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女配要革命 > 0616:番外完
听书 - 女配要革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616:番外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女配要革命最新章节!

北宫逸轩倒是半点不客气,“自家女人,当然是要好好对待的;嫁给我,我不心疼,谁心疼?”

“就算有人心疼,你也不肯。”

说着说着,又说到了不讨喜的话题上。北宫逸轩不再接话,周宇鹤亦是看着亭子里的人嘴角微勾。

这么多年了,他也以为他不是靠着回忆过着的人;可是,床上之人换了许多,却是骗得了身体,骗不了孤独的夜晚。

“这么多年,孩子也有了,我以为,她的那些本事也该尽了,没承想,你们却是忙着生孩子还能做那些事儿。”

轴承升降机,活字印刷,义务教育……

太多太多的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每次收到信件,他都会几个时辰几个时辰的坐在御书房思考;他都会思考,若当年不顾一切将她困在身边,他到底会不会喜新厌旧?会不会如北宫逸轩所说的那般,腻了,便弃之不顾?

自己是什么性子,他很清楚,可是,他更清楚,对于得不到她的遗憾,累积到了怎样的高度。

或许是实在太想她了,他主动提起陪田曼云回家省亲;带着儿子回来,也是想瞧瞧,他与她没有缘分,儿子和她的女儿,有没有这个缘分?

瞧着馨儿,他便是觉得自个儿的主意真的好;五个儿子,三个女儿,他不相信,一个都成不了!

打着这心思,在孩子们玩耍之时,周宇鹤拉着周君夏问道:“君夏觉得馨儿漂亮吗?”

周君夏眸光微转,浅声说道:“漂亮。”

“君夏如今11了,再过几年,就当册妃了,父皇瞧着馨儿不错,君夏若是能将馨儿带回东周,父皇必定重赏。”

田曼云正迈步而来,听着周宇鹤这话,袖中的手微微一紧。

他放不下,便是想让孩子也跟着纠缠不清吗?

周君夏看着周宇鹤认真的眸子,想了想,低头说道:“儿臣害怕馨儿。”

害怕?

眉头微蹙,周宇鹤转眼看去。

只见方才还坐在亭子里的人,这会儿已是不知去向;起身扫了一圈,却见那娃娃从花园里捉了一条碧绿的蛇拿在手中把玩。

看着馨儿,周宇鹤摇头失笑,“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师父宠着,这仨孩子真是胆子大到令人诧异。

周君夏一句‘怕’,让周宇鹤颇为失望;特别是忆起凌峻害怕的牙关打颤,还能伸手抬手接过馨儿给的毒物时,只能感叹,来晚了一步。

其实,哪儿是来的早来的晚?孩子还小,懂什么?周君夏的一句怕,是怕与北煜的人牵扯太多,让母妃心中难受。

回了东周之后,周宇鹤便越发的爱画画;每逢夜深人静之时,他用那紫色的发带将长发随意一束,到了亭子里,一笔一画,认真的勾勒出那人的一颦一笑。

画上美人,低眸浅笑;画边银镯,是这次从北煜带回来的当年之物。

曾以为,鸳鸯铃戴在她手上,终究还算是有一点牵连;不承想,这东西,竟是差点害她一尸两命。

所幸,师父在场,让她脱了险;现如今,他也只能看着这镯子睹物思人。

他给她的,是无尽的伤害;她给他的,却是抹不去的回忆。

夜深人静,看着手中的木簪,久久不能入眠;回忆起那些过往,总会在烛火之中,轻唤一声‘蝉儿’。

金碧辉煌的皇宫,美人无数;享受着美人的温存,心中却觉得空空荡荡。

那双眼,明亮动人,时而狡诈,时而温柔,时而愤怒,时而冷静。冷眸看来时,暗藏着算计,令人瞧着发恨;眉眼弯弯时,如三月春阳,令人瞧着舒心。

打开柜子,看着里头又堆满的画,周宇鹤自嘲一笑。

北宫逸轩说,他不是看着回忆生活的人。他也以为,他不是!

可是,每夜起身作画,是如何也改不了的习惯。似要把遇着她的一切都用笔记下,才能将空洞的地方慢慢填满。

拿出簪子,看着上头栩栩如生的蝉,便是忍不住的勾了嘴角。

“蝉儿。”

轻轻一唤,轻抚着簪子眸光幽深。犹记得,每当北宫逸轩这般唤着时,她总能温柔回应。

“皇上,四更天了,当准备上朝了。”

瞧着皇上又是枯坐到天明,太监放轻了声音喊着,真为皇上难受。

太监是宫中的老人儿,师父跟着先皇时,他便瞧过北煜的安国郡主;如今宫中受宠妃嫔均与已故宁妃相似,旁人都说是忘不了宁妃,可是,谁又知道,皇上这是在念着远在北煜的逍遥王妃?

看着皇上将东西仔细的收了起来,这才伺候着皇上换了龙袍。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

春去秋来无数个日夜,受宠的妃子依旧是那模样,来的再多,受宠的,依旧是有着当年宁妃的模样。

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

听说馨儿年芳15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圣手神医,听说凌大将军家的儿子生的俊逸非凡。

听说馨儿喜爱江湖上的洒脱随性,听说凌峻追着馨儿肆意江湖。

曾经宁夏想要的江湖肆意,如今馨儿却是过的随心如意。

听说,听说……太多的事,都是听说。

看着镜中布着皱纹的脸,看着柜中那些宝贝,周宇鹤只觉得人生这几十年,还不如当初与她争斗那一年来的有意思。

那些日子,他觉得自己是活着的,他明白了什么爱,明白了什么是不舍。

坐上皇位这几十年,美人无数,国事不少;可是,他总觉得心里头少了些什么,那个位置,是他如何填,如何堵,也补不上的。

弥留之际,手中是一方绢帕,发间是一支木簪,手腕上那对鸳鸯铃再不会响,手中那条紫色丝带打着漂亮的蝴蝶结。

这个时候,他莫名的想见见她,想见她,想见她最后一面。

可是,他见不到了。

寝宫四面,一个个柜子闭紧,当老太监将柜子一个个打开之后,周宇鹤挥了挥手,“都下去吧,没朕的吩咐,不得靠近。”

老太监抬眼,看着皇上闪着光芒的眸子,想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领着宫人退了出去。

一副画,是她坐在谭边石头上,转首看来的娇俏模样。那是她与他进山,作戏靠近他。

一副画,是她立于雪山之上;一副画,她躺在地上,雪狼咬着她雪白的脖子……

一副副画像拿了出来,就似在看着那些过去。

那夜月下,她美若仙神,让他丢了心;山洞之中,她面色发黑,他以为她等不到他……

最后一副画拿出来时,诺大的寝宫已堆成了一座小山。

“宁夏啊宁夏,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你是真不知?还是心中明白却装作不懂?”

这个问题,周宇鹤没有答案,他相信,北宫逸轩亦给不了答案。

她那么聪明,他不相信,那么多年,她一点都不知道!

东周妃嫔与她相似,或多或少传了出去,她不可能不知。

可是,她那么聪明,她惯会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给抛在一旁;而他,对她而言,就是无关紧要的。

所以,哪怕她知道他爱她,她也会一笑而过吧?

“宁夏啊宁夏,当年我掏空了你的身子,所以,你就将我的心掏空了是吗?这么多年,不管我如何去填,不管我如何去补,都填不了那个位置;这世上,再没人能与我那么相斗;这世上,再无人能让我燃起***。”

相对一生而言,与她的日子是短暂的;那一年,他22岁,正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年纪。

在最张扬的年纪遇到了最爱的人,却不能将那人留在身边,这是最大的遗憾。

此时想想,他的人生真是失败啊!天下不曾一统,连她也没能留在身边;他这一辈子到底是拼些什么?皇位得了,可曾过的肆意?得了江山,还不是给儿子的?

那么,他拼来这江山,又有什么意义?倒不如当年将她强行留下,与她一生打闹,到底还算过的真实。

似回光返照,弥留之人忽而有了精气儿;拿着烛火,将那一堆画一张张的点燃。

此时想想,他真是不甘心啊!既然不能得到她,为何当初不把江山一统?

若天下大乱,将她困在身边,总胜过这大半生了然无趣。

烛火点燃画像,点燃殿中锦布;火光跳跃之间,他大笑着立于火中,似看着她站在身旁,朝他伸了手。

恍惚之间,她牵着他,走过火海,跃过高山,举目放去,却见远处朝阳缓缓升起,晨曦照耀在她浅笑的面容之上,形成这世间最美的风景。

“宁夏,你是来接我的吧?”

虽是有药养着,可她身子终究不如常人;63岁之时,便先北宫逸轩一步而去。

北宫逸轩也是个深情的,交待完后事,饮了一杯美酒,便随她而去。

那时听说她去了,他半夜醒来总会见着她;总会看着她盈盈笑着立于床前。

可是,每每起身,她却不见了身影。

“宁夏,今生你给了北宫逸轩,来世你先遇着我可好?”

他问,她笑,他只看到,朝阳之中,她缓缓而去,任他如何也拉不住她。

“宁夏,宁夏!”

大步上前,却是跌倒在地……

“快来人啊,走水啦!走水啦!”

外头叫声震天,火中之人,看着滚滚黑烟,心有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走?你不是来接我的吗?为什么?”

大喊之间,空中闪过白芒,只见一白衣老者面色平静的看着他,摇了摇头,“她与白倾城有三世之缘,你与她,永生永世都没有可能。”

永生永世都不可能?

浑浊的眸子,于滚滚黑烟中看着那白衣老者,“为什么?为什么连一世也愿给我”

心中太多的不甘,彻底的爆发,犹如这熊熊烈火,水不能灭。

“那是果儿耗尽修为给他二人的缘分。”白衣老者轻叹口气,似有不忍,“你心念江山,何苦临死却对情爱执念不放?”

“我以为我要的是江山,可是到最后我才发现,我没能一统天下,也没有得到她;得了这东周江山又如何?我失了她,失了最初的野心,到最后,与一无所有又何区别?”

“若重来一世,你会如何选择?”

“既然与她无缘,若重来一世,我必然只要天下!爱情得不到,便用天下来补;我宁愿一生金戈铁马换取辽阔江山,也不要坐于龙椅之上一生孤独。”

“你还太年轻。”摇头失笑,白衣老者认真的道:“若你选择了辽阔江山,你会后悔,比如今还要后悔!后悔百倍,千倍!”

“我还太年轻?”周宇鹤看着自己满是皱纹的手,声声大笑,“我还太年轻?”

“你不过人生在世80年,如何比得过身居神位的玉华琼百年光景?他活百年都不曾明白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你不过80年的毛头小娃儿,如何能明白人生在世,要的到底是什么?”

“百年。”呐语之间,周宇鹤恍然醒悟,“你就是剧情大神?”

“是,也不是。她的到来,不过是果儿打开结界的一个意外;你的命运因她而改,而你如今怨气太重,对果儿法术有损。”

“所以,我能得她来世?”他一定要带着记忆找到她!一定要先北宫逸轩一步得到她!

“不,果儿重伤之身,耗尽法力只换来白倾城与她的三生三世;果儿如今生死不明,我不能让你坏了果儿的法术。”

说罢,白衣老者抬眼看向高空,“蜃楼的人当要寻来了,我得将雨湘公主的魂魄带走;这个世界,我将不再开。”

说罢,回首看着满身怨气的人,“你说重来一世只要天下,我给你一个机会,却不是她;我送你去另一个世界,待你过了那一世再来与我说,你要的到底是什么?若你醒悟,我便收你为徒,让你和她于仙界重逢。”

说罢,那人领着周宇鹤飞上天际,宫殿之中,大火不灭。

那一晚,大火燃烧整个寝宫,吵杂之中,似听得有人远远在唱着一首曲子。

那分明是皇上的声音,可皇上年事已高,如何能在大火中还能吟唱?

“公公,您听着了吗?”

新皇登基,修缮宫殿。

可是,每逢月圆之夜,那歌声总会在那屋中传来。

老太监摇了摇头,口中说着没听到,浑浊的双眼却是透着泪。

皇上,您是死也忘不了逍遥王妃吗?

听,是谁在吟唱……

看昨日成风,忆当初面容,繁华似锦,不如你对月一舞苍穹。

执念对错,孰是孰非,盼卿回首,留我一抹过往于心头。

曾经执念,如今不甘,只道过往如烟,却不想,卿之面容,犹在心头。

叹,有负红尘;笑,当年悸动。

年少轻狂,红尘蹉跎,美人万千,比不过当年晨曦留心间。

金戈铁马,送你一生安康;杀伐天下,换一曲离别断肠。

恨不得,念不下。

卿如桃开他人眸下,我借春风道一份牵挂。

今昔念往昔牵挂,却不过一个笑话;若能时光倒流,我愿一生杀伐,得之天下。

----------------------------------------------------------------------

周宇鹤转世:

嫁他是算计,爱他是意外。

倾尽全部却换来他无情转身,她笑的疯狂,“宋文倾,你对得起我!”

冷血向前,曾经柔情化作利剑;当她宠冠六宫之时,看着他跪于梯下,她笑中含泪,“宋文倾,你千般算计,只为江山;然,我送你辽阔江山,你可受得起?”

一身戎装,金戈铁马;她坐看江山,抬手之间杀伐天下。

皇城之上,他手捧玉玺,看她笑如残阳。

俊马之上,她笑的疯狂,玉玺一摔,他仰天一啸,“楚慈,你如何敢!”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