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农家小财女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那就承你贵言喽
听书 - 农家小财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那就承你贵言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农家小财女最新章节!

“喜儿,那你以后是不是会很忙的呀?”秦小九问道。下意识里,他并不希望罗喜儿忙碌起来。

“我也说不准,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事儿要做。不过也总能抽出空闲时间来的。说吧,你又想到要玩啥了?”罗喜儿斜了一眼秦小九,问道。

秦小九嘻嘻笑,乐得又眯起了双眼,不动声色地往罗喜儿身旁挪了挪,“喜儿,你拿主意吧,你说去玩啥就玩啥,我跟着去。”

此时,日头升得老高了,罗喜儿看罗秋儿玩得一身汗一身泥的,脸蛋被晒得红扑扑的,扭头再一看,秦小九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汗,便说道:“先回去我家吧。咱们吃过晌午饭再说去玩儿的事。”

秦小九点头说好。乐平松了口气,这天气可是越来越热了,他赶忙小跑回去马车旁边,摆好小板凳,挑起车帘子,让大家上车。

秦小九非常绅士地让罗喜儿罗秋儿先上车。罗喜儿往马车内扫了一眼,皱了皱眉头,车内装饰得更为华丽舒适,她瞧了瞧自己沾了泥的鞋子,还有玩得一身灰泥的罗秋儿,便要摇头说不坐车了。

“不碍事的,秋儿,喜儿,快上车吧。”不等罗喜儿开口,秦小九就抢先说话了,还伸出手要扶罗秋儿。

罗秋儿咯咯笑得欢快,借助着他的手就爬上了车。罗喜儿笑笑,也跟着上了车。秦小九都不介意,自己还替他着想个啥呢。

马车起驾了,罗喜儿才问秦小九这次要在南坪镇呆几天。

“可能要呆很久了。喜儿,你听说了么,你们福兴县的县治要迁移到这里来?嘻嘻,我四哥过来了,我也要跟着过来了。四哥开始不同意带上我的,说这边的县衙还没开始修,住得不方便。我四嫂。还有明儿月儿都没有过来,还留在旧县城里呢。是我缠着非要过来的,四哥最后同意了。”秦小九得意地扬着头,说道。

“嗯。我听说了这个事。那你现在住哪儿?”罗喜儿又问道。

秦小九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得坐在前面的乐平说到了。

罗喜儿一边跳下马车,一边在心里感叹,有辆马车也挺好挺方便的,速度快,坐得也舒服,不怎么觉得颠簸,还风吹日晒不到。

罗喜儿让春梅带罗秋儿去洗手洗脸换衣服,她陪秦小九在堂屋里坐喝茶,又吩咐春杏去跟周氏说声有客人来了。中午要留饭。

说到客人两个字,罗喜儿觉得挺别扭的。在她看来,说他是客人,倒显得有些见外了。秦小九是来找他们几个孩子玩的,她觉得。孩子之间并不需要家里的大人特意地去招呼。

不过秦小九有那样的身份,要是怠慢了,过后,爹娘肯定也得说教她一番。

周氏听说是秦小九来了,就从作坊那边转过来跟他打照面,又说了几句闲话,便让罗喜儿带他玩。她去张罗着中午要多做几个好吃的菜。

秦小九高兴得很。马上向周氏道谢,还再次请周氏不要再称呼他秦小少爷了,就跟罗喜儿他们一样,叫他小九,或者卫哥儿。周氏见他这次执拗得很,非得要她改口。便随了他的意思。

秦小九喝了茶,便不想在屋里坐着了,“喜儿,你带我去瞧瞧你后院里的花吧。你说过要请我来看捻子花的。”

罗喜儿嘴上一顿,想起了上年年底是说过要请他过来看花的话。没想到他记得这么牢。现在正是山捻子开花的季节呢,撇眼瞧见他满脸期盼的样子,便笑了,“好呀,咱们走吧。”

罗秋儿换好了干净的衣服出来,一听到说要去后院,也嚷着要去。罗喜儿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要去也行,可不能再弄脏衣服了。”

罗秋儿爽快地地应了声,便蹦蹦跳跳地走前面带路。罗喜儿和秦小九跟着她身后,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向后院走去。

秦小九继续说起了前面的话题,告诉罗喜儿他们现在住在驿站旁边的一座宅院里,还邀请罗喜儿有空儿了过去玩,家里的孩子都一块去。顺着这个话头聊下去,罗喜儿终于知道了新县衙要修建在何处。

“啊,竟然是在集市那里?那……可集市要搬到哪儿去呀?”罗喜儿惊讶地问道。她是无论如何也猜不到新县衙会选址在那里的。

这么说来,集市肯定要搬了,那他们家在集市南面的铺子是不是也会受影响?(更正一处混淆:四房的第一间铺子喜上禧的位置应该是在集市的南面,即某间大街铺子的北间(后面)。前文所提到时,方位一直说是在集市的北面,这个是西亚搞混淆了。)

“嗯,四哥说的。别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四哥没细说,他这次过来就”秦小九摇头说道,忽又惊呼一声,半晌才感叹道,“这些花看起来真好看。”

粉白嫩红,密密匝匝的山捻子花铺满整个土坡,又一直延伸到排水沟渠两边,特别是院墙对上的沟渠面,可是整整齐齐地种了长长的一排。

罗喜儿看着这一片粉艳也不禁感叹,这些野生小灌木生命力真强,从山上挖回来的那些,不但棵棵都成活了,长势还不错呢。一丛丛的山捻子花,像极了天边的彩霞,灿烂绚丽。

罗喜儿又带着秦小九去看了菜地边上的番薯垅。一进入四月,她就把三月初挖的苗床育出来的番薯苗子,全部都移植了,前后共两茬儿。屋前屋后的边边角角都给种上了。秧苗种下快有一个月了,藤蔓已开始茂盛了,罗喜儿打算等自家的酒楼开业之后,就剪番薯藤卖。

“番薯?哈……我吃过,嗯,好吃又香甜。喜儿,你怎么会种番薯的呀?啥时候能挖来吃呀?”秦小九望着爬满番薯藤蔓的地块,眨了眨眼睛问道。

“这些都是种苗来的,等我家的酒楼开业后,我就让人剪藤子种到地里。要等四个月左右吧,大概九月份才能挖番薯呢。”罗喜儿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家的酒楼?喜儿,你们家开酒楼了?开在哪儿?啥时候开业呀?”秦小九捕捉到罗喜儿话里头说到了酒楼。便问了一连串问题。

“是呀,就在咱这里的镇上。你回去的路上留意一下,在官道的拐弯处有一幢新的两层小楼,那就是我家的酒楼了。下月初八开业。”

“喜儿。你家酒楼要开业了,那你会不会给我下帖子请我去呀?”秦小九又无比期待地看着罗喜儿。

罗喜儿站定脚步,忽然间想起第一间铺子开业时秦小九有到场咧,虽然那次并没有专门请他过来的。这次第二间铺子开业,家里人还没有商量好要请谁。不过不管请的是谁,请上秦小九也没什么,既然他想来,就让他来凑个热闹呗。

这么一想,罗喜儿就点了点头,说好呀。

春梅从前院过来找罗喜儿。“喜儿小姐,太太让我来问你晌午做个酸笋子炒肉可好?”

“好呀,好呀,二姐,咱们就做这个吧。小九哥还没吃过呢。”罗秋儿从后边晃悠过来,抢先回答了。

罗喜儿笑道:“是秋儿又馋酸笋子了吧?行呀,咱中午就做这个。走了,咱们回屋去,我哥和小九也快下学回来了。”

他们刚回到屋里的时候,罗志顺罗志成正从院门口走进来,秦小九便走到屋门口。冲着他们招手。

罗志成大叫一声,蹬蹬地跑起来了,“小九哥,你咋来了?”罗志顺也两眼含笑地快步跟过来。

罗喜儿让两个小子去招呼秦小九,她去厨房帮忙准备中午饭。

罗志成和秦小九聊得最为投机,先说说各自的学业。最近念了什么书,学到了什么,又说到自上次见面后各自的情况,就跟唠着家常一样亲切随意。当然最后又说到了要去哪里玩,这个才是重点。

捞鱼是秦小九念念不忘的一件趣事儿。三言两语。两个贪玩的小子就说定了等下午从学堂回来,就一块儿去河边玩。罗志顺想着反正捞到的鱼可以扔进自家的水塘里,因此爽快地答应了带他们去。

晌午饭就在堂屋里摆了两桌。这个,在三房的三人回来之后,家里就是这么摆饭桌的。大人们坐一桌,孩子们坐一桌。秦小九的随从就跟家里的三个丫环在厨房那边用饭。

秦小九跟着家里的孩子们坐在堂屋正首的八仙桌前,看了看周氏和罗喜儿给准备的一桌子菜,笑得眉眼弯弯,起了筷子之后,一口一口地吃得可欢了。

收拾了饭桌,春杏给沏上茶。

“真好吃。喜儿,我知道你家为啥要开酒楼了,你和你娘做的饭菜太香太好吃了,以后你们家的生意肯定会很好的,会赚很多钱。”秦小九挺着个圆鼓鼓的小肚子,说道。

一席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卫哥儿,那就承你贵言喽。”周氏满脸笑意。这一顿看着是挺平常的农家饭菜,却是周氏用了不少心思张罗出来的,能得到这么一句好听的话儿,她自然是开心的。

提到了酒楼,罗喜儿就一并跟家里人说了,开业那天要请秦小九过来。大家对这个都没有异议。

又说到新县衙的选址。

“这个事儿我也正想跟你们说说呢。早些天就隐约听说了集市的商户最迟要在六月份之前清完场,好腾出地儿来修县府。新的集市还没说定要搬到哪儿去,只听说了过渡的集市是在小街街口的后面,说是会在那里圈一块空地出来先凑和着用。那个地方离咱们的酒楼倒是不远哪。唉,这正式的告示不下来,也不晓得啥时候下来,这外头东一个说法西一个说法,让人猜不着咧。”周大姨说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