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农家小财女 > 第四十八章 恶人先告状
听书 - 农家小财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八章 恶人先告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农家小财女最新章节!

王氏听得一愣一愣地,这几天来,件件事都不顺意,自己被外头的人欺负到头了,老头子不帮她出气,反而还骂她丢了他的脸面。她就一直胸口憋着一股怨气,不上不下的。现在又听得老头子这样子狠骂她,又气又委屈的,更觉得胸口一阵阵地犯堵。

她心里头一百个不服气呀,气急了,便也就大声地回骂过去了,又骂又哭地说她跟着罗达荣受苦受累了三十多年,没过着一天好日子,为他生了六个儿女,现在人老了,老头子嫌弃她了,还恨不得要休了她,这就是要逼死她呀,好腾出地儿再找个年轻的……

王氏虽然泼辣不讲理,那也只是对外人如此。而且对于自个的男人,她还是比较顺从听话的,还是有所顾忌的,她知晓,这个时代,男人就是天,女人就得听天由命,要是真的把一家之主的老头子给惹急了,说休了她就休了她。但这次王氏似乎是豁出去了,跟罗达荣也哭闹了起来了。

罗达荣见都编排到他头上来了,更是气得指着王氏说不出话来,最后就甩门而去了。留下王氏一人在屋里呼天抢地的。

过后,这两夫妻是一连好几天谁也不搭理谁。罗达荣一吃过早饭,就去地里转,看看庄稼,锄锄草,或去镇上晃悠,去茶馆里听人说书,日子过得似乎啥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氏倒显得有些消沉,憋屈了。她嘴硬归嘴硬,但心里还是有些怕罗达荣要休了她,便天天都憋在家里,不出门溜达了,只在家里关着门骂骂咧咧的,见谁都没个好脸色,都要找个由头骂上几句,搞得家里其他人都躲着她。而她小儿子罗志高因为说好了的亲事黄了,心里头对他老娘就有了点疙瘩。

罗达胜这边,已经打了不少土坯子出来了。白天里,太阳也大,晾晒了好几天了,都干透了。除了自家打的土坯子,罗达胜又从村里几户人家那里买来了不少土坯子,都是人家盖新房子剩下来的。这样一算,估计着数量差不多够了,就动手从西面开始砌墙了。罗喜儿和罗志成也跑上跑下,给他们送茶水或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看他们砌墙。

人多就是好干活,几个汉子手下飞快,土坯子一个叠一个,抹上泥浆,一会儿,一面的墙体模样就出来了。按这个速度,估计七八天就能砌好了。

周氏和罗小玉负责做饭,他们要管来这里帮工的人一天两顿饭。菜园子里一根青菜不剩,瓜类也摘得差不多了。周氏就每天去跟村里的人买了些青菜回来,每次只找那些熟悉的,家里种菜多的人家去买,坚持按市面上的菜价给钱。那些人早已经知道是咋回事了,每次也就不会八卦地多问别的了。

倒是有天,周氏去春生媳妇家的菜园摘菜时,碰到了容氏。容氏见周氏拿了菜,又往春生媳妇手里塞了几文钱,就阴阳怪气地说了句,四婶现在有了几个钱,就跟他们生分得了不得了,就是要让外人赚去了钱,也不肯关照一下本家的兄弟。她心里还惦记着那次强卖豆子不成功的事儿。

周氏听了,觉得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就没管她,直接回家来了。

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容氏回家后,就跟婆婆王氏添油加醋地说了这事。原来才几文钱的,就变成了,给了十几文钱,那一天要摘两次菜,那就是三十多文钱了。这王氏也不知道是不是脑瓜子被驴踢了还是咋地,竟然又有些不忿了,眼气起这几十文钱来了。她家也种了不少的蔬菜。她倒是忘了是她自个把一群鸡赶进周氏的菜园,糟蹋了全部的蔬菜。

王氏眼看着罗达胜那边的围墙越砌越高了,越砌越长了,她心里的不忿和气愤也越来越强了,为啥老四非要买下那块地,还凭啥有钱盖一堵这么高的墙,凭啥有钱了也不让自家兄弟赚点儿,为啥敢背地里使坏,搞砸了她小儿子的亲事。

这天上午,一众人正在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的。这墙已经砌到了东面边上来了。罗达胜正弯着腰在搅泥巴,罗志顺在一旁帮忙舀水。

“哟,四叔,正忙着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正在给果树浇水的罗喜儿也听到了,便转头去瞧来人。一个穿长袍的精瘦男人站在罗达胜身后,正是王氏的大儿子罗志全。

“哎,是全子呀。今儿有空家来了。瞧这里到处是泥水咧。”罗达胜抬头见了来人,就忙放下手中的工具,示意罗志全站边上一些,别弄脏了鞋。

罗志全就顺势往旁边走了几步,挑了处干爽的地儿站住了。要不是要来跟四叔说几句话,他才不愿意过来这里弄脏了身上的衣物呢。他刚回到家来,王氏就拉着他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他诉苦来着,说他四叔一家如何地欺负她,如何地使坏,非要他过来帮她讨个说法,帮她做主,云云。

他咋一听也很生气,又看王氏哭得那个要死要活的,就有些冲动要过来问罪的。还好,临出门时,他媳妇胡氏扯住了他,说最好先搞清楚是咋回事再过去。他就去问了刚好在家的小弟。罗志高心情也不太好,就把所有的事实一股脑地全说出来了。

罗志全就想到了刚才进村时,大家看他的眼神儿,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嗯。今儿刚好有空儿,就带了孩子回来看看爷奶。我听说四叔家在盖围墙,就过来瞧瞧。这干活挺快的呀,怕是要不了几天就完工了吧?”罗志全说道。

罗喜儿看他一双眼睛这里瞧瞧,那里瞧瞧,四下乱瞟,嘴里又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儿。心想,肯定不是只来瞧瞧的吧。她一边装着浇水,一边又走近了几步,听他接着要说啥。

“是呀,就剩这一面要砌了。再有个两天就好了。”罗达胜脸上带笑,一边搓手,一边说道。

罗志全听了不点头也不答话,手背在身后,在原地踱了几步,似是思绪了一番,才又开口说道:“四叔,按理说,我是不该说这些话儿的,不过,你看,这几天传得的确是太不像样了。我娘她就是有些老糊涂了,做事有点儿,有点儿那个,她那也不是存心的。再说了这本来就是件极小的事儿,不是么。不就是几把不值钱的青菜罢了,咱们两家人私下说说就是了。四叔四婶何必抓住不放,非要闹开来,让咱们一家都没面子呢。”说到最后,罗志全的语气颇有些不满和指责的味道。

罗喜儿听得清楚,不由得冷哼了一下,有其母必有其子呀,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本事都不小呢。

罗达胜怔住了,刚才的笑容早已经不见了,他脑子里努力地消化了罗志全这一长句话,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在怪罪他们家把一件屁大点儿的事给传开的,闹大了。

他抬眼盯着罗志全,似乎不认识他一样,半晌才艰难地开口说道:“全子,你这是说的啥话。我们是哪种嚼舌根子的人么?这嘴巴可是长在别人身上的,我们又管不住。”后面这一句话是跟罗喜儿学来的。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要不是后来你娘自个儿说出来这事儿是她……跟她有关,咱们根本就不会晓得。只当真的是有鸡飞进来的。”

罗志全却只当罗达胜是在诡辩了,就有些不耐烦地把话挑明了,“四叔,这都是好几天前的事儿了吧,你们也不去收拾一下菜园子,故意保留着那个样子,不就是存心要让村里头的人亲自过来瞧瞧,有证有据,回头就对咱家说三道四的么?还有,你们就在这出事儿的当天,马上就跟外人说要盖围墙,不也是在告诉大家,你们之所以这么着急地盖这个墙就是为了要防咱家的么?”

罗达胜这下完全是目瞪口呆了,木头人似地瞪着罗志全,良久都说不出话来。

罗喜儿心里也在咋舌,这竟然全都成了咱们的错了,这罗志全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竟然能倒打一耙得如此心安理得呀。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呀。不过,他这样子做有何意义呢。等着瞧吧,不用到明天,这村里头马上又要有新一轮的议论了。

边上原本正在干活的几个汉子,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不停地往罗达胜这边瞧过来,眼里也是明显地不赞同和鄙夷。亏得还说是在大户人家里做管事的,见过世面的人了,竟然还能说出这样是非不分的话来。

罗志全被瞪得心里有些发毛了,又瞧见那些汉子往这边探头探脑的,心里更是不爽了,见罗达胜仍是一副呆头呆脑地样子,脸色就越发阴沉难看了,不得不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

罗喜儿心里冷笑,就这么一会儿就要破功啦,都不耐烦在他们面前装好脸色了呢。

连着咳了几声,罗达胜才回过神来了,目无表情地看了罗志全一眼,啥也没说,转身就走回到泥坑前,自顾自地埋头干活。

罗喜儿心里喊了句老爹威武,对这种人讲道理,完全就是白费力气的,直接无视他,不跟他纠缠就是了。看来老实人被逼急了,也是有脾气的呀。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