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农家小财女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得给赔钱
听书 - 农家小财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你得给赔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农家小财女最新章节!

“二婶娘,你先别急着哭,咋没听春兰说她有了呀?请郎中了么,郎中咋说的,真保不住了?”春生媳妇反应过来,忙上前扶着老成娘,问道。

“管啥郎中不郎中的,我的孙儿保不住了……都是周氏这歹毒妇人害的,把人使狠了去,害死我的孙儿,你得偿命来……”老成娘不理睬春生媳妇,只管大呼小叫,指着周氏口口声声地要她偿命。

罗喜儿皱起了眉头,念头一闪,高声喊到:“春花奶奶,你是不是还没去请郎中来看呀?”

哭骂不止的老成娘想也没想,冲口而出,“孙儿都没了,还请啥子郎中……”

在场的人都震惊地“啊”了一声,不是说动了胎气出血不止的么,怎么还没去请郎中呀?再听听老成娘说的都是啥话来的,孙儿没了,难不成想儿媳妇也跟着没么?

拉着老成娘的春生媳妇乍一听她这话,也愣怔住了,转念一想二婶娘平时的做法,这样的事儿她还真的能做得出来。

周氏也顾不得反驳老成娘的责骂了,急忙喊到:“大婶子,赶紧先去请郎中呀,再拖就出大事儿了。”

“咱家里哪有钱去给她请郎中……”老成娘跳脚嚷道,不过没有人去接她这个话。

“大昌,快,快去请张郎中过来看看春兰妹子。”大昌媳妇往外推了一把罗大昌。生过娃的女人都知道,这种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耽搁下去,怕是又要搭上一条命了。

罗大昌应了一声,拔腿向外跑去。

老成娘抹了一把鼻子,扫了一眼周氏和大昌媳妇几个,怒喝道:“谁让你们充好人了?你们大伙儿都帮我见个证,谁家去请的郎中,谁家就给拿诊费药费呀。这个钱我家出不起。”

“都是她害的。都是这个周氏害死了我孙儿……众位乡亲,你们要帮我老婆子评评理儿呀,她向来就刻薄我家春兰的,一天给几个大钱。就把人当牛马一样使唤。要不是她把春兰使狠了,也不能出这个事儿。你……”

罗喜儿很不耐烦她还一个劲儿地在这里吵嚷,毁她家声誉不说,还耽误事,就打断了老成娘,“春花奶奶,春兰婶子从咱们家回去时还是好好的,咋一回家才半晌儿就出事了?你说她流了很多血,你不先去请郎中,反倒先过来骂我娘。你是不是想看着……”

说到这里,罗喜儿停了下来,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事儿有古怪,可到底古怪在哪里,她还没有想到。但老成娘把责任都推到自家的头上来了。所以,现在还是先过去亲眼看看张春兰的情况再说。

“娘,我们先过去看看春兰婶子吧。”罗喜儿扭头对周氏说道。又交待罗小玉留在家里。

春生媳妇听了也附和道:“是,是,二婶娘,咱们先回去看看春兰咋样了。”

罗喜儿拉着她娘先在前头走,罗五妹和万氏都跟了过来。

老成娘想拦住人不让走。奈何春生媳妇和大昌媳妇一人站一边扶着她,拖拉着她跟在了后面。老成娘嘴里还哭骂个不停,声声都是控诉周氏如何如何地苛刻她小儿媳妇,差人干活不要命似的,害她小儿媳妇保不住孩子……四房的人有了几个钱,就开始在村里欺负穷家弱小了……

闹了这么大的动静。一路上自然吸引了更多来围观的村民。

一行人走到罗老成家的院门口时,罗大昌和张郎中也气喘喘地赶到了。众人忙让春生媳妇先领张郎中进屋去。张春兰就躺在正屋挨过去的西间里。

站在堂屋里,罗喜儿敏感地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

只一会儿工夫,张郎中就从西间出来了,罗喜儿和周氏同时围了上去。这个事儿本应该是张春兰的家人去问的。但自始至终,老成娘只是一个劲地乱骂,啥事都没去处理,她家里这会儿似乎又没有其他家人在。

“唉,小产了……你们谁赶紧去把这幅药给熬了,让病人先喝下再说。”张郎中沉着脸,眉头微皱,手里递过来一包药。

春生媳妇的大嫂也早过来了,便上前接过药包,扭身往厨房去熬药。

罗喜儿正想再向张郎中细问几句,张春兰的男人罗老才听人报了信儿已经从地里赶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大哥罗老成,大嫂王琼。

“才子……”老成娘一见到儿子们回来了,就像见到了救兵一样扑上去。

“娘,春兰她咋地啦?咋说她动了胎气了?”罗老才扶住他老娘,急忙问道。

老成娘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小儿子一进门来就只关心他的媳妇儿,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亲娘了?

罗老才见他娘没有答话,扭头一看,见张郎中就在跟前儿,赶忙放开他娘,走上前问道:“张郎中,我媳妇儿她咋样了?”

“小产了。我刚包了一副药让人熬去了。这个药是助病人排除体内污血的,要连着喝五天,早晚各一次。我带的草药不够,你一会得空了再过去我家拿药吧。”张郎中说道。

罗老才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早上出门时还好好的呀,怎么会,怎么可能就小产了?他也是前两天才发现张春兰怀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当时,他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只一个劲地傻笑,他就要当爹了。

刚才有村民来地里给他报信儿,说他媳妇儿动了胎气。他吓坏了,赶紧跑回来,可心里还是存着侥幸的,希望春兰她只是因为农忙干活太累了,身体有些吃不消而已,歇息几天就能缓过劲儿的。可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是小产了。因着快要当爹的好消息,他高兴了两三天,马上又被这个惨痛的消息给当头棒喝了。

看着罗老才的脸色刷地一下变白了,张郎中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越过他,往外走。罗老成赶忙跟着往外送了送。

春生媳妇叹了口气,对着呆若木鸡的罗老才说道:“他四叔,你快进去看看春兰吧。”

罗老才回过神来,微点了点头,大步走向西间。

春生媳妇看了看老成娘一眼,又朝周氏使了个眼色,两人便往西间去,罗喜儿跟了上去。还有几个平时跟张春兰熟悉的媳妇儿也跟了进去。

房间里头的血腥气味更重一些。张春兰躺在床上,脸无血色,像一张白纸一样,两眼直直地看着头顶上的黑帐子。

罗老才靠在床沿,抓住张春兰的手,一脸痛苦地问道:“春兰,咋会这样的呀?早上不是还好好地么?”

张春兰紧抿着嘴唇,不答话,随着罗老才一遍遍喃喃地问话,眼泪开始涌出眼眶,又缓缓地从她的脸颊两边流尚下来,很快地,那大红色的双喜字枕巾就湿了一大片。

罗喜儿没有瞧出有什么异样,正打算要退出去的时候,老成娘走了过来。她堵在房门口,指着周氏,大声哭喊道:“才子,是她,是周氏这个毒妇害得你媳妇儿小产的。春兰早上出门时还是好好的,没多大会儿,就被人送回家来了,脸白得跟纸片儿似的,我一看,心里慌了一下,觉得要坏事儿了,便让她躺床上歇会儿。果然没过多久,她就喊肚子疼,我进来一看,都已经有血流出来了。”

“这可是你和春兰的第一个孩子呀。娘还盼着你们能一胎得个大胖小子的呀。她这个黑心歹毒的,借着自个儿家里有几个臭钱了,就不管别个的性命了,往死里去使唤人。我看,这毒妇家的那些家财靠得都是她们这几个人下大苦力帮忙赚来的……这事儿不能这么了了,你得给我孙儿偿命,得给我们家赔……赔钱,对,你得给赔钱,三百两银子,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罗喜儿转头怒视着老成娘,就在偏过头的那一瞬那,她瞧见张春兰张了张嘴巴,似乎要说些什么,可一下子又紧紧地闭上了。

三百两银子。在场听到的人都吸了一口气。他们一辈子都花不完呀。

罗喜儿冷哼了一声,老成娘终于把价格喊出来了呀。

罗老才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娘,又看了看周氏,迟疑了片刻,才问道:“娘,你说的这是咋回事呀?”

“啥咋回事,你还听不明么。你媳妇儿就是去了她家那个啥作坊干活,给累坏了才小产的。你说,你们都给说说,出门时好好的,一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她家的过错,是不是应该她家给赔钱?”见小儿子追问,老成娘气恼地又提高了嗓门。

罗老才转头去看着泪涌如泉的张春兰,哽咽道:“春兰,是不是这样子的?你要是觉得累得慌,咋不跟四嫂子说呀?咋……”

张春兰把脸别过去,小声地、呜呜地哭起来了。

“跟她说有个屁用。他们这种掉钱眼子里的人,说了,人家也不在乎你的死活呢,人家只关心能不能多赶些货出来,多卖钱。哪可能会好心地让你歇息一会的?才子,别磨蹭废话了,先找周氏要赔钱。”老成娘不满意她小儿子这种温柔的行事方式,还去问张春兰干啥呀,直接朝周氏要到银子才是正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