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国王是怎样炼成的 > 第五章 初入深山
听书 - 国王是怎样炼成的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章 初入深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国王是怎样炼成的最新章节!

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乡间的小路上,只听得传来一声声“慢点,慢点,等一会”。

四年前只能远远跟着路大夫后面的洛欢如今却跑在了路大夫前头,直让路大夫感叹岁月不饶人啊。

“师傅,快点,快跟上。”

“洛欢,快停下,走错了。”

“没错啊,师傅,我们不是一直都是这么走的吗?”

“洛欢,我们不回去,我们去山脚下杏花村,为师在那有一间木屋,我们在那住一晚,明早就上山。”

“师傅,我们上山干嘛?”

“洛欢,你忘了遗训了?”

“实践出真知吗,我知道。”

“这四年来,你随我跑遍了附近大小村庄,也见识了不少病患,但你还欠缺最重要的一样,你根本不会采集草药,也不知去哪找,此次上山就是为了弥补你的缺陷。”

“知道了,师傅。“

师徒二人脚程都是极快,两个时辰后就来到了杏花村。

这是迎面而来一个老人,他头发花白,脸上全是皱纹,步伐却相当稳健,看着师徒二人,脸上浮现出了激动之色,

”路大夫,你回来了,你这一去,就快五年没回来了。”

”张老,一别数载,还是健壮如昔。来,徒儿,见过张老。“洛欢闻言向张老作了一揖.

”这位是?”

“洛欢,王员外的养子,跟我学习医术。“

”王员外?你说的是王大善人吧,那可真是好人,几年前山上的石头突然“哗哗”地落下来,幸亏我们村人大部分都去看县上来的戏班子了,没死几个人。可我们回来一看,房子全塌了,要不是王员外出钱让我们重新盖房,我们就要无家可归了。“

”来来,公子到我家去坐坐。这么晚到我们杏花村,肯定还没吃饭吧,我让老婆子烧几个好菜来招待您。“说完便拉着洛欢往家里走,洛欢被张老的热情弄得有点不知所措,求助似得看向路大夫,却见路大夫满脸笑容,向他点了点头。

......

”来,公子尝尝这道狮子头,全是鹿肉,还有这道水煮肉片,用的是野猪肉。我们杏花村啊,靠山吃山,能拿出来招待公子的也就这些山珍了,还望公子不要见笑。“

看着一旁笑得跟一朵花似得张老,洛欢表示菜很不错,但他吃得亚历山大。

”张老,你客气了,菜很好吃。“

张老听了笑容更胜,说道:”满意就好。“

已经彻底沦为路人甲的路大夫看着眼前一幕,觉得自己有必要出来刷一下存在感,他对洛欢说道:

”赶紧吃,吃饱了我带你回住处,明早还要赶路呢。“

张老很是惊奇,说道:”怎么明早就要走啊,不多住一阵。“

”不了。“

看路大夫一脸的坚决,张老知道劝不动,于是说;”今晚就在我家住下吧,你那木屋几年没人打扫,怎么住的了人。“

”也罢,谢过张老了。“

......

厢房中看着闷头便睡的洛欢,路大夫心中泛起了一丝忧虑,究竟发生了什么。

昨夜用过晚饭后,路大夫本欲就寝,谁料到老管家敲门说王员外想见他。

路大夫很是奇怪,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四年来时常与王员外时常打交道,两人关系也就不再那么生分,时常聊聊天,喝喝茶什么的,有什么话不能明天说,偏偏要挑这个时候说。

路大夫跟着老管家来到了书房,却见王大富愁眉不展,路大夫走上前去,问道:

”王员外,有何要事,深夜召见老朽?“

”路大夫看在我们相交多年的份上,明天带洛欢悄悄离开,去上山,如果两个月内我没有派人来寻你,你就带洛欢去寻他二伯。“

路大夫一听,大感不妙,这听着像是在托孤啊,连忙问道:”员外,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老朽可以帮忙的吗?“

王大富惨然一笑,说道:”路大夫,你能帮我的就是带洛欢走。其他的事情太过严重,还望先生成全。“

......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路大夫苦思冥想,却怎么也没个头绪,双眼无神地看着墙面,直到外面一声鸡叫,才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唤起洛欢,打算先洗漱一番再赶路。

推开门,却见张老在院子里面砍柴,张老回头一看,说:”醒了,小老儿我年纪大了,睡不了多久就醒了,我劈柴没吵到你们吧。“

”张老客气了,要不是我叫醒他,洛欢那孩子现在还一脸睡意呢?“

”小老儿心想,这些东西也许你们用得着,这是小老儿年轻时做到,现在老了,用不着了。“

”张老有心了,几年没上山,我都把这东西给忘了,谢谢张老美意。“

路大夫从张老手中接过两把猎弓和两壶箭,冲屋内喊道:

“徒儿,洗漱完没有,我们该上路了。”

“师傅,好了,我来了。”洛欢急忙跑了出来。

路大夫见洛欢出来了,便背起包裹准备走了。

“等等。”还没走出几步,就传来张老的喊声。

“这几个馒头刚出炉的,还透着热乎劲,你们拿着路上吃。”

“谢过张老了。”

.......

“徒儿,这把弓还有这壶箭你自己拿着,山上豺狼虎豹甚多,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为师在山上有一竹屋,我们争取在午时赶到那。这两馒头你快些吃了。”

“知道了,师傅。”

随着山势越发陡峭,小径渐渐消失不见,到处是茂密的森林,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射下来,稀稀疏疏的,整个树林只有风吃过的“沙沙”声,显得分外阴森。

洛欢对这环境很是不适应,他紧紧地跟在路大夫的后头,亦步亦趋地走着。

路大夫不由地有些好笑,这孩子的胆子怎么这么小,还得多锻炼锻炼,怕成这样可不行。

路大夫带着洛欢一路前行,忽然他停住了脚步。

洛欢就只顾着看着师傅脚后跟前行,没有发觉,直接撞到了师傅身上,只听得“哎呦”一声,路大夫眼疾手快,捂住了洛欢的嘴,同时拉着他一起蹲下。

“徒儿,莫要出声,前头有头野猪,我们在下风口,它闻不到我们。看为师给你展示一番。”

只见路大夫从背后拿出一根箭矢,把箭矢架在弦上,看了几眼野猪,猛然站起,拉满弓弦,随后只听嗖的一声,箭矢直奔野猪而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洛欢都忍不住想给师傅一个好评。

“不好,徒儿,快上树。”也不等洛欢反应过来,路大夫赶忙扔到猎弓,双手举起洛欢就往树上扔。幸亏洛欢这几年多多锻炼,不然还真反应不过来,只见洛欢双脚发力,紧紧夹住树的主干,然后双手用力把身体拉了上去。

路大夫见洛欢已经上去了,便也寻了棵附近的树爬了上去。

刚一上树,就只听一声响彻森林的咆哮声,一头成年牛大小的野猪顶着两根巨大的獠牙跑了过来。野猪的左眼上插着一根箭矢,显然是路大夫的杰作。它站在树下前腿刨着地,同时冲着两人疯狂地吼叫着,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师傅,怎么回事啊?”

看着徒弟幽怨的眼神,路大夫讪讪说道:”徒弟啊,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为师忘了这只是猎弓,不是为师的两石强弓,不然必能一击制敌。“

”师父啊,现在怎么办啊?“

”徒儿,你的弓呢,射它。“

洛欢撇撇嘴,指指地上说:”师傅,我是被你扔上树的,你觉得我还有空去拿弓吗?“

路大夫看了看地上包裹旁的猎弓,说道:”为今之计,我们只能等这野猪自行退去了。“

”师傅,上山第一天就被野猪堵在树上不好吧。“

”没事,野猪耐心有限,也不会爬树,我们很快就会安全的。“

”不是,师傅,你看,那野猪......“

路大夫低头一看,很显然,伤眼之仇不共戴天,这野猪完全放弃了洛欢,开始疯狂撞击路大夫所在的那棵树。

吾命休矣,路大夫在心中哀叹,他选的这棵树并不粗壮,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得葬身猪口。

洛欢看着师傅身处险境,急得直敲树干。

咬咬牙,洛欢决定拼了,他轻手轻脚地爬下树,捡起了猎弓,背在身上,又打开了包裹,拿出一个小瓶子,拔出木塞,把箭矢顶端伸了进去。随后,他把箭架在弦上,拉满弓弦,双手却一直在颤抖,他知道,这一箭,将决定师徒二人的生死。

洛欢死死地盯住野猪,他的眼中就只有这头野猪,其它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了,随后”嗖“的一声,野猪背部中箭了,它似乎想回头,但很快它就重重地倒在了地上,鲜血汩汩而出。

洛欢见这一幕,感觉全身力气好像被抽空,再也站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断肠草汁液,见血封喉,徒儿,做得好。“路大夫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喜悦。

路大夫爬下树,跑向洛欢,说道:

”此地不宜久留,鲜血味会引来大量的野兽。我们快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