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君不识干戈 > 第二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听书 - 君不识干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最快更新君不识干戈最新章节!

路塔塔一边走一边瞟旁边这团红色,她可是清清楚楚听见这人说在找她,她才来一天,饭都没吃上一顿,即使昨天没闹清楚状况,可这么大一活人,还是个帅哥,她不可能没印象。按常见的套路想,她在明,他在暗,所以她没见过他。而在暗的一是不适合曝光,而是有目的地藏起来,不管是哪种情况,她都不认为自己应该和他沾上关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长成这个样子还出来晃,非仙即妖。所以……

一进城门,路塔塔便站住脚,盯着红衣帅哥默默吞了下口水。当然主要是饿了。

“大恩不言谢,有缘再见,后回有期。”

路塔塔几乎是在说完那一瞬间转身,预备跑路,只是一个优雅的声音传来,“站住。”

路塔塔定住了。

她就知道雷锋不是哪里都有的。要不是是在城里,这个青天白日,这个朗朗乾坤,这个大庭广众,这个众目睽睽的,她早就开跑了!堪比吸血鬼的速度,她就不信他能逮到她。然而,这毕竟是想象。

路塔塔转了回来,把嘴角往外咧了两下,“那就谢谢公子了。”

人家还饿着呢。路塔塔摸了摸肚子,咬了咬下嘴唇。真的很不满意啊,是谁说秀色可餐的?那人一定没饿过。

宁桓羽嘴角抽了抽,看这丫头刚刚那架势居然是想跑,还好他动嘴快,昨天他可是亲眼看见了这丫头的速度,不知练的是什么功夫。难得遇到一个居然感兴趣的人,昨天他和居然追了大半天也没见人影。想到自己四岁习武,一向以轻功见长,真是认真起来,居然那小子也不见得逮得到他的。可这丫头,年纪不大,怎么轻功这么好?再看她一身打扮,着实勾起了他的兴趣。路塔塔的小动作一出,宁桓羽立刻接了话,可是毕竟自己是有身份的人,面子上还是要装一下。

“在下并无恶意,听闻姑娘远道而来,愿尽地主之谊,请姑娘吃顿便饭如何?”宁桓羽对自己不咸不淡的邀请还是挺满意的。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一晃而过,路塔塔已站在自己右侧,眼睛里带着光芒,很坚定地点了下头。

虽说昨天已见过,宁桓羽还是愕然了。而看到她的红发随着她的一点头轻摆一下,眼睛闪着期待的光芒时,宁桓羽竟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他可是不做好事好多年了。

路塔塔看见宁桓羽的一怔也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刚刚她是跑过来的,虽然距离短,可是速度上还是骇人的。四下望望,还好没人注意。

“去第一楼吧。姑娘请。”宁桓羽合拢扇子,轻轻抬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路塔塔当然恭敬不如从命,这种时候,只要有吃的,去第几楼都成啊。

第一楼是明月城最好的客栈,共四层。一楼大厅,供来往商贩就餐;二楼雅间,供有钱有身份的人使用;三楼当然是供客人留宿,不过由于要价高,住这儿的人往往非富即贵。至于四楼,一般人都没上去过,有人猜测,那是第一楼的楼主住的地方。不过这第一楼楼主倒也是个神秘人物,第一楼开业三年有余,没人见过此人真面目。

宁桓羽倒是轻车熟路的样子,一进店门,扯下玉佩便往掌柜那儿一抛,看得路塔塔一阵肝痛。败家子啊。掌柜的就更让路塔塔吃惊了,随手接住玉佩一看,便抬起头安排上了,“带二位贵客上楼。”

竟是个女子!

看来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长相颇好,一双丹凤眼一转,眉目生情。路塔塔暗暗羡慕,这女子放现代也是一五星饭店的高层管理人员,工资肯定不会少的。

不过另外个事她也注意到了。

“你那玉佩好像很管用哦。”路塔塔貌似漫不经心的问,心里已经算开了。若是…

宁桓羽眉头跳了跳,这丫头还真是…

“说它很管用倒是没错。有了它,南桦三都九城来去自如,就算是出了这南桦国,凡是有见识的人都会给几分薄面”,宁桓羽看了看路塔塔,只见她眼睛越来越亮,不由得好笑,“只是这玉若是被不该拿的人拿了,这后果…”

路塔塔嘴角抽了抽,从这妖孽帅哥脸上读出了“不堪设想”四个字。还是填饱肚子先。

瞧瞧桌上已经上满佳肴,色香俱全,路塔塔暗暗揣测,或许是到了某个架空时代。原因有三:第一,服饰上看不出史上哪个王朝的特色;第二,国名没听说过;第三,蔬菜传入中国是有一定过程的,看这桌上的菜式和现代也没什么区别。略一思索,路塔塔暗叹人生地不熟,不好混啊。这顿吃了,下顿在哪里?想到这儿,路塔塔狠狠往嘴里塞了几口。许久后,宁桓羽想起路塔塔的吃相,竟只能用“凶神恶煞”来形容。

宁桓羽看着路塔塔吃饭的架势,最后在只在自己面前夹了几筷子。直到路塔塔动作渐慢,才缓缓开口:“听姑娘说,姑娘是来自东土大唐?”

路塔塔咽下嘴里的饭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老师诚不欺我也。这不,正题来了。

“是的,小女子来自东土大唐,去往西方拜佛求经。”这是生长在应试考试时代的好处,一让自由作文就满口胡诌,现在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不红,心率正常,得心应手。

“在下倒是眼界窄了,不知贵国是在哪个地方,又是与哪国为邻?”

宁桓羽真的是好奇的,他是宁府的嫡长子,十五岁开始逐渐接手府外的生意,南北西东跑了不少地方,还真没听说过。

路塔塔的眼睛立刻笑弯了。她当然知道他没听说过,没听说过自然有没听说过的好,好处就是不管她咋瞎扯都行。

“公子或许听说过,海上有仙岛,名唤蓬莱,我们大唐就在这仙岛之上。蓬莱仙岛在海上漂浮,常年仙雾缭绕,不为外界所知。岛上居民安居乐业,几乎不出岛,故而公子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的。”

路塔塔摆出一副“你不知道我不怪你”的模样,宁桓羽狠狠郁闷了一下,这下还真成了见识少的了。看她的装扮的确不是四国之人,倒也有几分可信度。

“既然岛上之人素不出岛,姑娘此次出岛又是往西方去,又怎么跑到南桦来了?”

路塔塔看他一脸不解的样子,真的是…太萌了!咽了咽口水,路塔塔理所当然地说了一句,“我路痴。”

宁桓羽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终究是没说什么,毕竟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顿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宁桓羽开始琢磨怎么把她带到玉京去,既然找到了她就得把他带去给居然看看,他已经开始想象居然的表情了。

路塔塔看到对面的人若有所思,心里不禁猛跳几下。直觉告诉她,这事儿跟她有关。不过这种时候,谁都不能信,生存第一,美男只能靠边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先撤吧。

路塔塔舔了舔嘴唇,放下碗筷,“公子实在友善,小女子感激不尽,但是师命不可违,这下就告辞了。”

宁桓羽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她吃完就拍屁股走人了。忙说,“姑娘既然与在下有缘,不如让在下带姑娘在南桦游上一游,略尽地主之谊。”

游个头啊游,路塔塔心里暗道。她又没什么好让他看上的,这帅哥的行为太诡异了。

“出岛之时家师曾嘱咐小女子早去早回,既然南桦已偏离取经之路,还请公子指路,让小女子早日完成师命。”

南桦向来尊师重道,路塔塔搬出师傅,宁桓羽实在不好说什么,倒是想起来另一件事,“不知姑娘师从何人?”

路塔塔得意一笑,“终南山鬼谷子。”

宁桓羽点点头,倒的确像是世外高人。于是说:“出了城门往小路走,穿过树林有一条大路,往右一直走就是往西边的碧池去了,到了碧池再问路吧。”

路塔塔郁闷了,树林?那不是她来的路吗?抬脚正要走时,身后传来妖孽帅哥的声音:“姑娘芳名?”

路塔塔顿了顿:“Carol,我的名字。”

“Carol?”宁桓羽机械般复读了一边,什么怪名字?再想问什么,人已经不见了。的确是个奇怪的人,但是真的勾起了他的兴趣,他甚至想跟她说她应该换套衣服再上路,免得有不必要的麻烦,他真的不是什么好心的人。不过他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便回到桌旁坐下喝酒,刚端起杯子便闻到一阵百里香的味道,他也不抬头。果然,一个湖蓝色身影坐在对面,看着满桌狼藉微微一笑,“你也吃得下去。谁走了?”

来人手也不闲着,直接提起酒壶往嘴里倒酒。

宁桓羽缓缓喝完手中的酒,“一个外邦女子,说是东土大唐来的。”

“噗”,来人嘴里的酒顿时喷了出来,宁桓羽的衣服脸上溅了不少,脸瞬间黑了。

“江南风!”

江南风根本不搭理他,放下酒壶急急地问:“你说她哪儿来的?”

宁桓羽看他这幅样子,倒也忘了这档子事,“你知道蓬莱仙岛?”

细想一下,江南风知道这蓬莱仙岛倒也不是没可能,四国之内谁不知道南桦唯一的异姓王明王的嫡子在三年前莫名其妙失踪了,当时南桦的皇上可是把四国翻了一遍都没找到人,几个月后人又好好的回来了。不过从那以后,这位江小王爷就爱到处跑,把明王急得够呛。

江南风眼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宁桓羽抹了一把脸,“你倒是说话啊。”

江南风坐着一动不动,宁桓羽有些奇怪了。认识江南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除了三年前他刚回南桦时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外都无异常,今天这种感觉有回来了。

“南风?”

“额?”江南风终于回过神,“你快仔细跟我说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