能奈我何?你敢杀了我吗?”

骆天剑此刻也不再掩饰,坦然承认,大陆之子试炼场禁止杀人,但却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借魔兽之手杀人,被魔兽杀了,只能说明你笨,这样的大陆之子不要也罢!

“杀你?你真以为我不敢?”

龙小凡冷笑一声,身影一晃,急速突进,在骆天剑惊愕的目光中抬起右手,一巴掌抽在他脸颊之上。

砰!

骆天剑应声而飞,在空中转了几圈狠狠摔在地上,几颗圆咕噜噜的牙齿从其口中滚落而出。

“你找死!给我废了他!”

骆天剑站起身来,几近暴走!猝不及防之下,可吃了不小的亏,但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这是在大陆之子试炼场,不能杀人!但是不能杀人,废一两个人还是没人管的。

得到命令的众人朝龙小凡和雪蝶围了上去,能进入大陆之子试炼场的都是天才,而差不多的年龄下,实力虽说也有差距,但差距并不大,完全可以用人数来弥补这点差距。

“一起?”

雪蝶扭头看向站在旁边的龙小凡,轻声问道,其眼眸中没有一点紧张,相反还有一丝丝兴奋。

抬手擦了擦雪蝶额头上的汗珠,龙凡摇了摇头,迈步朝众人迎了上去,伴随着他的脚步,一道无比张狂的声音缓缓响起。

“有男人在场的时候,无需女人动手,更何况一群小杂鱼,我一个人足矣!”

“小屁孩,还男人?典型的大男子主义!”

雪蝶嘟了嘟小嘴,但却很是听话的站在一边观战,脸颊上浮现出一抹想掩饰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意。

龙小凡的一句话无异于导火索,瞬间激怒了围上来的众人,能进入大陆之子试炼场的可谓都是天才,哪一个没点傲气!天才被人当成小杂鱼,他们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真以为人多就牛逼了!金龙变第一变!”

金龙变,血脉赋予龙小凡的武技,瞬间增强自身力量和防御,提升一个小境界,持续一刻钟,使用后有一定时间的虚弱期。

龙小凡本就元徒巅峰修为,使用金龙变后,由于没有元力,无法跨越大境界进入元者,但元徒巅峰也有强弱之分,此刻的他就是巅峰中的巅峰,对阵普通元徒巅峰,直接碾压不在话下。

进入大陆之子试炼场后,龙小凡从未用过金龙变,力量、防御、境界的提升虽说感觉很爽,但爽后的虚弱期却不是那么好过的,尤其是在这危机重重的大陆之子试炼场上,进入虚弱期就意味着死亡的临近。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怒之则流血千里!

龙小凡不知道雪蝶是不是他的逆鳞,但在看到雪蝶被人逼到悬崖边上的那一刻,他心中突兀爆发出滔天的怒火,此刻,他只想杀人,别的统统都不考虑。

砰!

一声巨响,在众人那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一个少年脑浆迸裂缓缓倒地,红白之物溅了周围人一身,这种情景让一些人甚至呕吐了起来!

“就这样,也敢来试炼场,回家找你娘喝奶去吧!”

龙小凡冷笑一声,犹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冲入人群,紧握的双拳无比精准的落在一个又一个少年的脑袋上!

砰砰砰……

犹如瓜裂的声音不断响起,一个挨着一个少年缓缓倒下,片刻后,在场的众人除了龙小凡和雪蝶外,只剩下骆天剑在场。

“你……真敢……杀人?”

眼前这一幕让骆天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滚滚而下,说话也吞吞吐吐。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龙小凡敢杀人?难道他不想要试炼场的奖励了吗?要知道那奖励对于一个元徒级别的修炼者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你不是看到了吗?下个就是你!”

龙小凡冷笑着朝骆天剑走去,那身影犹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一般,瘆人至极!

“不要……杀我!”

龙小凡的狠辣彻底镇住了骆天剑的心神,心神失控之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极度的恐惧让他下意识的朝后挪去。

“拿命来!”

伴随着龙小凡的大喝,其身影急速突进,拳头狠狠朝地上的骆天剑砸去。

“恶毒的小子住手!”

一道虚幻身影凭空出现,在间不容发之际挡下了龙小凡的夺命之拳,紧接着虚幻的身影缓缓凝实,一位白发老者挡在龙小凡和骆天剑之间。

“小子,你违背了试炼场的规则,死不足惜,但试炼场不能杀人,所以废你血脉,留你一条小命滚蛋吧!”

声音落下,白发老者一指点在龙小凡额头之上,继而大手朝空中一挥,一道裂缝凭空出现,接着一脚把龙小凡踢入裂缝之中!

“小凡……”

在裂缝合拢的刹那,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似乎穿透了时空,传入龙小凡耳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